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4

拍品詳情

轉變中的國度──赫斯九十年代當代中國藝術收藏

|
香港

岳敏君 飛翔 油畫畫布 一九九三年作
款識
Yue Minjun,1993
169.5 x 169.5 公分 , 66 3/4 x 66 3/4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少勵畫廊

展覽

中國,香港,少勵畫廊〈竹簾後的臉:岳敏君,楊少斌畫集〉一九九四年,14頁

相關資料

飛翔
岳敏君

在九十年代的中國前衛藝術家群像中,很少有人如岳敏君般,能抓住時代的精神面貌,把一代中國人的失落,具體的呈現出來,成為策展人栗憲庭稱為「玩世現實主義」藝術家群的最重要成員之一。岳敏君以自我笑臉作為形象,並恣意重複,其戲謔及調戲的特質,反照九十年代初期,中國人對社會及政治現實的軟弱無力。《飛翔》(拍品編號714)是藝術家的個人風格的奠基之作,政治喻意強烈。作品創作於一九九三年,有著早期作品的技法及顏色特徵,人物造型較為寫實,與後期卡通化的造型截然不同,此段非常珍貴及具影響力的早期創作時期,為期只三年,直至一九九四年岳敏君確立了他的最終的笑臉形象為主,可見此作極具歷史重要性。

岳敏君與其他「玩世現實主義」藝術家,如方力鈞與劉煒等一樣,均是八九年政治事件後冒起的藝術家。相對於八十年代中國美術界,以至整個知識界,倡議以文學、藝術救國的抱負有所不同,岳敏君這一輩的藝術家追求的是個人感受的真實性。「我們主要傾向繪畫我們的真實的感受,即使它們是醜陋,甚至是負面的,但至少不是虛構出來的美麗。所以,我覺得我們回到了繪畫中真實而令人信服的東西。在這裡,藝術重新表現出力量。」1 岳敏君回想九十年代初期時表示。

一九六二年生於黑龍江省的岳敏君,屬文化大革命後的第三代藝術家。岳敏君自一九九一年在北京的圓明園藝術家村,開始獨立的全職藝術家生活,探索其藝術路向。岳敏君於九一至九二年的早期作品中,以身邊朋友為主體,人物造型各異,手法寫實,比往後漫畫化的筆觸,及統一重複的形象有所不同。九一年的《發生在X 城樓上的戲劇》正是藝術家初始時期的代表作,作品中的四名中國少年,他們面貌及造型各有不同,站在毛澤東宣佈建國的天安門城樓上,其中一人向著畫外大笑。

《飛翔》中的三個咧嘴大笑的人並列於畫作左方,背景則為反轉了的天安門。人物無由來的嘻笑及對政治建築物的戲謔,顯示了岳敏君作品中對現實調侃的主調,並有著無所謂、痞氣及玩笑的重要精神特質。大笑臉由此開始,並成為他幾乎所有作品的重要元素。與其他玩世現實主義的代表畫家一樣,岳敏君的作品有著消極的反抗性,笑是他的武器,他說︰「哈哈大笑,還是放聲大笑,是嘲笑,還是狂笑,是面對死亡的笑,還是面對社會的笑,似乎每一種成份都有。笑就是拒絕思考,就是頭腦對某些事物感到無以思考,或者難於思考,需要擺脫。這是一個讓人咧嘴笑的時代。」2

著名藝評家栗憲庭曾指出岳敏君早期作品中並排排列方式,有著商業機器多次複製的意味,揭示了中國九十年代,商業急促發展為中國人存在帶來的荒誕感︰「用商業方式消費全權意識形態,又用全權無個性形象的排列去影射商業文化對人的侵蝕,造成雙重調侃的感覺。」調侃的調子,及對人生存狀態的批判,一直是藝術家往後創作的重要命題。

「’85 新潮」中,中國湧現了一批具理想主義色彩的中國藝術家,他們受西方現代思潮的影響,希望拯救中國文化,但對於岳敏君這一代「玩世現實主義」的藝術家而言,目睹前兩代藝術家拯救中國文化的願望落空,他們對生活發出根本性的質疑。岳敏君在這個時代背景下,選擇了以大笑面帶來的荒誕感來表達他對生活的看法。「大笑的形象對我而言是一種保證,保證一切都會變好,就像佛教所承諾的來生完滿。」3 岳敏君完善了以自己為藍本的大笑面孔形象︰粉紅的膚色、整齊的牙齒、緊閉的雙眼,並將這一簽名樣式的形象恣意地重複出現在他的作品上,以對抗的姿態述說著政治社會的荒謬與無常。

1 岳敏君訪談,《狂笑的影子:岳敏君》,法國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2012年

2 《竹簾後的臉》香港少勵畫廊,1994年3 《複製的偶像︰岳敏君作品2004-2006》深圳何香凝美術館,2006年

3 《複製的偶像︰岳敏君作品2004-2006》深圳何香凝美術館,2006年

轉變中的國度──赫斯九十年代當代中國藝術收藏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