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拍品詳情

現當代中國藝術

|
北京

楊飛雲 小演員 油彩畫布 畫框 一九八五年作
款識
一九八五,四,飛雲
《小演員》,楊飛雲,1985(作品背面)
116 x 95.5 公分,45 5/8 x 37 5/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中國私人收藏

展覽

中國,北京,中國美術館,<全國第三屆青年美術作品展>,一九八五年,獲銅獎
日本,<中國現代美術家作品展>,一九八六年

出版

<二十世紀中國油畫Ⅲ-1>,(中國北京,北京出版社及北京美術攝影出版社),110頁
<中國古典主義代表畫家—楊飛雲>,(中國廣西,廣西美術出版社,二OO三年四月),31頁
<楊飛雲>(中國澳門,蘇齋出版社,一九九六年),52頁
<人物畫形象參考叢書:油畫人物篇>(中國天津,楊柳青出版社,二OO七年),10頁(作品局部)

相關資料

《小演員》:新古典主義的經典之作
對楊飛雲來說,寫實油畫“不是一種繪畫形式,也不是一種短時間的流派,是一種表現力”。因此,從上世紀80年代初開始,楊飛雲通過一系列人物肖像確立起一種客體真實性與主觀理想性兼備的古典敘事方式。《小演員》就是這一階段的扛鼎之作。與90年代以後現實指涉愈加明顯的人物作品相比,《小演員》呈現為一種在對形體整體把握基礎上的單純化和理性化。構圖為穩定的金字塔式,背景簡化為一片色調統一的暗色,只在底部留下一根圓杠,刻意營造一種缺少縱深感的空間。通過平光的使用,在黑色的芭蕾舞裙與亮色的人體之間形成微妙的視覺反差。細膩的輪廓處理,則進一步塑造出人物的溫潤氣質,體現出倫勃朗光線畫法的影響。在楊飛雲的筆下,妻子芃芃猶如安格爾筆下的裡維埃小姐,散發出含蓄優雅的貴族氣質。不過,整幅作品在結構、筆觸和色彩上的隱忍持重,精神上更接近於丟勒、霍爾拜因等人的北歐風格。沁入骨髓的嚴謹精微,無疑源自楊飛雲長期對文藝復興風格技法的悉心研究。
作為中國寫實畫派的領軍人物,楊飛雲對古典繪畫的專注並不僅僅停留在對技法的迷戀。在他看來,中國的寫實繪畫絕不是對西方古典技法的堆砌和炫耀,而是一種“出新意於法度之中,寓妙理於豪放之外”的精神相通。寫實繪畫應當通過一種具象的語言外延,展現一種精神性和情感性的審美內核。楊飛雲的老師靳尚誼先生的一幅《青年女歌手》,通過將歐洲經典寫實技法與中國古代山水精神結合,嘗試東西方的思想通融。楊飛雲也執著於用西方古典繪畫的方式表現一種東方式的美感,追溯一種中國文化中含蓄、精微、細膩的本源。芃芃身上所展露的東方美感,極大契合了楊飛雲的審美觀念。就像羅塞蒂筆下的西達爾一樣,妻子青春的身體仿若繆斯,賦予楊飛雲的畫作一種生命的厚度。畫中芃芃合攏的雙手,尤其是兩隻用力夾緊的胳膊,告白了年輕女性面對世界的羞澀與忐忑,與蒙克《青春期》中驚恐的少女極其相似。不同的是,芃芃用一種平靜的回視坦然接受畫家和觀眾的近觀。這一微妙的心理捕捉進一步塑造了人物悠遠、靜謐的氣質。的確,楊飛雲始終堅持將物件與其社會屬性徹底剝離,通過古典主義精妙技巧,剖析隱藏在形式表層之下的人性真實。
從《小演員》到寫實畫派的成立,20多年來楊飛雲始終懷揣著強烈的使命感,保持著“平常心即道”的低調姿態,即使面對85新潮的喧鬧塵囂,仍舊凝神屏息,秉持藝術創作的“寂寞之道”,強調油畫語言的純正性。楊飛雲的新古典主義藝術實踐構成了中國當代美術史中最為獨特的一種堅守。2008年,畫家王音在他的作品《北島和楊飛雲的模特》中,通過對《小演員》進行圖像挪用,表達了對楊飛雲的敬意。與此同時,讓我們不容忽視的是,這一後現代的演繹也進一步挖掘出原作的深度空間,促發我們在當代視野下新的闡釋衝動。即使是寫實繪畫,也可以“作為意義的溝壑或地層,讓社會、歷史、政治和倫理在其上面若隱若現地漂浮”。

現當代中國藝術

|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