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1

拍品詳情

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品

|
香港

清乾隆 粉彩「皮球花」紋罐一對
《大清乾隆年製》款
此為高估價拍賣品。蘇富比可要求有意競投高估價拍賣品的顧客填寫預先登記申請表並交付蘇富比港幣2,500,000元,或由蘇富比決定較高金額訂金及財務狀況証明﹑擔保或/及其他由蘇富比全權酌情要求的抵押,以作為參加蘇富比競投之保障。即投BIDnow網上競投服務並不適用於高估價拍賣品。
17.1 及 17 公分,6 3/4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蘇富比2001年5月1日,編號562(其一)

出版

《香港蘇富比三十週年》,香港,2003年,圖版354(其一)

相關資料

花映新雪報芳春
康蕊君

此對皮球花紋罐,其圖案抽象,屬景德鎮御窰廠最為大膽創新之作。此紋飾上之變革,可歸功於勇敢創新之雍正帝,他勇於超越傳統,力求突破,推陳出新。其父康熙帝復興御窰,鼓勵燒瓷技藝發展,四子雍正帝,則為御瓷之器形紋飾注入新生命。此舉並沒有把御瓷之風格嬗變與其傳統割裂,反之,在胤禛的鼓勵下,宮廷畫家與匠人從豐沛源遠的工藝發展中汲取精華,卻未拘泥於傳統規範,敢於破格求新。至乾隆之時,皮球花已屬宮廷御器紋飾之列,飾於清宮華美珍品之上,地或施單色、或綴錦紋,豐富絢麗。

皮球團花,層疊相蔽。此圖紋可溯源至日本,原乃家族徽章,呈圓形,稱作「紋」,常見於織品、漆器、陶瓷及其他工藝品,而其中尤以日本天皇之十六瓣菊紋最為重要。

雖說景德鎮御瓷廠繪施團花紋,很可能與雍正帝對日本藝術之喜愛有關,然而在約一個世紀前明末之時,景德鎮已有採用相似紋飾。為了對日外銷,早於十七世紀中葉,景德鎮的中國瓷匠已開始繪飾日式圖案。許多青花及彩瓷(祥瑞及赤絵)均以相類團紋融入設計,或以此作邊飾,期迎合東瀛品味(例可見西田宏子及出川哲朗,《中国の陶磁‧卷10:明末清初の民窯》,東京,1997年,圖版32、64、66及頁125,圖75,頁127,圖81,頁131,圖89)。

東京出光美術館藏一珍罕五彩茶盌,器身主飾團紋,相互交疊,色彩繽紛,與此清朝對罐圖樣十分接近(同上註,圖版46)(圖二)。日本家紋,啟思取材自各式抽象圖案,又或是天地萬物,甚至以文字作藍本。出光美術館藏茶盌,上綴圖紋脫離具象,顯然傚仿東洋家紋。

大清一朝,此圖紋明顯作團花貌,花瓣以放射狀或漩渦式由裏心往外綻放。雖未免形式化,卻使如斯抽象的紋飾,轉化為歡賀芳春之花朵。由此可見,前述之明朝茶盌雖疑是此類圖紋的雛型,但更大可能是在雍正帝的熱衷推動下,清御窰才始作如斯團花紋器,而非單純仿傚外銷瓷品風格。

眾知雍正帝推崇日本美學,對於日式金銀蒔繪漆藝更深感興趣。清宮舊藏此類日本漆盒甚多,其中部分現藏國立故宮博物院,參見展覽圖錄《清宮蒔繪-院藏日本漆器特展》,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2002年,其中提到(頁10):「清代的雍正皇帝由於喜愛蒔繪,時常命造辦處仿作洋漆,不過在製作時,常依喜好修改樣式。另一方面,雍正也常移植洋漆的裝飾風格或紋樣。」此處筆者並引數例,如一畫琺瑯彩包袱紋蓋罐,以及仿日本印籠之畫琺瑯雲紋穿帶盒。另一類清宮仿蒔繪紋飾,則為此對罐上所見、常稱為「皮球花」之圖樣。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多個日本漆盒,皆飾此團花紋樣(例可參見前述出處,圖版20、32、61、65、68-71)(圖一),可以推想雍正帝曾鼓勵清宮畫師,自東洋器物擷取靈感,進而發展出御瓷上之中式圖紋。

景德鎮御窰廠,曾以鬪彩及粉彩描繪皮球花紋。前者乃依明代傳統色調,以青花加施釉上彩而成,後者則以新研發之不透明粉彩調子,細繪出討喜怡人的團花,宛若早春新雪,嵦白遍野,嫩蕊紛飛之貌。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鬪彩團花紋罐與本品相近,該器無款,乃清宮舊藏,刊錄於《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五彩‧鬪彩》,香港,1999年,圖版227(圖三)。玫茵堂藏雍正鬪彩團花紋盃一對,售於香港蘇富比2011年4月7日,編號6。另有二雍正瓷盃,分別施鬪彩及青花,皆錄於徐湖平編,《清宮瓷器‧南京博物院珍藏系列》,上海,1998年,圖版25。

相近雍正年款粉彩罐例,曾二度於香港蘇富比售出,1981年11月26日,編號742,及1982年11月11日,編號690。且可對比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雍正小盌,刊錄於《故宮清瓷圖錄─康熙窰‧雍正窰》,東京,1980年,圖版100。另可參考對盌,器形與前述例異,曾展於《清代康雍乾官窰瓷器〈望星樓藏瓷〉》,明尼阿波利斯藝術學院,明尼阿波利斯,2004年,編號49。

色調圖案與本品相同之乾隆皮球花紋罐,據錄僅只一例,足見品類之珍,該品錄於 Virginia Bower 等,《The Collections of the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Systematic Catalogue: Decorative Arts, Part II: Far Eastern Ceramics and Paintings; Persian and Indian Rugs and Carpets》,華盛頓,1998年,頁225,屬 Harry G. Steele 舊藏,於1941年以前由紐約山中商會售出。

乾隆時,類似皮球花紋,見有不同組合變化,有飾於較奢華之錦地或單色釉瓷上。作例可見北京故宮博物院藏茶壺二把,皆出自清宮舊藏,刊錄於《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琺瑯彩‧粉彩》,香港,1999年,圖版108、109。另有雙聯瓶作例,載於耿寶昌,《明清瓷器鑑定》,香港,1993年,圖445。也可比較台灣國立故宮博物院藏仿汝釉橢圓水仙盆,曾展於《清康雍乾名瓷特展》,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1986年,編號106(圖四)。

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