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3
商晚期 公元前十三至十一世紀 己祖乙尊
前往
3
商晚期 公元前十三至十一世紀 己祖乙尊
前往

拍品詳情

金石斯文:重要中國古代青銅器暨吳大澂《吉金圖》

|
紐約

商晚期 公元前十三至十一世紀 己祖乙尊
敞口,長頸,腹略鼓,圈足外侈,并有高折沿,自口部至圈足有寬厚的棱脊四分尊體,上脊聳出器口。頸飾蕉葉紋,內填倒置的夔龍紋,下沿加飾相對的夔龍紋,腹飾外卷角獸面紋,圈足飾上卷角獸面紋,均以細密的雲雷紋襯地。

圈足內鑄有三字銘文:己祖乙。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吳大澂舊藏
張之洞舊藏(傳)
日本私人收藏

出版

羅振玉,《殷文存》,1917年,上卷,第二十一頁
羅振玉,《三代吉金文存》,1936年,卷十一,第六頁
嚴一萍,《金文總集》,台北,1983年,編號四五五九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殷周金文集成》,1984年,卷十一,第四十六頁,編號五五九六
吳鎮烽,《商周青銅器銘文暨圖像集成》,上海,2012年,卷二十,第三百二十九頁,編號一一二九四
周亞,《愙齋集古圖箋注》,上海,2012年,第九十頁

相關資料

盒蓋內題識:
(長尾)商己祖乙尊。著录積古齋鐘鼎彝器款識,云據趙晉齋所藏搨本摹入。晉齋云此尊四戟四山腹足俱夔籠文间以雷文, 制甚華美。按己祖乙者,己為作器者名,乙為祖廟主號也,或曰己乙者紀器之數。宗廟器多十干紀之,不儘則參互以為紀。如甲則甲甲甲,乙以甲癸,自乙以下皆然。故薛氏款識有戊丁爵,己丁敦,其說亦通。此器即晉齋所藏原器也,夫随珠趙壁雖價連城,豈可以比先王法物乎?膽山老友獲此寶之,良有以哉。甲戌春分前五日,長尾甲識。

盒身題識:
(膽山)此器近係張之洞家藏。後歸交友圓山凌秌君。頃得割愛,為予襲。獲至器,由來及品評已經恩師鑑識盡矣,我何為添蛇足耶。然熟讀文字藻飾極盡精緻,土銹古色宛如蒼玉,確是三代之制,真為至寶,记數言以示兒孫云。昭和立秋後七日於獨醒室中,膽山識。

鈐印:
(長尾)長尾甲印
(長尾)雨山
(瞻山)膽山書畫
(瞻山)獨醒室主

此尊器形雄奇,紋飾瑰麗,是商代觚形尊中之傑作。該器出自晚清收藏大家吳大澂舊藏,載於《愙齋藏器目》,其銘文後又經羅振玉《殷文存》和《三代吉金文存》著錄,傳承有序。由於當日印刷技術的限制,大多數早期著錄的青銅器只有銘文傳世,而無圖像印行,這也導致了認定器物傳承的困難。本器日本木盒的蓋內有日本著名漢學家,西泠印社早期社員長尾甲的題識曰:「商己祖乙尊。著录積古齋鐘鼎彝器款識,云據趙晉齋所藏搨本摹入。晉齋云此尊四戟四山腹足俱夔籠文间以雷文, 制甚華美…此器即晉齋所藏原器也」。查《積古齋鐘鼎彝器款識》卷一第十八頁,確有一件銘「己祖乙」的尊,而其中「四戟四山腹足俱夔籠文間以雷纹」的描述和此尊也頗為契合。然而細審《積古齋鐘鼎彝器款識》中《己祖乙尊》的銘文摹本,其筆勢細弱,多有抖動,而祖字最下的橫筆在結尾處有一明顯的上挑,與本器祖字最後一筆形成了明顯的對比。除《積古齋鐘鼎彝器款識》以外,「己祖乙」的銘文還見於《攗古錄金文》以及《奇觚室吉金文述》。在《奇觚室吉金文述》中,劉心源指出「右尊銘三字,積古一同笵,攗古一之二異笵」,因此舊著錄中銘「己祖乙」的尊至少有兩件。《攗古錄金文》中的「己祖乙」銘文雖與《積古齋鐘鼎彝器款識》迥異,但是和本器的銘文也有一定差別。因此,我們尚不能認定其就是本器銘文最早的著錄。幸運的是,此件《己祖乙尊》的圖像被吳大澂以全形拓的方式記錄了下來,出現在本場拍賣的最後一件拍品《愙齋所藏吉金圖拓本》中,并附有銘文拓片。從拓本可知,本件《己祖乙尊》確屬吳大澂舊藏,而非長尾甲所稱的「著录積古齋鐘鼎彝器款識」。此器亦出現在另一卷《吉金圖》上,現藏上海博物館,并由周亞先生編入《愙齋集古圖箋注》刊印於世。

在《己祖乙尊》木盒的盒身外,尚有三十年代日本藏家膽山的題識云:「此器近係張之洞家藏」。張之洞(1837-1909),字孝達,號香濤,與曾國藩、李鴻章、左宗棠并稱晚清四大名臣。張之洞以「儒臣」名世,於金石亦有所涉獵,著有《廣雅堂論金石劄》五卷。吳大澂於光緒十八年(1892)年出任湖南巡撫時,張之洞正任湖廣總督。《吳愙齋年譜》:光緒十八年(1892)「九月,得劉墉奏稿,張之洞為之題」。由此可見,在光緒十八年(1892)吳大澂出任湘撫到光緒二十年(1894)吳大澂請兵甲午之役的兩年間,督撫二人之間確有以雅好往來之實。到了光緒二十年十月初二日,吳大澂的四女又嫁給了張之洞的兒子張仁頲,吳大澂更是與張之洞結成了姻親。又據《吳愙齋年譜》光緒十八年(1892)九月二十三日云:「派江玉懷赴滬管帶湘帆輪船來湘。属其到蘇搬取古銅器十二件」,可知吳大澂曾攜帶所藏青銅器到湖南。從以上材料分析,《己祖乙尊》很可能在吳大澂任湖南巡撫期間被轉贈給了張之洞。本件《己祖乙尊》銘文雖經著錄,器影曾經摹拓,然而實物圖像確從未公佈,此次能與吳大澂《吉金圖》全形拓本在分離一個多世紀以後重聚,真可謂是一段「金石奇緣」。

金石斯文:重要中國古代青銅器暨吳大澂《吉金圖》

|
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