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現當代中國藝術

|
北京

劉野 安徒生 丙烯、油彩畫布 二OO五年作
款識
05,野,Liu Ye
《Hans Christian Andersen in Snow》,2005(作品背面)
直徑:79.8公分,31 3/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中國私人收藏

展覽

美國,紐約,Sperone Westwater,<劉野>,二OO六年九月十四日至十月二十八日
瑞士,伯恩,Kunstmuseum Bern,<劉野>,二OO七年二月七日至四月一日

出版

<劉野: Temptations>,(美國紐約,Sperone Westwater,二OO六年),圖版29頁
<劉野>,(瑞士伯恩,伯恩美術館,二OO六年至二OO七年),圖版103頁

相關資料

並非童話
劉野從不在別人面前掩飾自己是個“典型的幸福孩子”。在他這樣生於文革、卻未被文革過度影響的一代人眼中,童年的每一天大概都是“陽光燦爛的日子”,有的是藍天白雲紅太陽。“安徒生”也是劉野童年生活的一部分。聯想到他父親的兒童文學家身份,畫面中央這個從漫天白雪中緩緩走來的瘦削男人,蔚藍色的細長眼睛似乎流露出父親般的安詳和篤定。圓形構圖散發出濃郁的古典氣息,從形式到精神都呼應了文藝復興時期崇尚的圓形繪畫。畫面這般純淨、深邃,又仿佛是孩子們眼中知曉宇宙一切的水晶球。
童話似乎已經成了劉野揮之不去的圖像符號,裹挾著他本人的童年記憶,但更多的是一種對童年的想像和對存在的思考,形成一個經過蒙德里安式的幾何精神提煉和淨化後的理性空間。劉野的繪畫實際標示著中國當代繪畫的重要轉向:從對集體的中國經驗的再現和反思,轉向對個體記憶和生命政治的深度回應。因此,《安徒生》中靜靜凝視的紳士是劉野對童年已逝的懷念,更是對自我的觀照。在我們浸沒在劉野精心建構起來的去政治化空間中享受那久違的寧靜恬適的同時,也無法逃避地被藝術家心底深處那莫名的憂傷和焦慮徹底包圍。這份憂傷和焦慮源于一種天生的熱愛,對藝術,對生活,更是對這個世界。在用繪畫完成自我拯救的同時,劉野也為所有人提供了一條精神救贖路徑。於是,劉野畫的從來就不只是童話,正如他自己所說的,“我不想做安徒生,我想做王爾德”。

現當代中國藝術

|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