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128
徐累 牡丹亭 設色紙本 鏡框 二OO六年作
前往
128
徐累 牡丹亭 設色紙本 鏡框 二OO六年作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中國藝術

|
北京

徐累 牡丹亭 設色紙本 鏡框 二OO六年作
款識

86.5 x 64.5 公分,34 x 25⅛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中國私人收藏
北京,誠軒,2007年11月7日,拍品編號0321

出版

<新經典繪畫五人展畫集>,(臺北,羲之堂文化出版事業有限公司,二OO六年八月),116頁至117頁
北京,今日美術館<世界的殼—徐累個展>二O一三年十月二十至二十九日,187頁

相關資料

湯顯祖的《牡丹亭》作為徐累靈知圖像的重要源頭,一直是他熱愛的母題之一,在題材上展示出其精神上與文人畫傳統的淵源;但圖像上,又與文人畫傳統拉開了距離,以超現實主義,主要是雷內·馬格利特的夢空間,來營造屬於自己的牡丹亭世界:畫面打破了自然物的邏輯,客觀世界中的傳奇發生地——牡丹亭,消退為桌上的景觀,牡丹亭所棲居的山水結構消失了,傳奇蘊含的情色元素,只是以桌旁一隻孤零零的高跟鞋暗示出來。
徐累以“實像虛設”的圖像煉金術,創造出一種圖像文本般的寓言空間:帷幔般的桌布、小亭、高跟鞋,被置於一個類似室內的封閉空間,就像是戲劇的“黑箱”,猶如一種個人化的圖像符號地圖;而充溢整幅畫面的青花色彩,愈發增添了全作的虛無、疏離之感,一切的一切,似乎既真實存在,又似乎只存在於我們的幻覺。
畫家運用最傳統的宣紙與筆墨,創造出極具現代意味的畫面:限制自己的畫面向現實的中國格局和西方意義的形式主義開放,使畫面只限於改變情緒的美學特徵和圖像的形式元素,從而將文人趣味轉為詭異的現代特徵。在現實即幻覺、幻覺即現實的美學境界中,在文人化的超現實意味中,似乎見證著我們的世界即迷宮。

現當代中國藝術

|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