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34

芝加哥藝術學院收藏

趙無極 抽象 油彩畫布 畫框 一九五八年作
35,000,00045,000,000
拍品已售 89,680,000 人民幣 成交價 (含買家佣金)
前往
34

芝加哥藝術學院收藏

趙無極 抽象 油彩畫布 畫框 一九五八年作
35,000,00045,000,000
拍品已售 89,680,000 人民幣 成交價 (含買家佣金)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中國藝術

|
北京

趙無極 抽象 油彩畫布 畫框 一九五八年作
1920-2013
款識
無極ZAO
ZAO Wou-Ki,1958(作品背面)
畫背貼有巴黎Charpentier畫廊展覽標籤
130 x 162 公分,51 1/4 x 63 3/4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巴黎Galerie Charpentier
Myriam Prévot收藏
巴黎法蘭西畫廊
Mary L. 與Leigh B. Block 收藏基金會收藏
芝加哥藝術學院藏品(Mary L. 與Leigh B. Block收藏基金會捐贈),一九六一年

展覽

法國,巴黎,〈趙無極〉國立網球場現代美術館,〈巴黎畫派1958〉,Galerie Charpentier出版,二〇〇三年十月十四日至十二月七日

出版

〈巴黎畫派1958〉,(法國巴黎,Galerie Charpentier出版,一九五八年),圖版140
〈西邁斯藝術雜誌〉,(法國巴黎,西邁斯出版,一九六二年,五十七期),30頁,彩圖
〈芝加哥藝術學院油畫收藏補錄:畫集圖錄〉,(C. C. Cunningham編,美國芝加哥,芝加哥藝術學院出版,一九六五年),圖版487A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法國巴黎, Edition Hier et Demain出版,一九七八年),圖版28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西班牙巴塞隆納, Ediciones Poligrafa出版,一九七八年),圖版28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美國紐約, Rizzoli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出版,一九七九年),圖版28,彩圖
〈趙無極:來自中國的油畫及水墨畫〉,(Francois Cheng編,法國巴黎,巴黎大皇宮國家展覽館出版,一九八一年),圖版70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法國巴黎, Cercle d’Art出版,一九八六年),圖版28,彩圖
〈趙無極〉,(Jean Leymarie編,西班牙巴塞隆納, Ediciones Poligrafa出版,一九八六年),圖版28,彩圖
〈趙無極〉,(Gerard de Cortanze著,法國巴黎, Editions de la Difference/Enrico Navarra出版,一九八八年),113頁,彩圖
〈趙無極〉,(法國巴黎,國立網球場現代美術館出版,二〇〇三年),93頁,彩圖
〈趙無極 1935-2008〉,(Dominique de Villepin著,法國巴黎,Flammarion出版,二〇〇九年),117頁至118頁,彩圖
〈趙無極 1935-2008〉,(Dominique de Villepin著,中國香港,季豐軒出版,二〇一〇年),117頁至118頁,彩圖

相關資料

趙無極甲骨文時期巨作磅礡現世
生生不息 跌宕多姿

風在疾駛,水在咆哮。宇宙運動從左向右穿過畫面,彷佛脫疆的野馬,天空陰霾密佈,波浪吐著泡沫。隨著大自然的潮湧一浪推一浪,無數個紀元被這巨大的搖撼穿過。時間靜止了,在存在與虛無的震盪中被吞噬了。這一重現的本身就是一次革命畫家已經走通光線、色彩和物質之道,手執其中奧秘回來。這並不是簡單的回歸,畫家的眼界從此向我們展示從形相本身之內而來的形狀世界。」這是法國前總理多米尼克∙德∙維爾潘(Dominique de Villepin)對於趙無極作品寫下一段充滿詩意的釋義和禮贊。如同其所言,趙無極的繪畫,就像是一場「視覺的革命」,透過作品,藝術家不斷提出一種新的觀念、新的視覺,在作品中創造出新的結構,引領人進入跌宕無垠的繪畫與想像空間。

在1954年,趙無極對繪畫的革命進入一關鍵性的進程,此時的他,已不滿足於表現外在實體的形象、對於山川景物的具體敘事描繪。他開始潛心回顧古老的中國文化,檢視那些他自小崇敬、熟悉的東西,如十三世紀祭祀用的銅制禮器、金石、銘文碑拓與書法,他開始心有所得地在畫布上以錯綜粗黑的筆劃,刻畫出一些自創的古樸字形,這些在多數時莫可辨認字義的字形有時斷裂,有時相連成序,生成了一個嶄新的空間意象,其創作也在此階段步入了抽象的「甲骨文時期」,進一步地以非具體敘事的方式,探索繪畫的本質。許多動人的作品由此一一創生,並廣為國際級的美術館收藏。是次上拍,完成於1958年的《抽象》,即為該時期的成熟代表作。

