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42
前往
42
前往

拍品詳情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

羅納德·溫杜拿
生於1973年
魔幻國度
款識
Ronald Ventura,2011-12
油畫、油墨畫布
179.5 x 366 公分,70 1/2 x 144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羅納德·溫杜拿以他慣常的「挪用」技法啟發觀者積極思考與對話,廣為人知。其近期作品越發展現他的畫工,以及對自己創作題材的信心。此作《魔幻國度》證明了溫杜拿對人類迷戀的各種符號和標誌之認識理解與日俱增。

溫杜拿的創作一向充滿異想天開的神話,常見天使、惡魔、卡通人物或是流行圖案等元素。此作也不例外,畫面整個變成一個精神靈魂的狂歡嘉年華會。奇形怪狀的飛禽走獸佔據畫面主體,在這黑白世界裡咆哮,等待愉悅狂歡在畫面爆發。嘉年華會而至,派對馬上開始。溫杜拿的畫裡有一種無法無天的歡樂,在混亂間締造重生,藝術家的創作亦是如此。《魔幻國度》中無數生物佔據畫面,它們精力飽滿,在新環境中搏動、鼓譟。這讓觀者再次深入了解藝術家獨特的風格及題材。

此作多了一分自傳性質,畫中出現的圖案對於藝術家有更深一層的個人意義。或許溫杜拿想重興繪畫這個媒材,他認為藝術已經商業化,無論是視覺還是精神上都很難再刺激觀者。

此畫靈感來自十六世紀佛蘭芒畫家彼得·布呂赫爾的《魔術師的墮落》,那是一個藏在荒誕故事裡的道德寓言。魔術師赫莫金尼被惡魔與怪獸包圍在屋裡,聖詹姆斯站在旁邊為他祈禱,頭上的光環啟示天父的守護,略添安慰。溫杜拿把這則中世紀寓言徹底當代化,焦點落在眾多怪獸身上,卻不見魔術師身影。然而,更引人注意的是畫中蘊藏的存在主義思想。藝術家的文化背景也透露其中,菲律賓的嘉年華是一個集羅馬天主教及當地泛靈信仰於一體的獨特盛會。溫杜拿心中的魔術師是一個時代產物,是一個觀者可以感同身受,甚至代入的角色。

從溫杜拿至今的作品中看出他喜歡收集各種漫無邊際的怪異圖像,然後在自己的創作中賦予它們新生。《魔幻國度》中的圖像因而得之,其中部分甚至已經成為他作品中常見標誌。較早期作品如《眼瞳之地》(圖 2)便為這些符號作出更深的註解,發掘它們如何鑄成溫杜拿的個人故事。《眼瞳之地》像是一個島嶼,象徵人類的疏遠。溫杜拿在菲律賓這個群島國長大,對島嶼有特殊的感情。但對他而言,島嶼像是被拋棄的一角,逐漸遠離周圍的一切。溫杜拿在這幅畫中運用過的一些圖像再次出現在《魔幻國度》中,揭示了藝術家最重視的標誌。此畫中展開一場現實與虛幻的對話,到底何處為藝術及魔法的起點,溫杜拿把這些謎團留給了觀者。

雖然他的敘述充滿各種意象、圖像,但他的用色極簡,這種美學在《魔幻國度》一覽無遺。深淺灰色濃淡有秩,各種生物充斥在黑白背景中,向著同一個方向、一個畫面以外的遠方前進,究竟所往何處?又是藝術家留給觀者思考的另一個問題。

顏色在溫杜拿的畫作中就像是標點符號在文字中加重語氣的作用,把觀者帶領到故事的高潮。《魔幻國度》中的女郎口噴鮮黃焰火,是黑白空間內的唯一色彩,無疑令女郎角色脫穎而出。她代替了布呂赫爾中世紀版畫中頭頂光環的聖詹姆斯。耀眼烈火燃亮了這片灰濛,她的榮光凝聚藝術家對希望的表達。

《魔幻國度》匯集了藝術歷史、流行文化、菲律賓習俗和傳統。溫杜拿進一步打破固有文化的限制,釋放自己的創作。詼諧、符號、理智圖像碰撞下激發出各種聯想,而溫杜拿正是背後操控一切的魔術師。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