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0
1270
吳昌碩 (1844-1927)
吳昌碩 行書七言聯
前往
1270
吳昌碩 (1844-1927)
吳昌碩 行書七言聯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吳昌碩 (1844-1927)
吳昌碩 行書七言聯
水墨紙本 立軸 一九二二年作
于右任、謝鳯孫題識

款識:
金鐘大鏞在東序,青海黃河卷塞雲。
競民先生雅屬,為集少陵句。壬戌九月。七十九叟吳昌碩。

題識:
〈于〉
吳昌碩,一字蒼石,又字倉碩,名俊卿,後去卿字,後乃以字行,別署苦鐵,又署缶廬,漸老乃稱老缶,失聰後又稱大聾。浙之安吉縣人。清故諸生,以丞尉官江蘇,積資至縣令。令安東縣一月,即解去。改革後,粥書海上,著有〈缶廬詩〉九卷、〈缶廬別存〉一卷,已梓。書宗獵碣,而以相斯參互之,畫與刻印,皆雄渾高古,自成一家。今年八十一歲,海內外藝術家望若山斗,行書不名一家而自饒風趣,此聯可見一斑。
十三年正月,于右任記。

〈謝〉
缶廬老人書法大篆最精,此聯雖行書,而結體敘畫,純以篆法運用,故能操縱自如,留處皆行,行處皆留。競民以英年具此雅賞,不寶珠玉而寶老人書,其襟抱自不可及。余於老人衹數面,已若有前生香火緣者。曩余客寐師處,老人訪余於海日樓,寐師出余所書〈嘉興會館碑記〉示老人。老人讚不絶口,謂余曰:海上書家夥頤,吾未見有如君書者。然余書實不佳,聞之悚然,不過以老人一時諛詞,非等論也。及余返鄂已數月,而老人屢見寐師,其言不改,寐師庽書數為余言之。今寐師歸道山已二年,聞老人精神日益加健,余與老人睽違已三年矣。今為競民題此,既感老人,益思吾寐師不置云。
甲子仲夏月,復園記。

鈐印:
〈吳〉「雄甲辰」、「俊卿之印」、「倉碩」。
〈于〉「于思」。
〈謝〉「鳳孫」、「學海廔」。
each 153.5 by 35 cm. 60 1/4 by 15 3/4 in. (2)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註:本聯句集自杜陵〈寄裴施州〉及〈喜聞盜賊總退口號五首〉,以大字行書張之。筆道遒勁,精氣盈貫,墨韻淋漓,烟雲滿紙,乃昌碩晚歲應友所囑之力作。缶老筆硯生涯甚勤,為他人作品題跋不少,惟本身書法具同期藝友親題者卻極稀。本聯即有于右任楷書長題於上下聯,概述缶老生平並論其藝事,而沈寐叟門人謝鳳孫題於裱綾上,細述與缶老交往之因緣。兩跋皆書於一九二四年,即本聯寫竟後兩年,時缶老高齡八一,仍活躍於海上藝壇,地位正如于右老跋上曰「海內外藝術家望若山斗」,創作力仍旺盛如昔,不遜壯年之筆,從本聯之大氣磅礡堪証之。

上款之「競民」,從傳世書畫所見,在上世紀二十年代初,似與海上文藝界交往頻仍,得諸名家如王震、吳昌碩、沈寐叟、于右任、吳徵等寫贈者頗多。本聯即可見吳、于、沈三家與競民之淵源。

另于右任鈐「于思」朱文印,鮮見於其書迹上,有之,僅在少數二十年代作品上。本幅即其一。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