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6
1246
吳昌碩 (1844-1927)
吳昌碩 罌粟花、行書詞
前往
1246
吳昌碩 (1844-1927)
吳昌碩 罌粟花、行書詞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吳昌碩 (1844-1927)
吳昌碩 罌粟花、行書詞
設色、水墨紙本 扇面一對 鏡框 一九二〇年作

款識:
〈畫〉
花幻囊,囊盛粟,儻能再幻囊為斛,米不如珠,歲大熟。罌粟一名米囊花,時米直倍昂,民有飢色。老缶并記。
〈書〉
彌望田疇,燦爛生光,半紫半紅,想輕盈作態。衺依南畮 ,嬌羞無語,峭立東風,霞綺平鋪。雲羅細疊,一斛千囊總不空,青衣隊。本追隨芍藥丰韻相同。𤫩瓏漿汁,交融玉樣,脂膏米樣,功歎幾經灌溉,操刀使割,一番浥注。剖竹為筒,朱火然餘,青煙颺處,道有如蘭臭味通。今何幸,只閒庭院裡,旭日晴烘。故鄣西郭田家賞罌粟華。庚申四月謹錄半日邨詞,涵兒熟識之,時客海上。

鈐印:「缶」、「俊」、「倉石」、「虛素」。
each 17.3 by 50.8 cm. 6 ¾ by 20 in. (2)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註:缶老此箑畫罌粟三朵,密葉擁簇。罌粟一朵含苞,一朵淡墨寫出以示空間前後,主體者則堂皇濃艷,重色洋紅點出雄蕊,花瓣則以淡色勾染;雌蕊以藤黃加綠,與枝葉呼應成趣。筆勢沉穩雄强,扇面方寸間,盡顯縱橫之姿。另面小字行書「故鄣西郭田家賞罌粟花」自作詞,也許與兒在家鄉同觀此花後所作。曰「涵兒熟識之」,即指其次子吳涵(1876-1927)。他承父業,通古籀,善詩文,曾替晚年缶廬捉刀。入民國後,服官於外,一九二二年返滬。一九二七年偶染小疾,遽爾離世。

此扇贈服官在外之愛子吳涵,又以「米囊花」為書畫主題,別有深意。缶翁對吳涵常訓勉有加,告誡其力戒官場陋習,為民謀利,此幅雖畫紅花綠葉,卻不忘提醒「米直倍昂,民有饑色」,為官者應時時記取民憂;更鈐以「虛素」,取「竹虛素而內白」之意,與兒共勉虛心清白。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