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拍品詳情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

The World of Sphere(雙聯作) 壓克力畫布裱於木板 二OO三年作 村上隆
款識
Takashi,03(作品背面)

鈐印
藝術家鈐印八方(作品背面)
350 x 350 公分,137¾ x 137¾ 英寸 (整張)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紐約,Marianne Boesky 畫廊
美國私人收藏

展覽

美國,紐約,Marianne Boesky 畫廊,〈Superflat Monogram〉二OO三年四至五月
美國,麻省,布蘭迪斯大學玫瑰藝術博物館〈Post and After: Contemporary Art〉二OO五年九月至二OO六年四月
美國,洛杉磯,當代美術館;紐約,布魯克林美術館;德國,法蘭克福現代美術館;西班牙,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 Murakami〉二OO七至二OO九年,無頁數

相關資料

游走於盛譽與幻想之間
村上隆

「我相信的藝術,是一種可以震撼我的思緒,讓我驚訝非常,並使我對這件無可比擬的藝術品,不期然的一再發問。這種藝術讓你驚喜,同時讓你迷惑。」

在國際當代藝術世界裡,村上隆無疑已成為這一代叱吒風雲的藝術家之一,甚至是獨當一面的名牌。一九八九年於東京藝術大學研究所美術研究和音樂科博士畢業的他,主修日本繪畫,集日本傳統作畫技巧與顏料運用的大成。村上隆經常向傳統美術概念取經,例如是被他稱為「放大」的葛飾北齋繪畫技巧,以及日本桃山時代大膽創新的風格。雖然他深受傳統畫風所啟發,然而,由他建辦的Kaikai Kiki 工作室以至其個人多方位的藝術實踐,還是展現了源自德國極具摩登色彩的總體藝術 (Gesamtkunstwerk)概念。

村上隆精雕細琢的雕塑和繪畫已深受當代藝壇認可,與此同時他又是一位以自家文化行銷觀念開發品牌的成功企業家。他的世界級藝術工房Kaikai Kiki 效發狩野永德等日本江戶時代畫家的「超自然詭異浮世繪風格,甚至借用舊名字,注入新靈魂重新塑造旗下的標誌性角色《Kaikai Kiki》。Kaikai Kiki 除了經營擁有繪畫、雕塑、設計、動畫製作、公關、市場推廣及商品開發等部門的藝術工作坊,也為亞洲新晉藝術家舉辦一年兩次的GEISAI 藝術祭。它同時也是幾個日本年輕藝術家包括Mr. 和高野綾的經理人,在Kaikai Kiki 畫廊策展他們和其他具潛力的國際藝術家作品。

Kaikai 和 Kiki 的靈感泉源,來自村上隆根據童謠人物Humpty Dumpty 而創作的Oval。除此之外,Oval 也是時裝設計師三宅一生邀請合作下的設計結晶品;村上隆認為,三宅一生在揉合日本傳統文化及大眾時尚方面已達爐火純青的境界。同樣地,他也希望將這份普及性注入其人物角色之中。Oval 的另一創作藍本,就是村上隆小時候所喜愛的漫畫人物百目妖怪,還有佛陀。Oval 身旁總是伴著兩個隨從般的角色,他們就是Kaikai和 Kiki。他說:「Oval、Kaikai 和 Kiki 這三位人物的誕生,我想是源於創造『藝術神話人物』的渴望。」1 作為一位多產作家,村上隆出版過幾本著作,以過來人的經歷為立志當藝術家的本土藝人提供入職天書和生存指南,他也是一位定期在報紙發表言論的專欄作家和電台節目主持人。然而,村上隆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也許是突破藝術框架的囚牢,與商業機構建立合作領域,包括與時尚名牌路易。

威登合作打造成功產品線、二〇〇三年日本森美術館開幕時包辦品牌建造的工程。他為路易.威登重新打造品牌形象,將繽紛鮮明的色彩和花卉圖案加入舊有標誌當中。為了圓導演夢,他還建立獨立的動畫工作室,剛推出其自編自導的長篇劇情動畫《水母的眼睛》(二〇一三年),這是一齣科幻電影,從青少年的角度探討2011 年日本海嘯和福島核災難之後國家面的創傷。青春時期和孩童年代的赤子之心,都是村上隆作品的核心題材。比如說,角色取自《Jellyfish Eyes》電影的同名系列,大部份意念均源自上文所提及的百目妖怪,還有他兒時熟悉的故事:小女孩對一幅畫感到莫名恐懼,因為它彷彿長著眼睛,監視她的一舉一動。因此,村上隆的作品可說是集孩童元素與嚴肅題材於一身。

村上隆發展成為一位熟練的當代藝術和文化批評家,可追溯到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受到日本戰後藝術組織Gutai 和高赤中心(Hi Red Center) 引發的傳奇藝術運動影響。同期,村上隆也是歐美藝術的狂熱觀眾份子,故令他早期的創作注入引人眼球的時代元素,包括幽默、諷刺與戲謔,例如透過與護脊書包品牌randoseru 合作使用瀕危絕種動物的皮創作小學生書包(《Randoseru 計畫》,一九九三年),來探討價值的問題。過去其他作品,如骷髏頭骨從灰燼中升起的原子彈蘑菇雲(《Time Bokan》,一九九三年)大型壁畫也滲進社會象徵。就算已成為他代名詞、有他簽名的無處不在宇宙花朵,笑臉之中也藏著一絲絲空洞。

