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拍品詳情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

常玉 果宴 油畫畫布 一九三〇年代作
款識
玉SANYU
49.9 by 65.3 cm.; 19 5/8 by 25 3/4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紐約,羅勃‧法蘭克收藏
台北,蘇富比,1997年10月19日,拍品編號9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展覽

阿姆斯特丹 ,凡萊畫廊〈常玉〉一九三三年五月十三日至三十一日
巴黎 ,居美亞洲藝術博物館〈常玉-身體語言〉二〇〇四年六月十六日至九月十三日,圖版80,182頁
德勒斯登,利普希烏斯宮藝術館,德國德勒斯頓國家藝術博物館〈瑪丹娜遇見毛澤東〉二〇〇八年十月三十一日至二〇〇九年一月十一日,59頁

出版

〈常玉油畫全集〉衣淑凡編(台灣,台北 ,國巨基金會、大未來藝術出版社出版 ,二〇〇一年),圖版69 ,173頁
〈常玉油畫全集第二冊〉衣淑凡編(台灣,台北,立青文教基金會出版,二〇一一年),圖版69,123頁

相關資料

瓜果富饒 豐韻非凡
常玉30年代經典《果宴》

2004年,巴黎居美亞洲藝術美術館別開生面地舉辦了一場名為「常玉-身體語言」的大展,展覽由該館的副館長戴浩石(Jean-Paul Desroches)所策畫,以西方藝術史的脈絡重新定義常玉在史學上的地位與高度,由「身體」與「自然」兩大主軸,完整呈現藝術家百件作品風華,常玉所擅長的裸女、靜物、動物主題畫作一 一映入人們眼簾,向我們展現著大時代下,常玉的前衛與彗詰,以及那永恆的藝術靈光。

在展廳的入口,策展人特地訂製了許多長形的布條,將它們由天花板垂掛而下,上頭為一群在二十世紀初期群聚於巴黎蒙帕納斯區的巴黎畫派(Ecole de Paris)藝術家肖像,如有知名的畢卡索(Pablo Picasso)、馬諦斯(Henri Matisse)、莫迪里亞尼(Amedeo Modigliani);而在中心位置的,正是該次個展的主角  常玉。此無聲地顯示學術界對於常玉的欣賞與再定位。由該展諸多重要代表作而觀,我們可深切地感受藝術家血液中流淌的獨到美學意韻,與其天賦才情。是次呈現的《果宴》 (拍品編號8),即為該年展出作品之一,亦為常玉30年代的創作經典。

豐韻的中國美學表徵

1927年常玉在大茅屋工作室結識一位法國小姐哈蒙尼耶(Harmonyer)與其陷入熱戀,兩人在1929年結婚,歡欣的心情表現在他的作品中,令其創作在30年代有「粉紅色時期」之稱,該時期他以典雅的粉紅與白彩為主要用色,畫下了一系列的裸女與靜物主題作品。在這初學油畫時,對一般藝術家來說普遍的靜物入門主題上,常玉展現了一獨特的風貌。當時他常在桌上置放瓜果,用以作畫,但有別於他者,他常選用在中國帶有吉慶豐饒意味的水果作為創作的對象物,如他曾畫了一系列的桃子與梨子,桃果在中國帶賀壽延年之意,《西遊記》中將桃子列為仙果;梨則帶有 「吉利」之意,它們紛紛出現在常玉30年代的作品如《三顆桃子》、《五顆桃子》、《三顆梨子》、《五顆梨子》、《水果盤》與《果籃》等作品,此或並非偶然,而是藝術家刻意的安排,呈現一種中國式的情懷。而此兩種常玉鐘愛之瓜果也出現在是次上拍的《果宴》之上,但觀者可見,相較於其他藝術家同時期的作品,在《果宴》裡,這些蔬果並未被擺放在盆器裡,而是被直接安置於桌面之上,就其創作而言,格外特出,並流露常玉對於繪畫形式的探索。

常玉在此以不同的力道施展於線條、色塊與線面的安排,精準而純淨地勾勒出蔬果的樣貌與立體感,充滿智慧與技巧,瓜果在桌上擺置的方式饒富趣味,它們若不是靜止地立於桌案上,而是悟自像有生命力地環繞著彼此,顧盼生動,圍繞成一個圓形。當中粉紅、青綠、黑灰與褐色相間的色彩譜出生命的跳躍音韻,活潑流暢,生動地標誌了常玉卓絕特出的藝術語彙。其間線條透露出藝術家深厚的書法底蘊。憑藉簡潔、絕對、肯定的下筆,常玉將對象物的形貌、架構與精神一一顯現,流露大家風範。中國山水畫家黃賓虹曾言:「畫家有大家有名家,大家落筆寥寥無幾;名家數百筆,不能得其一筆;所謂大家無一弱筆是也。」在線條的縱橫曲轉間,藝術家豪爽的灑脫性格不也擴散開來。

前衛繪畫視角的體現

在構圖方面,常玉以黑與白的色塊,大舉將畫布分為三大部分,以簡馭繁,用最單純的形式,簡潔地標識出了桌與布毯,及空間中的對應關係;若不看中心的水果,整件作品與西方抽象名家羅斯科(Mark Rothko)自1943年起創作的色域抽象畫有著有趣的對應。羅斯科在該時期常在方形的畫布上以兩到三個不帶有清楚邊界線的色塊併接,透過具份量感的色塊再現物質強大的能量,帶有心理與精神上濃厚的感染力。其曾言:「我的繪畫是戲劇,圖畫中的造型是表演者,造型依創造的需求而表演,一旦站在舞台便在挑戰未知,繪畫是奇幻、永恆而完整的,我用簡單的形式表達複雜的思想。」常玉在30年代即創《果宴》,其創作顯然早於羅斯科,顯示其大膽與前衛。而兩者相同地用「以一取萬」的精神,展示了如何以最簡單的形式,來言說事物的本質。除此之外,常玉在作品中融合了多重的視,如在背景的桌子為俯視,主題的瓜果或是直視或是側視,他在物件與物件的處理間毫不衝突地取得了一種奇異的平衡與和諧,見其高妙。

如同衣淑凡所言:「常玉保留了中國傳統繪畫固有的書法筆觸及勾勒,但將其運用於更抽象的形式及構圖。我們看到常玉從處於現代的『中國藝術家』,搖身變為掌握中國文化根基的『現代藝術家』。這些交織的動力來自於前所未有的異種文化融合。」《果宴》體現了常玉作為一個現代藝術家的前衛,他自由地取擷巴黎這一藝術熔爐的養分,但以富含個人語彙的方式及理解,透過畫筆將最簡樸的生活之美,呈現在我們眼前。該作品在創作完成後,曾發表於1933年5月常玉在阿姆斯特丹的凡萊畫廊所舉辦的個展,初為常玉的攝影家好友法蘭克(Robert Frank)所收藏,後輾轉由現擁有者完好保存逾16年,現今珍品釋出,不容錯過。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