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5
725
梁衛洲 對影系列:脫褲子的人 壓克力畫布 一九九五年作
前往
725
梁衛洲 對影系列:脫褲子的人 壓克力畫布 一九九五年作
前往

拍品詳情

轉變中的國度──赫斯九十年代當代中國藝術收藏

|
香港

梁衛洲 對影系列:脫褲子的人 壓克力畫布 一九九五年作
款識
Liang WZ,梁衛洲,1995
梁衛洲,Liang Weizhou,1995(作品背面)
120 x 178.8 公分 , 47 1/2 x 70 3/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上海,1918 ArtSPACE

展覽

中國, 上海, 上海美術館〈梁衛洲個展〉一九九六年, 7頁
中國, 上海, 敦煌藝術中心〈對影者 -- 梁衛洲繪畫 1980-2001〉, 二OO八年; 台北, 敦煌畫廊, 二OO八年, 35頁

出版

〈梁衛洲 — 戶內的視覺〉(中國上海,1918 Artspace,二OO六年),43頁

相關資料

對影系列:思緒紛紛
梁衛洲

一九六二年生於上海,梁衛洲是屬於一個關鍵年代的藝術家,直接受到文化大革命及九十年代初期新中國政治經濟改革的衝擊。同時也置身於廿世紀後半期中國當代藝術的發展洪流,從八五新潮以至其後冒起的政治波普和玩世現實主義。然而,和同輩藝術家如岳敏君和方力鈞不一樣,他並沒有在作品中注入流行的政治意味。反而,在過去廿多年來,他一直以自己的方法挑戰藝術語言和題材的界限,並探索它們的無限可能性。〈對影〉系列被公認是藝術家最重要和最私人的作品,令他首度揚名海外。意味深長的構圖和富有表現力的筆觸,使藝術家與劉小東和李松松等成為新生代藝術運動的早期代表。於一九九一年開始構思的〈對影〉系列,前後發展了十年,梁衛洲不單大膽捨棄以前的水墨創作,更首度把自己化身為畫中鏡像的主角。是次拍賣的兩幅作品,一九九五年創作的《脫褲子的人》和《思緒紛紛》是這個系列之中極其出色的作品,完美展示出梁早期作品的實驗性美學轉型,突顯九十年代中國當代藝術界其中一位最重要的表現主義畫家的風格。

自少梁便受到身為業餘畫家的父親的薰陶,對藝術產生濃厚的興趣。這份激情伴隨著他早年的學校歲月,「數理化讀不懂,英語又不通,就喜歡畫畫。我高中最後一年幾乎没去過學校,整天在街上畫速寫。選擇畫畫,完完全全是喜歡。」1 小小年紀便開始學畫,十四歲上專業速寫班,其後學習中國畫六年。文化大革命期間,生命出現了幾個關鍵性的轉捩點,決定了他的前路,高中輟學,其後從事農夫和焊工的工作,廿三歲考進華東師範大學,畢業後任教至今。據藝術家表白,這些個人經驗是他的主要創作來源。

無數藝評家認為九十年代初期中國現代社會對個人身份和個人主義的質詢是〈對影〉系列背後的主要靈感。根據作家江梅,「〈對影〉系列着重於對人的内在心理和精神層面的揭示和探討。」2 曾於一九九六年在上海美術館舉行的梁衛洲重要個展中展出的《脫褲子的人》(拍品編號725),是引証江梅論點的代表作。畫中兩名男子各據一方,臉朝著對方,站立在一面鏡子前面;左方的男子面目模糊,背部裸現觀眾眼前,站在右方男子則剛剛相反,穿著西裝,以正面的姿勢向著觀眾。他們的目光各自循著一條黃線,最終交匯在中央一名戴著面具的人物。面具可以說是梁最有力的標誌之一。「面具身上也附带着相互矛盾的雙重性格。面具是古代圖騰崇拜的產物,具有驅鬼避邪的特質;但同時,它還附带着偽裝身傷、窺視他人和掩護犯罪等性質。」3

另一方面,抽象的鏡像意境,以及三位主角的策略性位置和互動,巧妙地反映出藝術家游走於交纏的偷窺狂、陽性和最重要的「自我」之間,不斷探索。正如藝術家反覆地提問:「鏡子裏的幻影與鏡外的『我』,哪一個更為真人?」4 關於鏡子與九十年代中國社會的相關性,梁解釋說:「舊有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開始瓦解,整個社會全面商業化,人情淡漠、關係疏離,使人感到孤獨和壓抑。而鏡子往往是自我返照的最佳工具和象征,通過鏡子返射出主人公的矛盾心理和没有安全感的個人生活狀態。」5 在畫中央以垂直黑線構成二分形式透視格局,這種獨特的構圖元素,是梁九十年代作品的標誌性藝術風格。值得注意的是,梁在二〇〇〇年代除去原底黃色的簽名,再重新在右下方以黑色簽名,如見於本
作品。

同年創作的《思緒紛紛》(拍品編號726)呈現的色調截然不同,較為接近梁二〇〇〇年以後的攝影作品,反映出系列本身的內在多變性。從畫題以及畫中兩名男子缺乏任何交流、分散的佈局,可見梁在這個系列後期心理質素的改變。取代了面具位置的椅子,是梁另一個常用的標記,在整體構圖中佔據著顯要的位置。同時,作品出色地保留了系列原有的元素,例如畫面上方的兩條斜線、粗糙的筆觸、以及以不同灰色背景構成的二分透視格局;成功地將作品的脈絡連接到系列的源頭。

〈對影〉系列中的《脫褲子的人》和《思緒紛紛》充分表達出自我懷疑和個體生存的課題,這些課題一直盤踞於九十年代初期中國當代藝術的社會心態。同時,它們毫無疑問也是梁衛洲不斷擴展的藝術創作的組成部分,記錄藝術家十多年來在具象繪畫方面的探索。只要細心觀察,便會發現在〈對影〉系列中強調的自我反思脈絡歷久不衰,一路伸延至較近期的攝影作品如《後江南》,正如藝術家堅定不移的說:「我的藝術是純私人性的。我只關心我自己和身邊的事、身邊的人。我作品中的主角往往是遠離社會的。我是妄想者、反省者當然也是叙事者。」6

1 吳晨榮,〈梁衛洲訪談錄〉,《對影者—梁衛洲繪畫集1980-2001》,敦煌畫廊,2008年

2 江梅,〈生命的風景︰梁衛洲繪畫評述〉,《對影者—梁衛洲繪畫集1980-2001》,
敦煌畫廊,2008年

3 李旭,〈鏡子中的男人〉,《對影者—梁衛洲繪畫集1980-2001》,敦煌畫廊,2008年

4 譚根雄,〈匪夷所思的男人世界〉,《對影者—梁衛洲繪畫集1980-2001》,敦煌畫廊,2008年

5 Didier Hirsch,〈對話梁衛洲〉,《中國藝術》,2008年

6 同5

轉變中的國度──赫斯九十年代當代中國藝術收藏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