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73
仇曉飛 水仙花 油彩畫布 畫框 二OO五年作
前往
73
仇曉飛 水仙花 油彩畫布 畫框 二OO五年作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中國藝術

|
北京

仇曉飛 水仙花 油彩畫布 畫框 二OO五年作
款識
《水仙花》,2005,仇曉飛(作品背面)
140 x 100公分,55 1/8 x 39 3/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中國私人收藏

展覽

中國,北京,中央美術學院陳列館,<黑龍江盒—仇曉飛個展>,二OO六年五月十七日至二十日

相關資料

從2003年到2006年期間,仇曉飛創作了一系列以記憶為主題的繪畫與裝置作品,這些作品構成了藝術家的首次個展《黑龍江盒》。這次展覽不但是仇曉飛早期對於記憶與個人經驗這個主題的探索與呈現,更是成為了七零後藝術家成型期的重要個展,它奠定了新一代藝術家從主體經驗出發,以一種更加個人化的角度去面對世界與社會的方式,與五零和六零後藝術家拉開了明顯的距離。
《水仙花》是其中一件典型作品。畫面中的色調營造出具有時間感的氣氛,人物與場景都籠罩在仿佛褪色的淡淡灰色之中,而女孩兒所澆灌的水仙花卻呈現出新鮮的綠色,正如批評家皮力在文章中所寫的:“他(仇曉飛)關注的不是記憶的原型,而是如何在再複製過程中重新將那些乾枯的物件解救出來,使之重新獲得生命。解救的目的不在於使之復活,而是在於為他們重新注入色彩。他用他繪畫的天才為我們打開了通向記憶的大門。如果說快門、感光和色料的化學反映封凍和謀殺了我們的記憶的話,那麼仇曉飛則是用筆觸,色彩和光解救了這些往日的風景,場景和人。”
對於這一時期的繪畫創作,仇曉飛在近期個展《反復》中將其稱之為“致幻劑”,從心理的角度又重新審視了它們。“那一個時期的工作方式讓我平靜下來,拋去焦慮,建立起一種自己與現實之間的屏障,以便於我重新去安排個人和社會生活之間的緊張關係”。這一風格與仇曉飛之後關於精神分析或潛意識繪畫的創作是一脈相承的,並且為他今天的形式探索奠定了內在的、不可動搖的根基。
作為七零後藝術家的代表,從2004年開始,仇曉飛的作品就展出於國際國內的各種當代藝術機構,並被廣泛收藏。重要的展出中包括英國泰特美術館、瑞士伯恩美術館、德國ZKM美術館、荷蘭格羅寧根美術館以及北京的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今年年初上海民生當代美術館在一層大廳為藝術家舉辦了首次美術館個展。

現當代中國藝術

|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