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7
577
倪元璐、黃道周
倪元璐、黃道周 倪黃書畫合卷 設色紙本(書)、水墨絹本(畫) 張仕鋆署簽并題跋 何紹基、孔廣陶、吳鏡予題跋
前往
577
倪元璐、黃道周
倪元璐、黃道周 倪黃書畫合卷 設色紙本(書)、水墨絹本(畫) 張仕鋆署簽并題跋 何紹基、孔廣陶、吳鏡予題跋
前往

拍品詳情

中國古代書畫

|
紐約

倪元璐、黃道周
倪元璐、黃道周 倪黃書畫合卷 設色紙本(書)、水墨絹本(畫) 張仕鋆署簽并題跋 何紹基、孔廣陶、吳鏡予題跋
簽書:
明倪、黃兩先生書畫卷。
石儕署簽。

款識:
〈倪〉橅倪、黃筆意。元璐。
〈黃〉東郭舊荒新草迷,蓽門余復築垣齋。途窮兩膝長穿榻,興盡三春枉杖藜。豈有通人來狗竇,但傳清曲為烏棲。數行桃李甘岑寂,誰向風前問故蹊。褐塞茅茨久稱貧,倦遊還此倍相親。已知逃世如逃雨,翻覺逢人即累人。損益兩爻成晚計,龍蛇何字可文身。江南臘月供青草,積雪無勞走比鄰。新移叢桂鬱堪攀,何似深深問小山。魚向釜中負水出,人從牆外委書還。遠來二仲迷開徑,習久鄰翁亦閉關。瓶粟不知何日盡,拳蘿猶身慰斑斕。日再梳頭便厭煩,誰聞閉戶更踰垣。乖痴但問蟬依葉,放浪又言蝨處褌。寂爾披帷人自在,居然笑我舌無存。陸沉處處成滄海,未必金門可避喧。僦家久亦北吾廬,即作吾廬自卷舒。不謂豹班成隱霧,誰云鳩拙定無居。親朋得意徒分袂,野老逢春且共鋤。何事世間成許怪,笑人拙拙坐揮書。迂疏倦興怪相仍,落落全家應且憎。儘見偕妻辭楚澤,未聞攜母住於陵。悔將詩句行無賴,尚畏儒冠隱未曾。掩耳逃名逃亦拙,蘇門深處愧孫登。何緣北渡復南遊,人既言愁我我愁。幾處河清能見底,只今海大自橫流。半生家計輕於鳥,兩字身名泛北鷗。鎖得東檣謀取醉,何妨置酒在溪頭。日落照戶種野草,天為開苞生蓬篙。自然過巷無雙轍,不覺隨人嘆二毛。清福欲偷十日醉,著書還有百年勞。寒窗夜半聞鐘語,狂向床頭捉佩刀。
閩海黃道周。

題跋:
〈何〉余藏文正草書絕句大幅云:「莫向雲中仭江樹,等閒驚起故園心。」今讀此幅神往彼幅也。
紹基。

〈孔廣陶補錄吳榮光舊跋〉
倪文貞善畫竹石水雲,此卷乃橅雲林、大痴山水矮幅,邱壑逶迤,皴擦入古,真不愧清秘閣宗派。伯榮。
舊失此跋,廣陶補錄。

〈張仕鋆補錄孔廣陶舊跋〉
「雙忠合璧詩書畫,兩載猶藏故紙堆,自笑墨緣應不淺,劫灰無恙我剛來。」丁巳(1857)避亂汾江市中,偶見此卷。詢知賈人云:「昔年贼焰,吳荷屋中丞所藏盡遭一炬,此不過燼餘之,故紙尚何足輕重耶!」余笑而不答,以廉值購歸。此迨中丞收入〈辛丑銷夏記〉第五卷者,轉嘆古人翰墨流傳,知己良未易遇也。
戊午(1858)八月重裝。孔廣陶敬題。

倪鴻寶、黃石齋兩先生同入翰林,同其抗直,同以天下事為己任,其後亦同死國難。今以書畫同裝一卷,真所謂二難並矣。倪公晚年築室城南,窗檻法式皆自繪畫,巧匠為之束手。黃公至登衣雲閣,施以錦帷,張燈四照。黃公言國步多艱,不宜宴樂。倪公笑曰:「會與公訣耳。」其家居豪放如此,黃公文章學問彪炳千古,書畫特其餘事,而隸、草亦能成家。當其築書院於鄴山開講堂於浦邑,注書行教,儼有濂雒遺風。其抱道自重又如此。迨二公之居官皆崇正黜邪,盡忠補過,卒能殺身成仁,其事不同,而道正無不同也。此雙忠翰墨,豈徒以書畫見重哉,每展一過,令人生敬,可使百世之後頑廉懦立,信非虛語。
同治癸亥(1863)嘉平月十日。廣陶敬觀再記。

〈張〉此為倪玉汝、黃石齋兩先生詩書畫合卷,雙忠二妙,洵為瓌寶。原屬吳荷屋筠清館故物,載之〈辛丑銷夏記〉。吳氏劫後為南海孔少唐所得,載入〈嶽雪樓書畫錄〉第四卷,惟荷屋原跋早失,經少唐補錄。今余得之合肥李氏,而少唐兩跋又復散佚,遂照錄入卷,願後之藏者寶之。
丁丑(1937)三月,武進張仕鋆。

戴鹿床嘗言學雲林宜從鴻寶入手。今觀此卷益信鹿床之言非虛。超逸之筆斷非今人所能規撫,或有疑為贗鼎者,其非真賞可知。丁丑(1937)十月避地匡廬逸園,行篋中僅攜此卷,故園所藏或已盡付劫灰。晴窗披覽,益徵雙忠遺墨,必有神物呵護也。
石儕再識。

〈吳〉崢嶸氣節照遺編,豈願才名詩畫傳。最是墨痕荒率處,心神描寫入孤妍。專精成癖即通神,賸紙零縑什襲存。跬步不忘兵火里,保全遺跡兩完人。
壬午(1942)小雪,鏡予題於海上康樂村。

鈐印:
〈張〉「石儕」、「湯上草堂」、「石儕人」、「張仕鋆信印曰利居壽」、「張中青」。
〈倪〉「鴻寶」。
〈吳〉「吳氏筠清館所藏書畫」、「曾在吳石雲處」。
〈何〉「何紹基印」。
〈孔〉「孔」、「至聖七十世孫廣陶印」、「嶽雪樓鑒藏金石書畫圖籍之章」、「嶽雪樓」、「孔氏嶽雪樓收藏書畫印」、「少唐」、「少唐墨緣」。
〈黃〉「黃道周印」。
〈吳〉「曼庵」。

藏印:
「厚昌父心賞」、「玉山」。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紐約佳士得,中國書畫,一九九二年六月二日,拍品編號94

出版

〈嶽雪樓書畫錄〉卷四,孔廣陶著(上海古籍出版社,二〇一一年重印)

中國古代書畫

|
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