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轉變中的國度──赫斯九十年代當代中國藝術收藏

|
香港

申玲 白姑娘為黑小姐畫像 油畫畫布 畫框 一九九一年作
款識
1991.6,Shen Ling
180.1 x 190 公分 , 90 7/8 x 74 3/4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現藏者直接購自藝術家本人

出版

〈美術研究〉(一九九三年四月號,中央美術學院),55頁
〈申玲 — 情色與愛〉(中國香港,Timezone 8,二OO八年),60至61頁

相關資料

白姑娘為黑小姐畫像
申玲

早在和劉小東、喻紅等同窗共同參與一九九一年中國歷史博物館的「新生代藝術展」之前,一九八八年,申玲就已經與丈夫王玉平一起,在中國美術館舉辦了雙人聯展。批評家們習慣將申玲歸為九十年代「新生代」風格的重要藝術家之一,但也許是因為出身於風格上較為激進的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第四工作室,與同輩的劉小東、喻紅等人相比,申玲的作品更具表現主義色彩,由此形成的畫面張力始終存在於她的創作當中。

一九八九年,申玲從中央美術學院畢業,她對個人風格的探索以寫實主義繪畫為基點,與許多「新生代」藝術家一樣,她所選取的題材不外乎是自己生活中的人物—— 髮廊小姐、女模特、青春少女、情侶戀人,畫面也基本鎖定在畫室、髮廊、室內這樣一些自己經常出沒的公共空間或私人空間。但使申玲獨立於同代藝術家的便是她的繪畫語言,申玲分別作於一九九一年的《白姑娘為黑小姐畫像》和作於一九九七年的《紫色》,最為引人注目的莫過於畫面粗放的筆觸,《白姑娘為黑小姐畫像》( 拍品編號721) 是一個典型的畫室內景,畫面的主色調是申玲剛畢業時期的灰色色彩系統,然而申玲在微妙的色彩變化中顯示出很強的控制與協調能力,在個人創作的初始階段,她的筆觸雖粗放,卻還有內在的秩序可循。而一九九七年的《紫色》( 拍品編號722),筆觸則更加紛亂無序,色彩運用也更加自由不羈,這兩件作品
從題材上來說雖然一脈相承,但卻顯示了申玲九十年代創作最大的變化,即色彩從低調的和諧轉向高調的對比。可以看出,申玲對自己的造型功底十分自信,這兩件作品純以筆觸來結構畫面,因此而具有了某種即興感和流暢感。不同於許多寫實畫家對於照相技術的依賴,她說:「我畫畫從不打稿,更不會先有小稿再放大,我依賴大量的速寫和默寫,在觀察生活及感悟生命的過程中,借用這種方式把模糊的感覺變成清晰可見的圖像符號,仿佛我每天的心情日記。」1事實上,從申玲近幾年的一些參展作品中,依然能夠看出,她始終保持著對於大量速寫積累的重視。

這些特點貫穿了申玲在整個九十年代的創作,她這一輩人沒有上一代人那樣沉重的歷史包袱,在申玲筆下,日常化的敘事與八十年代那種宏大敘事形成鮮明對照,而她那強烈的表現主義色彩與往日那些規矩的學院寫實性色彩形成鮮明對照。和喻紅一樣,申玲喜歡描繪女性—— 城市中的陌生人、女友、以及自己,也正因此,有批評家將申玲的創作打上「女性主義」的標籤,但對於申玲來說,她的這種偏好更大程度上是來自于對女性自然魅力的欣賞,她並不以雕琢美感為能事,如同《紫色》中,斑斕的色彩令兩個女性的形象看起來有些古怪,令人聯想到馬蒂斯的《馬蒂斯夫人》,她們似乎完全不在意觀者的眼光。申玲的繪畫語言挖掘出女性那種更真實、更內在、也更自我的生命活力,這比男性筆下那些只求外在悅目的女性形象深刻得多。就像批評家易英所形容的那樣:「如果說喻紅對生活的愛是含蓄的,內向的,那麼申玲則是一種熱烈的浪漫情調,她像一個愉快的散文作家一樣,把生活中一些不經意的東西賦予喜劇式的幽默。」2

1 申玲,《撩撥愛情色申玲 貳零零肆》,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2004年

2 易英《個人方式與整體面貌》,《情色與愛-申玲》畫集,Timezone 8 Ltd. 2008年

轉變中的國度──赫斯九十年代當代中國藝術收藏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