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63
蔡國強 虎與鷹 火藥爆破水墨紙本 二OO五年作
前往
63
蔡國強 虎與鷹 火藥爆破水墨紙本 二OO五年作
前往

拍品詳情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

蔡國強 虎與鷹 火藥爆破水墨紙本 二OO五年作
款識
《虎與鷹》, 蔡國強, Cai Guo-Qiang, 2005
300 x 400 公分, 118 1/8 x 157 1/2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私人收藏
紐約,佳士得,2007年11月13日,拍品編號7

展覽

台灣,台北,誠品畫廊〈蔡國強〉二OO五年十二月

相關資料

星空中的燦爛
蔡國强

「但是這種不可控制的材料,到了藝術家手上,還是不能讓它失去控制,要拼命控制它。」

在今年四月與羅恩.羅森鮑姆的深刻對話中,蔡國强透露童年時第一次接觸到火藥。他在泉州長大,自少便聽到隆隆的炮聲;為了重奪台灣,軍方不時向對岸開火。從沒料到三十多年後自己會利用火藥創作,並成為當代藝術界最著名的藝術家之一。每當爆炸聲沉寂下來、塵埃落定之後,令人驚嘆的藝術品便會浮現眼前,如此次拍賣的《虎與鷹》(拍品編號63)。這幅作品的珍貴之處,不單在它的迷人本質,更在於它背後深厚的原動力,令人不期然想起蔡國强的經典元素,如暴力、占星術和動物等。老虎和鷹的圖式在蔡國強的藝術詞彙中佔有極其重要的位置,是他與自我、與大自然及整個宇宙的持續對話的一部分。

「火藥本身的不可控制性,時間空間與氣候的變化,每次展覽計劃中,在不同的命題之下,不同的條件之下,都要燃燒出不同的意義與表達。在長時間的規劃之後,找到瞬間爆發的力量與美感。」1 蔡這樣形容他的媒材,而事實上它們也為藝術界帶來爆炸性的震撼。眾多國際級博物館都曾為他舉行展覽,包括卡塔爾多哈阿拉伯現代美術館、洛杉磯當代藝術博物館、台北市立美術館、柏林古根海姆博物館和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等,藝術家成就斐然,全球瞻目。

蔡國强的藝術力量與美感,來自其令人悲痛的特質。在與羅森鮑姆的同一對談中,藝術家憶述當年父親為怕被當局認定為「知識分子」而受到迫害,忍痛將藏書燒燬,包括一些珍本書籍和手稿。其後為了避禍,更自我放逐,藏身於一所尼姑庵裏。父親心愛書法,卻只能拿着木棍,在地上的水坑寫大字。當水分蒸發,大字也隨之消失,只剩下依稀的痕跡。木棍與地上的泥濘頃刻相遇,瞬間留住前塵往事,轉眼卻又化作輕烟。

同樣地,蔡國強的藝術結合火藥和火光,捕捉它們消失之前的一刻。父親的作品在地上,他的作品則散發着只應天上有的氣質;父親的作品轉瞬即逝,他卻在空白的畫布上留下了動人心弦、美麗獨特的印記。

其中一個出色的例子就是《虎與鷹》,它同時與蔡國強父親蔡瑞欽的《百虎圖》相和應。《百虎圖》亦同時於蔡國強二〇〇六年於加拿大國家美術館的個人展覽《長卷》中展出,並佔據展覽門口位置,突顯及深化了這些奇特猛獸對藝術家創作的重要性。一只輕靈的飛鷹,展翅避開地上拱着背、充滿敵意的老虎。一隻是天上叱吒風雲的飛禽,一隻是地上稱雄的猛獸,正打得難解難分。這場惡鬥在畫的右上角發生,而它們的下方則潛伏着一些神秘的形狀。

老虎和鷹的圖像在蔡國強的畫布並不陌生。前者可見於他的裝置藝術作品《不合時宜:舞台二》,九隻凌空的老虎,面容僵硬,身體扭曲,渾身中箭。這件作品是藝術家對911事件的反思,他將這宗恐怖襲擊的暴力體現在作品之中 — 人與自然之間的暴力,和人與人之間的暴力。這件作品也令人想起中國古典名著《水滸傳》裏的武松打虎和《三國演義》裏諸葛亮草船借箭的故事。

而另一方面,鷹則曾於他在埃及的一項社會計劃《人類、老鷹與天空之眼》中出現,二百隻鷹眼形狀的中國風箏被放上埃及的天空。鷹象徵着亞歷山大大帝著名的阿蒙神神殿之旅,祈求神諭的指示:「我會統治世界嗎?」、「我是神的兒子嗎?」這隻兇猛的鳥在古埃及神話中也非常重要,它是代表神祇荷鲁斯的符號。荷鲁斯是天空、太陽、戰鬥和守護之神。

老虎是一個典型的中國符號,在中國的占星術裏代表西方,它同時被視為百獸之王;在這件作品中它被詮釋為內在的探索。而鷹則是人所共知的美國標誌,也可以看作是蔡國强在適應紐約生活的同時,也努力平衡自己的中國人身分。利用火藥這一項中國的偉大發明,去探索暴力場面,令人聯想起蔡國强過往一向迷戀和諧及破壞的概念。

老虎和鷹背後的故事都有深厚含意,但蔡國强追求的不僅是地上的繆斯。鷹和老虎的佈局,與及在其下方神秘的影子,與天鷹座、天箭座、海豚座和小馬座的星宿位置不謀而合。考慮到蔡較早之前曾創作《為外星人作的計劃》系列,或許這幅作品是早期作品的稀有發展成果。

天鷹座相傳是替希臘神宙斯攜帶雷電的使者。而它的毗鄰剛好是天箭座,在拉丁文是「箭」的意思。不可思議的是,亞美尼亞人和波斯人稱這個相同的星座為「Tigris」,在他們的語文這是「箭」字,而現代英語中「Tiger」一字,即老虎,便是從「Tigris」演變出來的,取其快速的意思。當這些典故與蔡國強的《不合時宜:舞台二》結合起來之後,渾身中箭的老虎更加令人
震撼。此外,在《虎與鷹》中也隱約可以看到海豚座的輪廓,海豚躍出水面的曲線;同時也看到小馬座的頭和在半空中的馬蹄。這四種動物在畫布上的位置竟然與天上的星宿完全一致,實在是太過奇妙的巧合。

炸藥不受控制的本質,是蔡國强的作品最迷人的地方之一。這種媒材,變幻莫測,一觸即發,足以摧毀一切,但卻彷彿在藝術家的掌握之中。他的作品介乎控制和混亂之間;入世和出世之間,將內心激烈的矛盾傾注在爆炸的一刻。

1 楊照,李維菁,《蔡國强:我是這樣想的》,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0年,92頁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