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2
1202

王旦旦藏二十世紀名家書畫 (編號 1199-1228)

張大千 (1899-1983)
張大千 行書七律
前往
1202

王旦旦藏二十世紀名家書畫 (編號 1199-1228)

張大千 (1899-1983)
張大千 行書七律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書畫

|
香港

張大千 (1899-1983)
張大千 行書七律
水墨紙本 立軸 一九二九年作

款識:
觧脫樊籠任所之,臨裝檢點忽遲遲;
三春新漲迎桃葉,一曲離筵唱柳枝。
從此蓬山相隔後,料無萍水再來時;
五千銀漢迢迢路,防有罡風弱不支。
己巳二月,予重來大連,春娘有委身意,而其母與假母皆多方作梗。夏新民、馮鼎新、陳國慶、和田昇一諸君子皆銳然以黃衫押衙自任。予與春娘皆五衷私感,以為事且必成。何期變生倉卒,有非人意料所及。今予且歸矣,一聲何滿,徒喚奈何!走筆書此,不知是淚是血也。大千張爰。

鈐印:「張爰印」、「大千」。
138.5 by 33 cm. 54 ½ by 13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王旦旦藏二十世紀名家書畫 (編號 1199-1228)

「王旦旦,名曦,已故書家王植波先生之女。初從周士心先生學畫梅;繼從趙少昂先生學花鳥草蟲;已而又從彭襲明先生學山水竹石;極為三君所奬掖。民國五十五年以吳嘉棠先生之介,來遊予門。挈之南居大風堂,近三年矣。用功甚力,人物仕女效李公麟、王舜國;山水竹石效石濤、漸江;書學唐人寫經;皆能各攝其神髓,不斤斤於繩墨。人極亢爽樸誠,無一點超時習氣。視予猶父,予亦視之猶子也。」
─ 大千居士爰識

上文乃大千先生親撰,字裡行間可見對這位女弟子寵愛有加。取名「旦旦」,亦為她投「大風堂」門下時,獲老師所賜。一九四九年生,上海人。父王植波(1924-1964),從事電影製片及劇本編寫,亦為著名書法家;母翁木蘭同擅丹青。她幼好藝術,書畫作品早獲賞識,譽曰「神童」。後赴巴西隨大千先生學藝,隨侍四年間,繪事益進,與沈潔、孫家勤、張師鄭同為巴西期間「大風堂」的入室弟子。曾先後於巴西、美國、港台等地舉辦個展。

本輯所集多屬老師送贈,亦有細意搜集之信札、菜單等,其中大千早歲書畫更為稀見。此外,兼及張善子、溥儒、唐雲等作品,或題材特別,或精心細繪,皆蔚然可觀,可知王氏鑑賞眼力不凡。另附香港前輩書畫家周士心、林建同之「植梅書屋圖」,乃為其父王植波所寫,亦証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香江藝友之交誼。

註:大千先生早歲與韓女池春紅相戀,此段異國情緣,屢見其詩畫中,內容或喜或悲,盡見情感變化起伏。如一九二八年冬所賦〈春娘曲〉長詩,哀怨淒絶處,實其詩作中情感流溢之尤。本幅書七律一首,從內容觀之,應出於〈春娘曲〉後,即先生自東瀛病癒返國寓大連時。春娘已有委身相許之意,待其母函至,即可成行來聚。奈何生母及假母從中作梗,遂教好事難諧。即使大千諸好友包括日籍友人和田昇一慨然相助,亦毋轉圜之功。先生嘆「料無萍水再逢時」,遂賦詩以遣悲懷,詳述倉卒生變之經過。末句「防有昰風弱不支」,可謂一語成讖,春娘日後死於倭寇之手!從大千傳世詩篇或畫上題跋中,此詩似未見錄於它處,故可與〈春娘曲〉合觀,以証此情事。

中國書畫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