1266
1266

私人收藏近代四家精品(編號1264-1267)

徐悲鴻 (1895-1953)
側目
前往
1266

私人收藏近代四家精品(編號1264-1267)

徐悲鴻 (1895-1953)
側目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徐悲鴻 (1895-1953)
側目
設色紙本 鏡框 一九三八年作

款識:
廿七年大暑。悲鴻。

鈐印:「東海王孫」、「半榻琴書」。
106.1 by 75.5 cm. 41 ¾ by 29 ¾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蘇富比,一九八九年五月,中國書畫拍賣,編號162

相關資料

註:本幅原具上款,首次釋出時挖去,僅剩「存」字。現藏者得後重裱整理,「存」字亦去掉。

徐悲鴻在眾多動物中,畫馬以外,特別喜歡獅子,此淵源可追溯自留學歐洲時期。他曾暫居德國柏林,一連三個月到動物園裏觀察獅子動態,並進行速寫,積稿頗多,自云:「速寫猛獸,其樂無窮,習之既諗,幾通其性」,且賦詩擬人法咏其性格,日後屢現畫中,表現了他對此動物的鍾愛和了解。

返國後,正值局勢危急,戰火逼近眉睫,他筆下的獅子又增添多一重意義。一九三九年,他完成了名作〈側目〉,圖中獅子側目注視在岩石上爬行的蛇,取象徵手法,以生動的圖象影射了當時國難方殷下的蜩螗政局,清晰地反映了他愛憎分明的態度:擁抱光明,唾棄黑暗!如此構圖,或借鑑法國雕塑家巴里(Antoine Louis Barye,1795-1875)之作品,如〈待獵之獅〉、〈在壓迫蛇的獅子〉等,都對悲鴻創作頗具影響。他在四一年寫有〈獅〉,題曰「思Barye安可及乎!」,即反映了畫家此題材創作淵源的承傳。

若考悲鴻之創作過程,〈側目〉之原型更早見於一九三五年之〈猛獅圖〉,局部稍作修改。日後反覆寫之,僅略為改動矣。本幅與〈側目〉相距一年,構圖最為接近,只是獅子軀體較粗壯,岩邊點綴嫩草,畫面稍添色感。圖中,獅子身軀佔畫面大半,側身作勢,蓄勁待發,瞠目直瞪,精光迸射,烱然有神,呈不怒自威之貌。右下方長蛇瑟縮爬行,頭部昂起,張口吐信,裝腔作勢,似欲反撲,呈對峙之局。但從位置經營,以至體積大小比例,強弱之勢立判。畫家對正義鎮服邪惡之決心及意志,其盼望之殷及思想深度,由此見矣!

參考資料:

一九三五年〈猛獅圖〉可參見香港蘇富比,二○○七年十月,張宗憲珍藏中國近代書畫(第二部份)專拍,編號8
一九三九年〈側目〉可參見〈徐悲鴻彩墨畫選〉(人民美術出版社,一九八一年六月),圖版61
一九四一年〈獅〉可參見〈徐伯陽藏畫展〉展覽目錄(香港,一九九○年),頁15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