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34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朱銘 轉身擺蓮 木雕 一九九〇年作
前往
34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朱銘 轉身擺蓮 木雕 一九九〇年作
前往

拍品詳情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

朱銘 轉身擺蓮 木雕 一九九〇年作
款識
朱銘,90
70.3 by 57.8 by 52.4 cm.; 27 5/8 by 22 3/4 by 20 5/8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香港,漢雅軒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展覽

香港,漢雅軒畫廊〈朱銘木太極〉一九九一年,圖版18

相關資料

朱銘太極系列代表―《轉身擺蓮》

見過風中搖擺的蓮花嗎?高高的、超然的佇立在枝葉之上,無拘無束,無畏無怯,但是在天地之間,仍然一貫保持著謙虛恭謹的線條,跟自然的精靈:太陽、月亮、星星、風、水 & &作無盡的交通,互道無限的讚美。沒有要求甚麼,也沒有允諾甚麼,但是卻完成了美,散放了自然的感情。」
朱銘

現代藝術除了為中國繪畫帶來新貌,亦將雕塑從傳統工藝提升至藝術層次。在1977年的東京個展中,朱銘以其「太極系列」震撼海外,並如上述以「轉身擺蓮」一招為例,闡釋作品當中人與自然和諧互動的哲學觀念,此乃藝術家奠定大師地位之關鍵,亦是中國現代雕刻步向國際的里程碑。

武學‧美學

「轉身擺蓮」是太極之中少數講求速度與爆發力的一式,發招時雙臂向前抱弧,以單腳為軸心,另一腳踩地而起,在剎那間提腿上踢,轉身、蹬升、突擊的連串動作如兔起鶻落,身體肌肉在鬆弛狀態下聚勁出擊,有如控弦射矢、電光火石,與另一招「單鞭下勢」的沉潛伺機恰成對比。中國武術歷史悠長,門派繁多,然而從戰國的「導引術」、東漢的「五禽戲」開始,即圍繞道家觀念而展開,注重人與自然之結合,從宇宙力量提煉出身體力量,以達至養生與對戰皆宜的綜合性鍛練。太極拳是源自哲學的武學,而朱銘的「太極」則是源自武術的美學,在《轉身擺蓮》中,觀者不僅能夠欣賞人物的身體之美,更能通過人體感悟自然之力。

朱銘在七○年代開始練習太極拳,並由此獲得啟發,使其創作從鄉土題材走向更深厚、廣闊的中華傳統,在華人地區以至世界產生廣大迴響。關於這一點,知名畫廊漢雅軒主持人張頌仁曾分析:「朱銘的太極系列可說是新時代的超凡力量神像。太極拳演練時緩慢卻如行雲流水,也有保健功能。太極運動符合人體自然規律,帶動了經脈的運動。反映了大自然定律中小宇宙的運行,進而與大宇宙相結合,構成完整秩序。太極拳本來便是極吸引人的中國文化代表,朱銘在此主題發揮了他的藝術,其實附帶得到一整套他文化身份定位的現成論述,既可幸也可喜。」

忘形‧創形

自希臘羅馬時代起,西方在雕塑上追求軀幹肌肉之個性化與神聖之美;然而東方則認為身體是宇宙的一部份,《轉身擺蓮》的形象質樸渾厚,顯示太極拳取諸自然的充沛力量,其雙手抱圓的姿態,既利用了木材的天然形狀,亦象徵了生生不息的太極符號,契合道家「反璞歸真」的追求,亦是朱銘創作上「化繁為簡」的演變過程,若與布岱爾(Antoine Bourdelle)的《弓箭手海力克斯》(Hercules the Archer)相比,東西藝術不同的旨趣更為顯著。朱銘自幼學習傳統雕刻,練就精湛的寫實技法,然而在決心成為藝術家之後,朱銘又再重新思索,並領悟到「丟」的真義。其啟蒙老師楊英風認為朱銘「在民間工藝品刻作的長期訓練之下,一手純熟精確的寫實工夫是很容易一路刻到底的,到此時,是可以做大膽『大刀』的捨棄和簡化的。於是我們開始一連串的試驗:我說他刻,一刀一刀下去,木頭塊塊掉落,技巧也要一併塊塊掉落,木質的天然處和造型的原始精神,也就慢慢顯現。」

這種追求「一刀下去,斧痕永在」的境界,使朱銘在捨棄形態的過程中創造出自己的獨特語言,並鍛練出因材奏刀的創作特色。1983年,朱銘在紐約漢查森畫廊(Max Hutchinson Gallery)舉行個展,學者萊特(R. Scott Lloyd)便指出:「朱銘不喜歡掩飾作品在製作過程中遺留的痕迹。他不但不掩飾,更利用原料的本色和製作的痕迹,旁敲側擊地引導出作品內涵,因為朱銘知道藝術創作必須因著材料的變化而隨機應變。」

木材是朱銘最熟悉的媒材,亦是極具偶然性的媒材。在創作過程中,藝術家保留木材的天然紋理和風霜痕跡,使得每件作品都具有獨一無二的感染力和鑒賞價值。《轉身擺蓮》因物為用,其背部與雙臂外圍保留著原木皮層,而作為支撐點的左足,則可以從足彎見到木紋自然轉折,隨著關節轉向過渡至舉起的右腿,使其力量不僅建立於人為雕鑿,亦同時見於材料本身,動勢流淌更為酣暢。在傳統的玉石雕刻中,工匠會因應貴重原料的紋理而設計造型,此稱為「俏色」的技巧最早可以上溯至商朝,朱銘對此不僅有所承傳,更使傳統技法融入現代雕刻,呈現圓滿效果。

浪潮‧經典

朱銘創作出「太極系列」,除了源自個人經歷,亦孕育於當時風靡全球的功夫熱潮。國防在於軍備,自強則在於武術,在中國民族主義發展過程中,武術由於具備傳統文化與抵抗外侮的雙重意義,而被孫中山命名為「國術」。民國年間武林大師輩出,在整體國力未能同列強比擬之際,武術被視為華人自尊自強之代表,並賦與神秘、浪漫色彩;在戰後相對和平的社會,功夫成為中國文化的象徵,並透過影視媒體散佈全球,如關德興的黃飛鴻系列、胡金銓的古裝武俠,無不膾炙人口;而李小龍的出現,更以曠古爍今的武術修為刷新華人形象,為功夫文化掀起高潮。

朱銘修習太極拳,可說是受到大潮流之影響,而他創造「太極系列」,則是透過藝術家的身份與眼光,將此一時代面貌凝鑄成作。四兩撥千斤的太極哲學,徹底顛覆了西洋拳一擊三百磅的理論,朱銘以大塊劈剝呈現了武術的哲學本質,與李小龍一次罕有的藝術評論不謀而合:「在雕刻塑像的時候,雕塑者不能在塑像上增磚添瓦。實際上,在雕塑的時候,一開始就把非本質的東西鑿掉了。」中國武術大潮如今遍地開花,朱銘的太極雕塑亦已進入全球許多美術館所收藏,經歷時間考驗,《轉身擺蓮》亦從當年的時代丰姿,晉升為今日的現代經典。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