村上隆早期的作品巧妙地貫穿了固步自封的日本傳統藝術和當代藝術世界。他在推動概念和美學同時,不僅有助於建立上世紀九十年代初興起的新流行美學的狹義論述,也折射出當時在世界彌漫的文化和身份政治鬥爭面貌。在理論層面上,村上隆肯定是日本當代藝術的先驅人物,他構建鮮明的實踐行為,成功把高雅藝術與消費文化拉在一起,甚至營造了雙線獨立發展的兩全其美格局,成為商業影響藝術的經典案例。

村上隆早已承認,西方前輩如安迪.沃荷、基思.哈林和傑夫.昆斯均為其創作的靈感來源,但實際上村上隆已超越了他們的影響,尤其是透過Kaikai Kiki 成功整合及發展了不同的商業模式。此外,藝術家也成功把個人興趣,即日本地下漫畫和動漫轉化為文化產業,最被推崇是把御宅族次文化展示世界,並締造了享譽國際的漫畫人形偶如《Miss Ko》(一九九六年)和《SMPKO2》(二〇〇〇年),透過在世界各地不同的藝博會和畫廊亮相,成功開拓商業市場和提高了藝術境界。這些圖騰最後更被塑造成高度性感的雕塑模型,如《Lonesome Cowboy》和《Hiropon》(二〇〇〇年),改寫低俗的次文化不能進入高雅藝術殿堂的藝博會和畫廊的宿命,甚至改變了現代大眾審美觀。《Miss Ko2 》和《 Lonesome Cowboy》兩款動漫模型的出現,象徵著村上隆結合「可愛」和更複雜元素的獨特風格。由於不少評論人認為,甚具性意味的《Lonesome Cowboy》之陰莖與磨菇外形相似,所以往後也為村上隆的磨菇作品提供靈感。磨菇系列既有藝術家特意塑造的陽具形象,同時亦是普羅大眾的童年回憶——特別是西方童話故事中那種綴滿白色圓點的紅磨菇,再次證明他將互不相容的概念展現在同一物件的能耐。他的一系列「超扁平」作品,更有異曲同工之妙。

在千禧年期間,村上隆挾著他的「超扁平美學」宣言在國際舞台人氣急升。他不僅壓縮了高雅與低俗藝術的距離,甚至把藝術與日常生活的功能連繫上。「超扁平」的概念,其實是他對日本繪畫在錯視效果方面的個人詮釋。或遠或近的物件,全部都壓縮成一個平面,摒棄景深和大小比例。例如,他與海洋堂、TAKARA 合作生產藝術食玩〈Superflat Museum〉系列,使他作品的迷李模型在各便利店販賣,還是附證書的收藏系列,他使用商業營銷手段,打開了藝術品的日常生活市場。在同一時期,村上隆又把他的密友DOB 先生、飄忽不定的怪物水母眼睛、會眨眼和微笑的宇宙花等角色透過美學營銷轉化成藝術衍生物。它們首先於1995 年出現在小型畫布,擴展到令人眼花繚亂的多媒體,包括圓形畫布、壁紙,甚至塑膠花球雕塑,象徵著永不衰老化的「supercute」精神。人們可以看到水母眼睛內混合糖果色帆布格子路易.威登的LV 標誌和三葉草在他的作品《Eye Love SUPERFLAT》( 二〇〇四年)和《World of Sphere》( 二〇〇三年) 出現。徘徊在路易.威登的經典標誌和村上隆的個性簽名光環之中,這些作品已超越了高端品牌配件的範疇,與大眾文化結合成為「超扁平」宣言的不同體現,以致價值從高雅與大眾之間無限伸延。本質而言,透過 Kaikai Kiki,村上隆已找到成功的鑰匙,通過真正有效的合作模式,開啟並融合內涵、派別、本質高度有別的不同世界的大門,進行無拘無束的自在探險。村上隆沿用他在現代世界中熱愛無比的事物,同時將傳統日本藝術的元素繼續伸延,毫無疑問,這些都是他在當代藝術界舉足輕重的原因。

