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40

重要私人收藏

米斯尼亞迪
不再遊戲
前往
40

重要私人收藏

米斯尼亞迪
不再遊戲
前往

拍品詳情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

米斯尼亞迪
生於1973年
不再遊戲
款識
Masriadi,5 Jan 2003
I Nyoman Masriadi,2003,《No More Game》(作品背面)
壓克力畫布
145 x 200 公分,57 x 78 3/4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展覽

新加坡,新加坡美術館〈米斯尼亞迪:黑色是我的最後武器〉二〇〇八年八月二十二日至十一月九日

出版

〈米斯尼亞迪:身體的重新設定〉塞巴帕斯著(新加坡,格雅畫廊,二〇一〇年)157頁,彩色圖版31,圖164
〈米斯尼亞迪:黑色是我的最後武器〉(新加坡,新加坡美術館,二〇〇八年),10及100頁
〈今日繪畫〉東尼·戈弗雷著(英國,倫敦,Phaidon 出版社,二〇〇九年,21頁,彩色圖版27

相關資料

紐曼·米斯尼亞迪善於在其作品中以幽默及諷刺表達對社會和周遭人物作出評論。他頗受漫畫小說、電影及市井生活等通俗文化影響,因此作品中的寓意不難被世界各地觀眾所理解。

此幅《不再遊戲》一展藝術家架構劇情的能力,讓人想起藝術家幼時喜愛的電腦遊戲中所出現的角色和虛擬世界。畫中主角獨自一人歇息養神,暫時脫離與外界的聯繫。

「我有時這樣看:人物的身體就是他們的舞台,他們的劇情;它既是演員,也是故事本身。」藝術家解釋到:「身體在演繹、在觀察、在講故事,一切都盡在其中。」[1]這種概念貫穿米斯尼亞迪的作品,所以它們通常都以人物為主,或作為出發點。

《不再遊戲》刻畫了某一個特定時間和地點,流露出藝術家作品獨有的張力。他積極引導觀者把畫幅放入自己的想像中,拼湊出畫面背後的種種故事,和人物間的互動關係。

米斯尼亞迪創造了外形引人注意的畫中主角。他懶洋洋地坐在沙發上,周圍堆滿了物件,雜亂無章。有說米斯尼亞迪畫作中的背景「遠不僅是填充空間,而是營造了整個環境氣氛。」[2]近看便會發現一本本的書名,好像「生命」、「工作」、「最後機會」和「你」,引發觀者自己推斷其中的含義。

《不再遊戲》的主角有別於藝術家筆下常見的人物。其他人物通常為畫面帶來活力,但這個看似心事重重的男子卻像是個謎。米斯尼亞迪常作諷刺漫畫,角色的表情是與觀眾溝通的重要橋樑,但在此畫中我們卻無從得知主角的面部表情,很是罕見特別。

藝術家在此作中特意探索視覺信號。通過遮住男子的臉部,其身體特徵更為顯著,主宰了畫面的劇情。他懶散的姿勢佔據整幅畫面,龐大的身軀幾乎成為擁擠房間的全部。他與觀者的溝通超越了言語的限制。米斯尼亞迪如是解說:「… 這不是(美學的)重生,而是一個(物質的)復興。」[3]


[1]〈米斯尼亞迪:身體的重新設定〉塞巴帕斯著(新加坡,格雅畫廊,二〇一〇年)
[2]同上
[3]同上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