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

魯迪·曼度凡尼
生於1973年
紅色倒影
款識
Rudi Mantofani,2009
Rudi Mantofani,《Bayangan Merah》,2009 Indonesia(作品背面)
壓克力畫布
200 x 200 公分,78 3/4 x 78 3/4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Jendala Group在世紀交替間遊走當代印尼藝術前端。其團體創始人是印尼日熱藝術學院的一群畢業生,參與的藝術家包括朱馬蒂‧阿爾非、魯迪‧曼度凡尼, 於斯拉‧馬圖納斯、漢迪威曼‧蘇普塔拉以及雲尼薩爾。這五位藝術家雖風格各異,但其價值觀都歸根於西蘇門答臘的原著米南人文化,可以這句諺語概括:

將僅餘的一滴水回歸大海,
將一記拳頭埋進山頭裡,
將大自然的一寸一土當作對你的教育。

Jendala Group在名義上是一個強大的藝術共同體,但成員們鮮少在創作時互相合作。每一位藝術家都有自己獨一無二的創作方式。。為了讓觀賞者能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他們儘量避免在審美或文化派系上確切地表明立場,借此鼓勵觀眾積極破譯那些嵌在畫作中的視覺密碼和幽默隱喻。

魯迪‧曼度凡尼的作畫特色,是將日常生活物品從常見之處中抽離,相繼在陌生的周遭重新呈現,賦予它們嶄新的存在意義。曼度凡尼喜歡取材於哲理,意念的發展共有三階段:主要題材與背景形成對立面,兩者之間的對衡最後由一個關鍵的視覺訊息歸結,曼度凡尼畫作中的種種不協調挑戰觀眾多角度思考,並深度體驗日常被輕易忽略卻又熟悉的事物。

本文介紹的作品《紅色倒影》,畫面中央被一棵壯碩的大樹佔據。曼度凡尼以超級寫實的手法描繪了大樹密集繁茂的樹葉和挺拔健壯的樹幹。他在處理葉上明暗時一絲不苟,對顏料的拿捏恰到好處,描造了枝葉間隱約閃爍的晨露,使樹木顯得蒼翠欲滴、生機勃勃。粗壯的樹根更恣意延伸,在土壤間穿梭,表現出大樹的茁壯。畫中遠處雖有樹林,然而位於畫面最前景的大樹健壯的型態與其孤形吊影的存在感形成強烈對比,製造了大樹與觀賞者隔岸對壘的懸念。更讓人屏氣凝神的,是大樹投射在水中那緋赤色的倒影,推翻一切科學邏輯,引人深思。

其紅色倒影的隱喻,鼓勵觀眾多運用想像力,切忌先入為主。換而言之,眼見不一定為實,真相不一定顯露在表面。曼度凡尼提醒觀者認清自我良知。儘管生活的繁忙使人們猶如上了發條的時鐘,無暇回首,但如果釐清觀點的源頭,我們或許會得出不一樣的結論和理解。在另一層面上,曼度凡尼描述人類社會與大自然的無盡鬥爭。在荒蕪之地屹立獨存的大樹比喻一項選擇題。假若我們執意要將它砍下,背景的荒蕪寂寥便會淪為實況,操控權其實在我們自己手上。雖然畫家影射工業化活動帶來的破壞,但氣氛還是積極正面的。

曼度凡尼簡約的構圖不禁讓人聯想起雷內.馬格里特的超現實主義作品。《紅色倒影》中的樹蘊含著如夢的想像力,彷如未受污染的文明樂土。透過藝術,曼度凡尼以大膽的視覺描繪手法對人性的課題進行深思冥想,深究當今世界的種種問題。而曼度凡尼也敏銳的觀察到,存在於當下社會間物質豐足與心靈滿足的矛盾。此外,樹木在曼度凡尼的畫作裡是重要元素,它表達了曼度凡尼對生活的理想及憧憬。畢竟對畫家而言,大自然就是最優良的導師。《紅色倒影》是一幅極具代表性的傑作,畫中引人深究的象徵美學與視覺語言平衡得宜,見證曼度凡尼身為畫家與思想家的雙重身分。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