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7

拍品詳情

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品

|
香港

明嘉靖 五彩「荷塘魚藻」紋罐
《大明嘉靖年製》款
此為高估價拍賣品。蘇富比可要求有意競投高估價拍賣品的顧客填寫預先登記申請表並交付蘇富比港幣2,500,000元,或由蘇富比決定較高金額訂金及財務狀況証明﹑擔保或/及其他由蘇富比全權酌情要求的抵押,以作為參加蘇富比競投之保障。即投BIDnow網上競投服務並不適用於高估價拍賣品。
徑 40.5 公分,15 7/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紐約蘇富比1976年3月20日,編號130
Eskenazi Ltd,倫敦
壼中居,東京
出光美術館藏品,東京

展覽

《開館10周年記念展》,出光美術館,東京,1976年,彩圖127
《元・明の陶磁》,出光美術館,東京,1977年,編號76
《開館15周年記念図録》,出光美術館,東京,1981年,彩圖808
《開館20周年記念名品展》,出光美術館,東京,1986年,彩圖148

出版

《中国陶磁:出光美術館藏品図録》,東京,1987年,彩圖192

相關資料

魚之樂 君之夢
康蕊君

宋代以降,游魚水中,穿梭水藻叢間,乃水墨常見題材,宋一朝即有數名畫家以畫魚得名。繪魚必須師法自然,以呈現游魚之生動姿態。

如斯寫生題材,難度甚高,且於文士所見,富象徵意涵。自從公元前五世紀末之道家經典《莊子》,游魚屢成寓言主題。其中最膾炙人口的,要屬莊子與儒者惠子就「魚之樂」的機智對辯:

莊子曰:「鯈魚出遊從容,是魚之樂也。」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惠子曰:「我非子,故不知子矣;子固非魚也,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莊子曰:「請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魚樂』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我知之濠上也。」

自古,游魚便是自由無拘的象徵,是以在道家哲學思想中尤為重要。擅畫魚者,其中最舉足輕重之先行者,要數宋徽宗年間之畫師劉寀。其畫受徽宗青睞並非偶然。徽宗乃中國史上首屈一指之藝術鑑賞家,且尊崇道家文化。從宋末元初人周東卿於至元二十八年(1291)作之《魚之樂》卷上自題詩,可窺知當時畫魚所寄道家哲學。1 詩云:

非魚豈知樂,寓意寫成圖。欲探中庸奧,分明有象無。

至嘉靖一朝,世宗政績雖乏善可陳,亦鮮少傾心藝術,卻篤信道教,追求長生靈藥,推崇術法,曾為設壇祭祀,其糜費奢侈,使用大量珍珠、龍涎香、黃金等珍稀物料。江西景德鎮御窰廠及其他宮廷作坊亦多採用相應道教圖像。

當時宮廷器物,處處洋溢道教色彩,而最常見的要屬各式禎祥圖案,期藉此庇佑世宗,免於命運之無常變遷,福澤綿綿。嘉靖御瓷上,尤以寓意延年益壽、連生貴子的紋樣最為常見。魚藻紋也可釋意為一吉祥圖像之組合,如展覽圖錄《Power and Glory: Court Art of China’s Ming Dynasty》,亞洲藝術博物館,三藩市,2008年,頁210,作者將繆輔(活躍於1426-35年間)所繪《魚藻圖軸》之魚,闡釋為雄性意象,而「魚」字與「餘」同音,有富足之意,茨菰隱喻慈悲善心,水蓮則象徵祥和平安。

世間無常,無論帝王或庶民皆難逃宿命,而如何控制如此不確定之宿命,恰為道家修行之目標。於塵世間追求庇佑,如此類吉祥圖紋,普遍存在於中國藝術中。本拍品之魚藻圖紋,清新可喜,則體現了另一種截然不同而重要之取向。游魚象徵道家崇尚逍遙無憂,和諧萬物之生活方式,異於憂慮無常苦難,與中國帝王之入世角色亦大相逕庭,是以為君主所嚮往。如此圖紋不僅為官窰製瓷之佳例,其靈動巧妙,喜意盎然,實為中國御製工藝品之傑作。

昔時,景德鎮御窰畫工應不乏摹本,可據不同畫稿繪魚游藻間之姿,以生動構圖及靈巧筆觸,呈現魚藻圖寓含之喜樂精神。本品所見之五彩魚藻紋,工序尤其複雜,因而僅現於嘉靖年間。原有之五彩釉色,釉下青花、釉上紅、黃、綠、紫彩,於此更增加第六彩,以黃釉上托紅彩,經過再一次燒造,調配出豔麗的金黃橘色,以繪飾金鯉鱗色,以顯尊貴。如此繁複的五彩技法,嘉靖年間創製,也僅見於嘉靖年間。此藝也見於其他尺寸較小之罐、盤等器物,卻未及華麗雅緻,則難與此大型瓷罐之類相提並論。

類同嘉靖五彩魚藻紋大罐為大型博物館所藏,例可見於上海博物館(二例,參見陸明華,《上海博物館展品研究大系‧明代官窰瓷器》,上海,2007年,圖版3-88、3-89)及數間日本博物館收藏,如神戶白鶴美術館、箱根雕刻森林美術館、東京松岡美術館、東京梅澤紀念館、福岡美術館、山口縣立美術館、小田原松永紀念館、愛知縣陶瓷資料館;東京戶栗美術館藏例,於2004年6月9日由倫敦蘇富比售出,編號30。其餘已知傳世之例,列舉如下:R.L. Hobson,《The Wares of the Ming Dynasty》,倫敦,1923年,圖版26,圖1,原屬 Beauchamp 女伯爵珍藏;一例附知名二十世紀日本陶藝家所製罐蓋,曾展於《Two Rare Chinese Porcelain Fish Jars of the 14th and 16th Centuries》,Eskenazi,倫敦,2002年,編號2;另二作例,曾先後為 Henry James 與哈佛美術館珍藏,2009年3月19日售於紐約佳士得,編號719、721;倫敦蘇富比曾二度售出一例,分別為1989年6月13日,編號238,1993年12月7日,編號235。

其他存世連蓋嘉靖五彩魚藻罐,為以下博物館收藏:北京故宮博物院(《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五彩‧鬪彩》,香港,1999年,圖版15),北京中國國家博物館(此例出土於北京朝陽區,見《中國國家博物館館藏文物研究叢書:瓷器卷 (明代)》,上海,2007年,圖版84),天津市藝術博物館(《天津市藝術博物館藏瓷》,香港,1993年,圖版116);Henry Walters 收藏亦有一例,後為巴爾的摩華特斯美術館所藏,近期由紐約蘇富比售出,2012年9月12日,編號262。

1 畫卷現藏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題詩轉載自方聞,《超越再現:8世紀至14世紀中國書畫》,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1992年,編號380。

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品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