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9

拍品詳情

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品

|
香港

明洪武晚期 / 建文 約1400年
剔紅雕漆「四季花卉」竹節頸瓶
《大明永樂年製》劃款
此為高估價拍賣品。蘇富比可要求有意競投高估價拍賣品的顧客填寫預先登記申請表並交付蘇富比港幣2,500,000元,或由蘇富比決定較高金額訂金及財務狀況証明﹑擔保或/及其他由蘇富比全權酌情要求的抵押,以作為參加蘇富比競投之保障。即投BIDnow網上競投服務並不適用於高估價拍賣品。
12.5 公分,4 7/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英國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從明成祖至東瀛將軍:永樂元年之外交重器
康蕊君*

此明初花卉小瓶流麗大方,工細柔潤,同朝罕見,可謂御製剔紅雕漆之精品,且於六百多年前,見證中外交流之邦誼,別具歷史意義,尤為珍貴。

永樂一朝,明成祖為促進與周邊各國邦交,建立睦鄰友好關係,頒賜雅器佳品作禮,遂大力推動工藝發展,技術登峰造極,空前絕後。成祖派臣率領隊伍出使異域,遠至西亞、非洲,傳揚大明聲威,無遠弗屆。至於近東邦交,大明王朝則時與日本足利義満(1358-1408年)遣使互訪。

中日間外交友誼,曾一度中斷於元代,明洪武及建文年間,始復作交流,時正值日本足利幕府第三代大將軍,足利義満當政,其於1392年,統一長久異離之南北朝。永樂帝即位後,積極擴展外交邦誼。據現存史料記載,永樂元年(1403)至天順八年(1464)之間,有九次大明使節出訪日本之行,每次均攜明朝皇帝之厚重封賞,且以清單詳記之,幸經後人抄錄引用,得以保存至今。

為彰顯國威,朝廷對饋贈貢獻之物,毫不吝嗇。使節所攜封賞,包括絲綢、織錦、銀兩、貨幣等。其中永宣二朝建交初期五次出使,皆曾餽贈漆器。永樂朝三次出使日本,所贈之禮均包括剔紅雕漆:五年(1407)有盒、盤等器共五十,四年(1406)有盤、盌,盒及家具等器共九十五,元年則有漆器五十八件。

其中僅年份最早之單目,條列詳細,記述永樂元年出使日本之封賞,所贈漆器均為剔紅雕漆,應因尚未熟悉日人喜好,器形多樣,由於部分為套組,所以實際數目應不止五十八,記載之漆作紋樣構圖與永樂風格吻合,多綴人物、鳥紋、或只飾花卉,器形尤以盤式最多,也有八棱、葵口、梅式、圓式及橢圓式;亦包括各式漆盒、香盒及其他香具;一葵花式鏡盒;圓盌數件、一八角式盌、盃及盞托、果盤及座、托盤及座、連十六件小物之漆桌兩套,然未有註明小物為何,或屬果盤一類。除以上所列,還詳載此項(Garner,前述出處,頁20、27):「花瓶一箇,刻竹節四季花,足刻錢紋」。

明初漆瓶可謂鳳毛麟角,極為稀有,永樂出使日本記錄中,再無其他類直立之器,存世明初剔紅雕漆瓶,也僅止三例。

有著錄出版之相類漆瓶,只見一器,磨口,沿邊無飾,足壁作回紋,有別於本品之半錢紋,除永樂年款,底劃宣德款,原為 J. H. Jackson 及 Harry Garner 爵士珍藏,現存倫敦大英博物館,1967年2月7日由倫敦蘇富比售出,編號66,圖例及相關討論,見 Garner,前述出處,頁20-22,圖9;胡世昌,《Chinese Lacquer》,愛丁堡,1998年,頁14-15;曾展於《Chinese and Associated Lacquer from the Garner Collection》,大英博物館,倫敦,1973年,編號37,圖版17a(圖一)。

當時因存世不見更相近之例,Harry Garner 爵士與胡世昌均將大英博物館藏之漆瓶,歸為永樂帝封賞日本之器,然此瓶雖近似永樂元年典籍記載之例,其足壁回紋並不符合描述之錢紋,且器底永樂年款部分被遮蓋,另書宣德年款,顯示該瓶直至宣德年間,依然存於中國,並非上述外送之物。

比對之下,本剔紅雕漆瓶,恰與古籍記載吻合,毫無不符之處。明初漆瓶極為珍稀,不僅傳世者罕,似乎故時亦然,而此拍品器形紋飾,皆同於永樂賜贈日本國之禮,若謂本品正乃昔日漆瓶,言之成理。由於雕漆製作需時,永樂元年賜贈之瓶,必須始製於洪武或建文年間。

現知傳世明初剔紅雕漆瓶,僅另二例,但紋飾與此迥然不同:其一無款,為葉義醫師舊藏,瓶頸已失,飾穿雲龍鳳紋,1984年11月19日售於香港蘇富比,編號111;另一例為紙槌瓶式,台北故宮博物院藏,通體作纏枝花卉紋,署永樂年款,展於《和光剔采故宮藏漆》,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2008年,編號7。同展有一件十六世紀相近作例,前述出處,編號26;另有一例,與台北故宮藏年代較晚之瓶相近,1988年6月6日售於倫敦佳士得,編號80,此瓶當時斷代為「疑十五世紀」。

* 本文主要以 Harry Garner 爵士對此課題之深入研究為基礎,詳見 Harry M. Garner,〈The Export of Chinese Lacquer to Japan in the Yüan and Early Ming Dynasties〉,《Archives of Asian Art》,卷25,1971/2年,頁6-28

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