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6
1396
胡錫珪(1839-1883)、陸恢(1851-1920)
胡錫珪、陸恢 蛺蜨花石圖
前往
1396
胡錫珪(1839-1883)、陸恢(1851-1920)
胡錫珪、陸恢 蛺蜨花石圖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胡錫珪(1839-1883)、陸恢(1851-1920)
胡錫珪、陸恢 蛺蜨花石圖
設色紙本 手卷
吳昌碩署簽、題引首、題識及跋
鄭文焯題跋

簽書:紅茵館主蛺蜨圖。廉夫補花卉精品。昌碩。

引首:
金粉流傳。
光緒乙巳仲秋三月。癖斯堂清曉作篆。吳俊卿。

款識:

紅茵舊館夕陽殷,花徑依稀草不刪;
莫怪重來太岑寂,故人今已葬青山。
三年前事夢迢迢,蹭榮東門有繞朝;
風雨胥江重話別,一經回首黯魂消。
三橋胡子,予十餘年故交也,把酒論心,匪伊朝夕。奈造物忌名,高才不壽,於去年八月,竟長逝矣。今重來舊館,几硯依然,對之不禁淒楚。其侄楳生以未竟蛺蜨一卷出示,予為補花石以足成之,末附二絕,以誌眷懷。
光緒十年秋七月下旬,倚裝記於吳門胡氏紅茵館,吳江陸友恢。

題識:
〈吳〉
蛺蜨圖開認粉痕,一鐙微雨對黃昏;
故人入夢無消息,借爾情癡當返魂。
閒情栩栩繞花枝,珍重南軒下筆時;
今夕別情誰會得(廉夫將別),百杯澆我更無詩。
楳生仁兄正題,甲申七月。吳俊。

題跋:
〈鄭〉
漂蘦金粉染宮紗,瘦石荒菭認舊家;
滿帋春魂招不得,閒堦開徧米囊花。
紅茵館蛺蜨圖遺稿,話雨廔主補以拳石幽花,自成馨逸,率題絕句,感舊傷春,不自知其淒異也。
鶴道人鄭文焯記在蕅翹水榭。

〈吳〉
胡蜨情栩栩,浮生夢欲仙;
淚痕與詩句,二十二年前。
花意晴煙重,天光暮影圓;
倀癡無論畫,書亦六朝先。
光緒甲申之秋,梅生胡君出示此卷,為題二絕句。今歸鹿笙鑒家物,得其所矣,再書一律以寄概。乙巳八月雨窻。吳俊卿苦鐵記。

鈐印:
〈胡〉「紅茵館」、「胡錫珪印」、「三橋畫」。
〈陸〉「廉夫小印」、「陸恢私印」、「話雨樓主」。
〈吳〉 「俊」(鈐於簽)、「俊卿大利」、「吳俊之印」、「吳俊之印」、「吳昌石」。
〈鄭〉「叔問」、「高密」。


引首 frontispiece: 28.8 by 92 cm. 11 3/8 by 36 1/4 in.
畫心painting: 28.8 by 127 cm. 11 3/8 by 50 in.
題跋 annotations: 28.8 by 39 cm. 11 3/8 by 15 3/8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顧鹿笙「漢玉鈎室」舊藏。顧氏,蘇州人,「過雲樓」顧家之後,與顧麟士為叔侄。他承襲家風,嗜收藏,能治印,所集以清初以後至近世作品為主。又因家族淵源,與吳門藝壇文林碩宿過從甚密,如鄭文焯、陸廉夫、吳昌碩、費念慈等, 與缶老尤為友好,所藏卷冊之署簽、引首及題跋多出自其手筆。

相關資料

註:晚清人物畫家中,胡錫珪筆下仕女,有別於改七薌、費曉樓一路,面貌自生,享時譽。惜天不假年,作品未見廣傳。按今藏上海博物館之〈蕉竹仕女圖〉,具顧麟士跋稱三橋「生有嬾癖,遺跡甚尠」;復見其傳世作品,合作者頗多,雖反映當時畫壇風氣,亦足証他筆硯生涯非勤快,有異於同期職業畫家。上列種種或可解釋其產量尤寡之原因。

胡氏活躍於蘇州畫壇,與怡園畫友過從密切,與陸恢交誼尤篤,合製頗多,如〈紅綫盜盒〉成扇,三橋人物,廉夫補景,並於光緒丙午(1906)添題曰「此幀我兩人十餘年前之作。余與三橋之交誼可於筆墨中見之。」時茵紅館寂,館主下世久矣。睹物思人,能無感慨乎!

本卷與前述〈紅綫盜盒〉成扇同証紅茵館主與話雨樓主之筆墨姻緣。三橋歿於癸未(1883),翌年其侄楳生出未竟之〈蛺蜨圖〉示廉夫,他遂在倚裝將離蘇州前綴花石補足之。吳昌碩賦詩以記,親書卷耑。

卷中見大小蛺蜨,或翔舞,或歇息於紅花綠葉間,自然生態,活現紙上。蛺蜨出諸細筆,栩栩若生,花葉則以沒骨法寫成,雅淡怡人,可稱連貫一氣,似出一人之手也!

此卷約於光緒乙巳(1905)秋前轉歸顧鹿笙。顧氏為「過雲樓」之後,與怡園畫友亦具交誼,而缶老重為署簽,題引首及跋,可謂舊物重睹,觸紙動筆之際,距當年畫上題詩已逾廿載,難怪寫時淚痕和詩,非一般筆墨應酬可比擬!

參考資料:胡錫珪〈蕉竹仕女圖〉可參見〈上海博物館藏海上名畫家精品集〉(香港大業公司,一九九一年七月),圖版48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