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7
1397
金心蘭 (1841-1909)
金心蘭 梅花冊
前往
1397
金心蘭 (1841-1909)
金心蘭 梅花冊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金心蘭 (1841-1909)
金心蘭 梅花冊
水墨紙本 十二開冊 一九〇四年作
吳昌碩署簽
顧麟士、鄧邦述等題跋

簽書:
牛翁大筆。
徧讀是冊,酷似兩峯山人,實冬心遺意也,為之瑑簽,歡憙無量。老缶。

款識:
〈一〉
一望空濛雪作堆,臨流詠樹卻徘徊;
冰池酒照橫斜影,小月空懸舊雉媒。心道人。
山風宕古月,雪色壓林長;
寫出冷香情,忍寒不覺曉。越日更題一絶。
〈二〉
澹雲籠月暗香浮,鶴立空庭意最幽;
何處夜深三弄笛,一丸冷月照西樓。
甲辰年廿有九日,積雪全消,虛堂無事,寫此度歲,金瞎牛記。
〈三〉
斜陽乍向梢頭斂,月華又向梢頭見。簾外白于霜,花光和月光。
疏枝橫復正,小朵渾無影。疑動五更風,飄零樹已空。借錄朱春橋方靄月下梅花詞一闋。瞎牛。
歲暮無事,冷香館清坐,有客示余巢林居士小幅,筆意疏瘦,得高冷之致,因寫此幅並記。
〈四〉
梅老堅如鐵,月出光明潔。水影浸橫枝,寒花裹香雪。葉點露珠圓,一弦雲罅缺。美人何不來,高士時相扶。筆底吐奇姿,石畔友勁節,春風滿紙堆,紙上情猶別。歲暮無事,冷香並題。
〈五〉
冷坐蒲團不入門,盡禪參透雪猶溫;梅花便是芭蕉夢,元裏又元不待言。臈月廿一日,雪窗呵凍寫此並題一絶。心蘭。
〈六〉
石佛盦中藏小松司馬〈墨松〉小屏幅。今鶴廬以重價得之,秀逸古雅,確為妙品。瞎牛亦寫古大夫三株、梅高士一枝,愧未能分司馬一席也。甲辰十二月廿有六日。金𢒞並識。
〈七〉
疏疏野梅,澹澹月痕;誰與侍奇,金農壽門。仿冬心翁。
甲辰年冬之月。瞎牛並題。
〈八〉
一峰古石愛盤桓,冷冷清清不近官;
自守寒梅自寫竹,懶隨人去報平安。
讀周良佑題趙文敏畫竹詩,有感而作。瞎牛金。
〈九〉
寫出精神粉態新,一枝孤瘦轉精神;
相看誰是堅牢玉,蓬島常留萬歲春。心蘭。
〈十〉
湘帙芸香花暖時,冰霜爭耐此心知;
幾時脫卻酸寒苦,占得春風第一枝。冬心翁詩。瞎牛寫。
〈十一〉
頭陀四大皆空後,偷得閒身且喫茶;
放下鉗槌何處覓,記來苕帚總無差。
新知南雪餐香海(謂鏗海),舊夢西湖泛月槎;背覆半農肝膈湛(詩僧前夕事),一蒲團外萬梅花。茶磨山人詩。心蘭
金𢒞。
〈十二〉
眉壽長齡。
意在新羅、巢林之間。瞎牛擬之。

題跋:

〈顧〉
畫梅自楊王而後,傳其法者雖多,殊鮮合度也。此無他,取貌遺神也。徐文長謂,臨蘭亭非有本家筆意者,不能稱高手。今讀心蘭此冊,於仿古諸幅,不刻意求似,而古人神趣,時於無意中流露。百餘年來,無此手矣!倘使文長見,不知作何讚歎。顧麟士。
〈鄧〉
心蘭先生,吳下老畫師也。己庚之間,常過從於顧氏園林,時復接其清譚。往歲清卿中丞嘗結社園中,一時稱盛,而顧氏若波、鶴逸亦皆分席聯吟,幾無虛夕。今數年中已為陳迹,蓋亦畫社一滄桑也。甲辰之夏,余再至吳中,與先生過從甚稀,瀕行出此冊見示,屬為題識。先生固善寫梅,然竊謂梅之冷逸疏澹,非胸無俗韻者,不能狀其情貌。此則先生所獨到者,可以覘畫品矣。他日重訪先生西美巷中,當索寫梅數百株,以伴吾幽獨也。書此以為之券。乙巳二月,雙漚詞人鄧邦述倚裝寫記。
(另具張祖廉、施煃跋)

鈐印:
〈金〉
「金心蘭」、「冷香」、「心蘭」、「瞎牛」、「心道人」、「瞎牛」、「冷香」、「問梅消息」、「聾牛」、「瞎牛盦」、「老牛六十以後作」、「冷香居士」、「心蘭」、「六十有六歲」、「心蘭」、「金心蘭畫梅記」。
〈顧〉
「鶴逸」。
〈鄧〉
「正闇」。
〈吳〉
「昌石」。

藏印:「定香池館」、「屐齋審定」。


each 24.8 by 39 cm. 9 ¾ by 15 ¼ in. (12)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民國初年書畫收藏家朱葆慈「定香池館」舊藏

相關資料

註:金心蘭乃吳中藝苑名家、怡園畫友,擅畫梅,在清末畫壇備受推許。本冊寫於光緒甲辰歲暮,按公曆已踏入一九〇五年春,屬其晚年之作。他自謂「積雪全消,虛堂無事,寫此度歲」。按冊中十二開具創作日期推算,約啟於臘月下旬,既屬歲暮消寂,不求一氣呵成,興到下筆,約一旬成之。日後重裝時,次序先後略有誤置。

全冊以梅為主,部份綴松、配石、伴竹、或飾靈芝,或補芭蕉,或萬玉綴枝綻放,互起襯托,益顯梅花千姿萬態。他筆下見高枝疏梅纖瘦,或粗幹老梅樸拙;或取意冬心、茶磨山人詩句,或得法於巢林、新羅,但正如顧西津稱心蘭「不刻意求似,而古人神趣,時於無意中流露」,可見合諸家之法而融鑄己貌。缶老亦稱「酷似兩峯山人,實冬心遺意也」,吳、顧皆瞎牛摯交,所題皆點到骨節處。

而冊中每開鈐印,無一重複,且自題詩作,或錄前人句,書畫相映,並倩老友題跋署簽,珍視之切,足見愜意,堪作自留賞玩。

(請見其中七開)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