1 村上隆,《Fondation Cartier pour l’art contemporain》,Serpentine Gallery,第87 頁

融合高與低
村上隆

村上隆的《The World of Sphere》(拍品編號52)是藝術家跟法國時尚品牌路易威登合作系列中最為具代表性的作品。二〇〇二年,路易威登創意總監Marc Jacobs邀請村上隆為該品牌設計飾品。此時,村上隆已經擁有了自己的品牌Kaikai Kiki(前身為Hiropon Factory),從一九九六年開始通過他的工作室生產商業化產品,作為商業設計的一部分,這品牌是令他聲名大噪,一九九八年大型雕塑的附加項目。藝術家在路易威登項目中和Jacobs通力合作,從日本為人熟知的季節紋飾汲取靈感。他創造了一系列粉紅櫻花,三葉草和紅櫻桃,都採用了藝術家標誌性的鮮豔色彩,讓品牌的棕色帆布monogram煥然一新,並受陸軍迷彩圖案啟發,推出了第二個系列《Monogramouflage Collection》(2008)。除了商品之外,藝術家也創造了用單個紋飾圖案交織而成的黑色或白色方形畫作。村上隆不僅僅是高端時尚世界的設計師,也吸引著評論家將視線投向時尚和藝術兩個世界的融合之處。

作品始於素描,經過數字轉換和處理,再精心手繪上層次和圖案,體現了極其精巧的構圖,二千年的〈Flower Ball〉系列就是最好的展現——畫作基於三維圓球的平面數字透視,每條線都填上純色。這幅大型方形畫作的白色背景明亮而輕盈,結合了村上隆為路易威登設計裝飾品線的新特性和圖案,以及其中的兩個LV吉祥物:擁有村上隆標誌性雙眼(眼睛水母)的熊貓,兩隻耳朵分別裝飾著紫色和苔綠色的三葉草,踮著腳站在蠟筆色的卵石頂部的邊緣跟觀眾致意,旁邊還有一叢竹子。右邊是Mr. Pointy(這是一個重要的角色,它的雕塑在藝術家與洛克菲勒中心舉行的Public Art Fund項目首次登場)。它带着翅膀的身體呈鑽石形狀,一串圓環從尖錐狀的頭頂冉冉上升。畫作底部生長著一片花朵,鑲嵌著村上隆伸着歡迎之手,有著繽紛迷彩圖案的LV標誌。

這些角色都出現在村上隆二〇〇三年,為LV全新手飾系列而製作的動畫《Superflat Monogram》(2003)中。在這個怪異但迷人的故事裏,小女孩Tomoko在一棟玻璃外牆的建築物入口遇到了一隻巨大的熊貓。她盯著熊貓看,卻被熊貓一口吞下,在其體內展開了一場奇妙冒險。女孩穿過深淵一般的時間機器,來到熊貓體內的球形世界(The World of Sphere)。這個點綴著迷彩圖案的白色負空間,有著數以千計的LV標誌,三葉草和印花,在她周圍旋轉。Tomoko在圖案之間輾轉跳躍,最終進入Mr.Pointy體內。在其中,Jellyfish吹出無數的星塵,而這些星塵又幻化為無數的LV圖案,其中一個圖案有著一雙手,手攤開後,女孩的電話正在其中。(這就是歡迎的手之由來,象徵着現實與虛擬世界之間的溝通和連接)。她拿到電話,給漂浮在這個變化萬千世界裏的自己照了相,將相片傳給了世界各地的朋友。朋友們紛紛詢問她的所在,她卻發現自己正站在路易威登的店舖門前,之前的一切只是一場白日夢。朋友們來了,責怪她遲到,紛紛跑開。她的掀蓋手機中間,掉下一片竹葉,屏幕上的,正是一隻微笑著的熊貓。也許這並不是夢?

更為關鍵的是,這件作品將藝術家標誌性的「超扁平」風格推向了全新的層面。超扁平(superflat)始於村上隆二千年的同名展覽,展覽展出了日本商業設計師的作品,探索了與三維空間相對的平面。但是很快地,超扁平就融入了藝術品和商業文化之間的模糊界限。《The World of Sphere》不僅僅代表了這條模糊的界線,也是兩個日漸融合的世界的中心之門。實際上,這幅作品曾經在藝術家二〇〇七年在洛杉磯當代藝術館的回顧展覽《©MURAKAMI》中展出,陳列在入口畫廊下方,即路易威登臨時精品店的入口。這個展覽在布魯克林博物館展出時,路易威登在博物館的門口擺攤,模仿賣贗品手袋的攤販。精品店內有路易威登的員工,營銷手法與城市中其他路易威登店無異;但在非盈利的博物館中的空間銷售商品,確實引起了許多爭議。某些藝術界的專業人士對資本主義企業在非盈利博物館中營運提出了質疑,但另一些卻稱讚展覽中的商店是村上隆大膽實踐其藝術埋念的一部份。

正如在《Superflat Monogram》,《The World of Sphere》所關心的,是體驗式經濟或是服務式經濟,所帶來的一種稍縱即逝的共同記憶。這正如村上隆創造於一九九三年的的吉祥物Mr. D〇B,他探索想像的現實情景,帶我們經歴日本亞文化的地下世界,及資本主義氾濫的消費者文化等黑暗的旅程,當我們到達了球形世界,我們發現高尚藝術和時尚之間的昭然若揭的親密關係,才是最為珍貴。球形世界中那隻歡迎之手則不僅代表了兩個世界之間的融合,還述說了人們從商品及共享體驗中感受到的不可言傳的力量。村上隆將商標的力量幻化成至高無上的體驗,這就是村上隆藝術中的無價之美。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