來源珍罕 傳世臻品

《抽象》一作在完成後,曾代表趙無極參加坐落于巴黎總統官邸對面,以引領藝術潮流、建築華美著名的Charpentier畫廊於1958年所舉辦一名為「巴黎畫派」的大展,同期展出的還有在當時已享譽盛名的哈同(Hans Hartung)、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畫家勒維(John Levee)等。《抽象》在展出時引起極大的討論,成為外界注目的焦點,作品先後被巴黎法蘭西畫廊的廊主米裡安∙佈雷奧(Myriam Prévot)和瑪莉與萊裡∙布勞克(Mary L. and Leigh B. Block)夫婦收藏。後者為芝加哥著名收藏家,以收藏美國十九世紀與當代藝術,如貝克曼(Max Beckmann)、強斯(Jasper Johns)、阿爾普( Jean Arp )與米羅(John Miro)等人之作為主;該藏家對趙無極的作品十分心儀,進而決定購藏,此突顯了他們對趙無極在芸芸西方藝術世界中,獨樹一格的藝術語彙之深度認同。而其後作品更斬轉成為芝加哥藝術學院的重要典藏,在過去逾五十年間完好保存,現首度釋出於拍賣場,千載難逢。

宇宙洪荒 天地脈動

我想表現動感,或迂回纏綿,或風擎電馳。強烈的喧囂比靜默對我更具吸引力。
-趙無極

在這幅透著墨黑,大地紅褐與藍紫的偌大畫布上,黑色濃烈有力的厚實線條由中心向外擴散,不知名的文字符碼彷佛脫離地心引力一般地懸浮在空氣和光線之中,它們互相衍生,自有力量地在裡頭輕躍、碰撞,空間膨脹又收縮,讓人屏氣凝神地感受其中的奧秘,在逡巡間,倏然在那畫布中心處,我們眼見濃稠的紅彩原色穿透黑暗的陰霾,與神秘的白色光線和黑墨激烈地交鋒,赤紅的焰火在喧囂中宛若要將世界的沉重化為灰燼,轉身迸發出晶燦的火花,藝術家若描寫著宇宙洪荒的生成與迴響。在那戲劇性的色光交會中,招喚、補捉著天地萬物的脈動與震盪,攝人心魄。而其間躍動的生命之氣,有如煉金,亦有如樂音,向我們揭開宇宙隱藏的深意。

此作讓人想起法國藝評家蒂萊(Florence Delay)所言:「夜晚從未降臨在趙無極的繪畫中,因為它們無處不在,無時不在。當夜晚降臨在比亞裡茲(Biarritz)時,在其他地方,太陽正在升起。我是昨天我知道明天,古埃及的太陽神曾如是說,我們所熱愛的這位畫家則比較謙卑,寧願能屬兩者,他的畫筆游走於西方和遠東對事物極端不同的發現之間。在無題的構圖中,狂風般的色彩將感覺吹成碎片。內在的生命是無題的。我們將熱情投入這騷靈的風景畫上,痛苦的餘渣及悲傷所留的氧化物,沉入畫的底部,跟隨著這些顏色,它引領我們走向繪畫的秘密。」黑暗與光明向來同時並存,趙無極透過作品向我們闡釋事物生生不息,循環不已的本質,作品並帶有療愈人心的力量。

新生的力量 暗夜照盼

而作品又如同其自我人生經歷的凝煉與投射。回顧1957年,與趙無極結褵16年的謝景蘭與他離婚,心情低落的他難掩悲傷,創作了《我們倆》(Nous Deux),這幅作品的構圖與這次上拍的《抽象》有極為巧妙的相似,但言說的卻是不同的心緒。前者如同維爾潘所描述的:「混亂在其中肆虐,淡紅的微弱光暈裡,兩個黑色的影子默默相對。他們像正在奮力迎戰,畫的上方壓下來一股黑暗的重量。」趙無極若回憶著逝去的愛情,並將悲傷埋藏在畫筆的深處,充滿著一種時光不復回的沉鬱與哀痛;而在《抽象》中,觀者可感受的是,那分混亂與騷動仍然存在,但作品卻多了兩團鮮明的亮紅色,宛如兩團生命之火,燃亮一室深黝。此或可對應于趙無極在1958年於香港結識了美麗的邵氏電影名星陳美琴,兩人陷入愛河,在後作中,兩團火焰或如相愛的兩人,在暗夜中相互照盼,體現了藝術家內心煥發的碰動與強烈的情感。

而在1958年,趙無極亦決定不再為作品下標題,而選擇將作品命名為「無題/抽象」,或以創作的完成日期來命名, 其自言在該年,他的繪畫進入了一個不可逆轉的新階段,他開始以自我內在世界為靈感,往內探求,在作品中探索色彩之間的關係,看著它們如何混合、如何對立、如何相愛、如何相斥,能更加坦然地面對自我複雜的情感。在該年,他也同時搬遷到一個更寬敞的畫室,大畫室讓他能盡情創作大尺幅的繪畫,在其中若一無所懼地宣洩酣暢的情感與靈光。是次上拍的《抽象》,正深刻地標誌了藝術家人生與創作中的重要轉折,作品扣人心懸,讓人震撼,讓人難忘。

現當代中國藝術

|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