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4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齊白石 (1864-1957)
齊白石 岱廟圖、致伊藤信札
水墨紙本 立軸 兩幅 一九二五年作

簽書:
岱廟圖側面(白石)。

款識:

〈畫〉
岱廟圖側面。
余嘗見石田翁所畫〈岱廟圖〉正面,余用其意,擬作背面圖,此側面也。石田翁乃著色,余以墨為之,其名摹仿,實出余己意也。白石山翁并記。
伊藤先生雅正。齊璜。時乙丑十二月也。

〈書〉
伊藤仁弟,承定之畫十六張,皆畫成。惟山水一張,尚未題款。花卉十五張,點交來手,請查收。小兄齊白石揖白。

鈐印:「阿芝」、「木居士」、「木人」、「白石翁」。


畫 painting 68.9 by 26.2 cm. 27 1/8 by 10 3/8 in.
書 calligraphy 41.2 by 16.5 cm. 16 1/4 by 6 1/2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上款:「伊藤」,即伊藤為雄,二、三十年代任職於日本橫濱正金銀行北京、大連、煙臺等地支行。該行成立於一八七九年,由於得享日本政府優惠政策,海外業務得到極大擴展,在一八九三年到一九四五年間,相繼在中國開設分支機構三十四家。伊藤在華期間,與京華藝文界頗為熟稔,尤與齊白石友善。

兩人相識於一九二〇年,一九三八年尚見魚雁互通,交往近廿載,過從甚為密切。從傳世資料所示,白石或贈或賣與伊藤的作品有數十件,包括繪畫、書法、信札,以及題贈照片;繪畫則山水、人物、花鳥無不涵蓋,題材多特殊兼屬精彩之作。二人往來情況可以大致從中勾劃:

伊藤是齊白石在日本售畫的主要中介者,透過他銷售的作品數量頗多;此外,伊藤亦做相應推廣工作,一九三一年,他為齊白石與福建畫家林實馨拍攝電影,在東京影場連映五日,無不滿座,當時報紙記載:「在野名流,如犬養氏,亦到場參觀,讚美我國丹青妙不訣置。」而白石在正金銀行的存款、從日本代購物品以及與彼邦人士相關事情,皆由伊藤代辦。白石亦會推薦其他畫家,更為其鑒定從別的途徑購得的畫家作品。二人長時間往來中建立起相互的信任與感情,一封信札記敘白石帶著湖南蔴菌訪伊藤不遇,悵悵而歸;一九三四年伊藤離開北京,齊白石贈別照片上更寫:「伊藤仁弟,乃余畫事知己也,今欲之大連,來借山館作別,余與相往還十又四年矣,贈此,傷如之何。」

註:本幅作於一九二六年初,正是白石與伊藤往來最頻繁時期,亦為目前可見〈岱廟圖〉最早版本。齊氏曾有一信與伊藤: 「伊藤仁弟,居於北平之賣畫者,二尺山水需五六十圓,三尺需金尤多。白石之畫山水似不在諸人之下,其價獨廉,過此年節,四尺花卉漲作廿四圓(實得二十圓,以四元作為介紹人之車費),四尺山水漲作七十二圓(實得六十圓)。白石之山水(不喜用別人稿本,畫局奇特不易),看來覺容易畫,畫來太難。愿吾弟少介紹畫山水為幸。若有人一定畫,弟代交三十六圓,不勝感謝之至。若是吾弟自家要一條兩條壁上掛掛,白石斷不受潤,全當奉贈也。」

本幅極有可能便是畫家信中饋贈伊藤「壁上掛掛」之作。〈岱廟圖〉之不同版本中,惟伊藤本與另幅須磨收藏者以水墨為之,其餘均設色,且強烈明艷。白石山水多喜設色,畫成水墨,許與日人偏好有關,益顯難得。

