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47
劉煒 革命家庭系列︰哥哥 油畫畫布 畫框 一九九一年作
前往
47
劉煒 革命家庭系列︰哥哥 油畫畫布 畫框 一九九一年作
前往

拍品詳情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

劉煒 革命家庭系列︰哥哥 油畫畫布 畫框 一九九一年作
款識
劉煒,1991. 2
103 x 84 公分,40½ x 33⅛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漢雅軒
歐洲私人收藏

展覽

中國,北京,萬壽寺北京藝術博物館〈方力鈞和劉煒油畫展〉一九九二年四月二十一至二十六日,10頁
德國,柏林,世界文化宮;荷蘭,鹿特丹美術館;英國,牛津,現代藝術博物館;丹麥,歐登塞,克雷德工廠藝術館〈中國前衛藝術展〉一九九三至一九九四年

出版

〈中國前衛藝術〉(海德堡,Braus 版,一九九三年)
〈中國前衛藝術〉(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一九九四年),266頁

相關資料

「我一直很孤獨,我不是一個隨波逐流的人,一個隨波逐流的人反而不孤獨。」

在現今眾多中國當代藝術家之中,只有少數沒有被名譽和讚美沖昏了頭腦,仍然忠於自己的藝術信念,大膽前進,劉煒肯定是其中一位。他雖然是玩世現實主義的先鋒,但並沒有固步自封,自九十年代初以來便一直挑戰自己的藝術語言,創作出一些經典作品,重新改寫中國當代藝術史的面貌。年僅三十,便成為連接兩屆參加一九九三及一九九五年「威尼斯雙年展」的兩位中國藝術家之一,由此可見他當時已具備驚人的潛力,擁有不爭的地位,代表中國藝術踏上國際舞台。此次拍賣的作品《革命家庭系列:哥哥》(拍品編號47),曾於一九九二年的「劉煒·方力鈞油畫展」中展出,這個展覽享負盛名,被視為玩世現實主義之原點。《革命家庭系列》為劉煒贏得國內外藝評家和策展人的深切肯定,這幅繪於一九九一年初的作品屬最早期之作。藝術家用了前後三年時間完成整個系列,之後轉而發展新的風格,故此這個系列的存世作品極少,絕對彌足珍貴。這幅作品的另一獨特之處,在於他的作品極少以兄長為題材。這幅作品是劉煒在九十年代開始開拓標誌性藝術風格的象徵,顯示出藝術家高超的技巧,有能力跨越本身的藝術和主題框架作出多方面的嘗試。

在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中國的政治風潮,導致當代藝術走向一個前所未有的新方向。其中最具影響力的是八九政治風波後人民感到的失落和無助,觸動很多藝術家創造出新的符號和圖像去反映轉變中的社會。在湧現的創作中,政治波普和玩世現實主義崛起,這兩個重要的藝術運動完全捕捉了當代人的精神面貌,影響極其深遠。玩世現實主義一詞最初見於栗憲庭於一九九二年初發表的文章《無聊感和「文革」後的第三代畫家》,但其實早於一九九一年三月,劉煒和方力鈞便已於北京一所公寓內舉行首次私人聯展,當時這兩位名不見經傳的年青藝術家已經展現出無比的遠見和決心。如今回顧,他們其後於萬壽寺北京首都博物館舉行的聯展,展品包括是次拍賣的作品,確實是二人創作生涯上的一個重要轉捩點。他們是於一九九一年應意大利大使館的埃瑞克·皮埃羅和藝術史學家弗蘭的邀請而舉行這個獨立展覽的。當時大家一心希望為本地藝壇帶來轉變,由於資金短缺,更要親自動手印製和釘裝展覽小冊子。