齊氏極為珍視山水創作,將潤格定成花鳥的三倍,寧價高不賣,亦不輕易為之,他曾撰詩:「誰肯傾囊解值錢,前人不在後人先。若求向後知斯趣,三百輪回乙丑年。」除親近友朋,他極少以山水贈人。一九三二年答謝李釋堪、吳北江等人為自己詩草題詞,便各作命題山水為報。山水較花鳥更需苦心構思,不落前人窠臼,可以說,山水畫是齊白石作品獨創性最強、用心最多、數量最少的題材。山水講究筆墨意趣與傳統師承,一筆一劃皆有出處,然齊氏全然不是如此,雖然他早期山水多套用畫譜,了無生氣,但一九〇二至一九〇九年的六出六歸,令其胸襟與見識大為開拓,對山水畫的觀點與態度在此階段得以確立,此後,無論觀古人畫,抑或真山水,都胸有成竹地引為己用,創自家稿,抒一己情。二十年代是他精力鼎盛時期,亦是集中創作山水階段,最重要的〈山水十二屏〉完成於一九二五年;三十年代以後,山水畫數量明顯減少,到四十年代幾乎停止。本幅創作時間與〈山水十二屏〉接近,正是該鼎盛期的代表作。

齊白石在遠游期間以及定居北京後,有機會觀賞一些古代名家作品,如沈周〈岱廟圖〉,他先後臨有數本。石田此作已不可考,真偽亦不可知,但白石數幅臨作卻可視為研究他研習前人山水之範例,生動展現他如何消化、揚棄古代作品,採為己用。現按先後次序排列如下:
〈一〉〈伊藤本〉,寫於一九二六年初;
〈二〉〈浙博本〉,創作於一九二六年,浙江省博物館收藏;
〈三〉〈須磨本〉,創作於一九二八年,須磨彌吉郎舊藏;
〈四〉〈捷克本〉,創作於約一九三〇年;
〈五〉〈重博本〉,創作於一九三二年,重慶市博物館收藏;
〈六〉 〈湘博本〉,創作於三十年代晚期,湖南省博物館收藏;
〈七〉 〈京文本I〉,創作於四十年代初期,北京市文物公司收藏;
〈八〉 〈京文本II〉,創作於一九四九年,北京市文物公司收藏。

另見於文獻記載者:
〈一〉
〈白石詩草補編.第二編〉收錄「背臨石田翁岱廟圖」:「二十年前喜此圖,豈將能事作吾讎。今朝畫此頭全白,猶喜逢人說沈周。」郎紹君先生分析此詩應作於二十年代,此詩未見錄於以上各畫,故應為另幅〈岱廟圖〉所題;
〈二〉
張安治先生〈齊白石先生的山水畫〉記載白石「六十四歲還有一幅〈臨石田岱廟圖〉但用色強烈鮮豔,和沈周不同」,不知與浙博本是否同幅;
〈三〉
伊藤本〈岱廟圖〉中題 :「余嘗見石田翁所畫岱廟圖正面,余用其意擬作背面圖。此側面也。」可見,在伊藤本之前,尚有另一幅「背面」臨本。

白石一生寫〈岱廟圖〉或有十本。他得見沈石田此畫,應在一九〇二年與王湘綺同游江西一行。從齊氏〈岱廟圖〉完全無法摸索出沈周原作模樣,只能想像幾種畫中元素:遠山、古松各一二,古廟寺門,一圈紅墻,一派寧靜的氛圍。他學古全不學樹法如何,皴法如何,筆法只是自家雄健率真一路;純取其題材、造型、畫意,用古人元素在畫面中實驗各種構圖,甚至略去遠山,或加上溪橋,毫不拘泥。〈岱廟圖〉中諸多元素在其它山水畫中亦可見,為劉冰庵所作〈冰庵刻印圖〉、以及晚年〈沁園憶舊圖〉明顯帶有〈岱廟圖〉影響的痕迹。除伊藤本外,餘本或藏於博物館、文博單位,或流落海外。此幅之珍貴性,自不待言。

參考資料:
〈一〉
〈浙博本〉可參見〈齊白石全集〉第二卷(湖南美術出版社,一九九六年十月),圖版35
〈二〉
〈須磨本〉可參見〈須磨藏齊白石作品目錄〉圖版I 6
〈三〉
〈捷克本〉可參見〈齊白石〉(捷克文版),海茲拉爾著(布拉格,ODEAN,一九七〇年),圖版62
〈四〉
〈重博本〉可參見〈齊白石全集〉第三卷(湖南美術出版社,一九九六年十月),圖版170
〈五〉
〈湘博本〉可參見〈齊白石全集〉第四卷(湖南美術出版社,一九九六年十月),圖版280
〈六〉
〈京文本I〉可參見〈齊白石全集〉第五卷(湖南美術出版社,一九九六年十月),圖版284
〈七〉
〈京文本II〉可參見〈齊白石書畫集.北京市文物商店藏品〉(人民美術出版社,一九八六年),圖版176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