一九九二年四月展覽開幕,是中國當代藝術史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標誌着玩世現實主義的開始。在展覽小冊子中,著名藝評家栗憲庭寫道:「我稱一九八八、一九八九年後出現,並以北京為主要聚焦點的新現實主義潮流為玩世現實主義,玩世與英文cynical同義,取其譏誚的、冷嘲的、冷眼看待現實和人生的含意。它是具有反叛八十年代現代主義思潮的新的文化傾向。」1 雖然展覽為期只有六日,展廳入口也沒有任何標示,但作品的震撼性,特別是此次拍賣的作品,引起了中外藝術界的注意。其中包括香港畫廊東主張頌仁,他後來更邀請劉煒參加一九九三年在世界各地巡迴展出的「後八九中國新藝術」展。其後,藝術家也應邀參加一些國際大展,包括一九九三及一九九五年的「威尼斯雙年展」及一九九四年「聖保羅雙年展」,成為中國當代藝術界在國際上的重要代表人物。這些就是〈革命家庭〉系列的誕生背景,可見劉煒決心擺脫所有現有的學術框架,並成功發展出自己獨有的視覺語言,成為後輩藝術家的典範。

一九八九年從中央美術學院畢業之後,劉煒隨即開始創作〈革命家庭〉系列。雖然這個系列曾多次參與國際大展,但前後只畫了大約三年,即一九九〇到一九九二年,市場上極為罕有。創作這個系列時,劉煒賦閒在家,還未找到工作。作品帶有強烈的自傳性,畫中人大多來自他的日常生活,他的家人更許多時成為主角。至於技巧方面,劉煒大膽偏離當時盛行的社會主義現實主義官方美學,以隨意的筆觸塑造人物,出來的效果往往予人荒誕,甚至醜陋的感覺。比較這系列早期及後期的作品,我們會發現劉煒的風格有所改變,由早期的力求寫實演變至後來的輕鬆自在,展露出同代藝術家中少見的才情。較諸八十年代的中國當代藝術,劉煒沒有意識形態的包袱,也不用背負着藝術家的使命,他的藝術與生活態度一致,就是肆意潑皮。創作於一九九一年初的《革命家庭系列:哥哥》是一個重要的起點,讓我們深入了解這個系列的脈絡和劉煒兼收並蓄、自由奔放的藝術風格。

系列中的作品很多都是描繪身穿軍服的年邁老父,這幅作品以鮮見的兄長為主角,故此特別珍貴。畫中其兄抱着一名嬰孩,背後風光如畫。兄長捲曲的髮型和一身便服,比起嚴肅的軍服,肯定有更多日常生活氣息,這是一個切入點讓我們追溯藝術家成名之前的生活。畫中也可以清楚看到他其後作品中的扭曲面容的早期跡象,最明顯的地方是孩子的眼睛和人物略帶誇張的筆觸。這些特質其後發展成為劉煒的創作中最重要和最鮮明的特徵,充分體現於其後的〈我是誰〉和〈我喜歡肉〉系列。畫中右方有一只玩具鹿,外貌既超現實而又漫畫化,盡顯劉煒的潑皮性子,拒絕遵守寫實主義的金科玉律。它輕輕地融入構圖之中,但同時卻又喚起劉煒獨有的叛經離道感覺。我們在西方藝術史,也能找到有著雙親、子女及動物的構圖,特別是在歐洲文藝復興藝術及希臘神話更為常見。在羅馬大理石雕像《大力士海格力斯與兒子》中,希臘英雄赫拉克利斯用左手擁著其兒子,而一隻在希臘神話中負責餵飼忒勒福斯的母鹿則在腳邊。在當代中國藝術家,實難找到另一張與羅馬雕像有著如此相似的構圖,讓《哥哥》成為一張獨一無二之作。

此次拍賣的作品流露出系列中少見的温馨,在許多方面較諸其他作品出色。畫布上的人物並不僅僅是兩個個體,他們之間有着明顯的互動。其兄面向觀眾,右臂彎裏抱着一名嬰孩,充滿慈愛。不經意的眼神,望向畫布左上角,嘴巴半張,露出微笑,這些標誌性的圖式强調藝術家對平凡生活的嚮往。正是這些巧妙呈現滿不在乎態度的圖式,成為九十年代雄據中國當代藝術界的玩世現實主義的標記。在此之後,劉煒極少以其兄長入畫,故此這幅作品在藝術家的創作生涯上具有非常特殊的地位。

1 栗憲庭,《劉煒.方力鈞油畫展》,1992年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