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拍品詳情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

沃爾特·史畢斯
俯瞰
款識
W. S.
Walter Spies,《Blick Von Der Höhe》,Bali 1934(作品背面)
油畫畫布
100.5 x 82.5 公分;39 1/2 x 32 1/2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維特·沙遜爵士直接得自藝術家
家族相傳至麥克·伍德夫人
新加坡佳士得,2001年9月30日,拍品編號228
現藏家購自上述拍賣會

展覽

海牙,海牙市立博物館,〈沃爾特·史畢斯作品展〉一九六四年

出版

〈美好生活:沃爾特·史畢斯(1895-1942年 峇里的畫家及音樂家〉漢斯·羅迪著(荷蘭,海牙,一九六四年),353頁
〈沃爾特·史畢斯:藝術人生〉約翰·斯托維著(印尼,雅加達,Afterhours Books,二〇一二年),169頁,彩圖版68

相關資料

沃爾特·史畢斯是印尼現代藝術中的一個重要角色,對印尼藝術發展的影響深遠,得到普遍尊重。史畢斯對這個群島國的繁茂青蔥、當地民俗及神怪傳說著迷不已,他以筆下的風景重塑自己對這世界的追求。

《俯瞰》之主題和構圖都為此德國藝術家所愛,畫中央的棕櫚樹既把觀者的視線向上提,又把畫中風景垂直一分為二。稻田與畫布融為一體,天光反映在水色之上。阿貢火山靜立遠方,守望農夫們傍晚緩步歸家。

史畢斯的作品以風景為主,一方面表現他與自然環境緊密相連,另一方面也看出他的古典繪畫背景。此畫作於1930年代中期,之前史畢斯已經開始對不同風格的構圖進行嘗試,通過把畫面分為數個部分,他可以在同一平面創造出幾個不同的視平線。此畫便充分展現史畢斯在構圖中轉移視角的絕活。

史畢斯四十六歲英年早逝,留世作品很少,以印尼群島為題的油畫更不過五十幅,因此《俯瞰》對於藝術家的傳承具有重要意義。他曾說:「你無法想像得到(印尼)的樣子 … 那是世界上最奇妙的景象」[1]。史畢斯在較早期便已嘗試過把數個場景同置在一個畫面,與其早一年也就是1933年的畫作《村莊景緻》相較,便可看出藝術家在風格與角度等方面的成熟發展。

十六世紀畫家彼得·布呂赫爾的風俗畫也是史畢斯的靈感泉源。這位佛蘭芒畫家的「全景圖」以風景畫的視覺處理手法徹底改變了風俗畫。《俯瞰》的構圖讓人想起那幅《灰濛天色》,尤其是樹木分割畫面的手法,令畫面更添深度,敘述也更有動感。

史畢斯曾為查理·卓別林、芭芭拉·赫頓等收藏家友人們特別作畫,《村莊景緻》便是赫頓請史畢斯為她畫的。這些機會讓他認識到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並籌得旅費。德國導演 F. M. 穆瑙是史畢斯的知己,他的《不死殭屍》等前衛電影讓人留下深刻印象。他啟發史畢斯用顏色營造氣氛,並參與了其畫作中對光與影的探索。

史畢斯在歐洲殖民浪潮下長大,從不同旅者口中認識亞洲。在阿姆斯特丹的熱帶博物館見到來自荷蘭殖民地的藝術品後,他就對亞洲更加醉心,而且當時亨利·盧梭的原始主義藝術也大行其道。史畢斯被這位法國藝術家筆下的熱帶叢林所吸引住,也嘗試把這種風格融入自己的創作。從盧梭的1907年作品《舞蛇人》中對熱帶島嶼的造型化描繪,可以看出史畢斯在自己風景畫中選擇追隨的路線。

1923年,二十八歲的史畢斯隨貨輪到達爪哇。此舉對這位年輕藝術家至關重要,他在四年後決定定居峇里。「現在我接觸到爪哇人和他們非常優越的文化,一切都讓我驚喜至極」,藝術家說到:「無法想像世上存在著如斯美麗!我從未像現在般完全傾倒。」[2]他一生留在小島上創作,直到他在1942年與世長辭。史畢斯在一封家書中寫到:「一個峇里人的人生是燦爛而神聖的,這有賴他們的原始純潔本性和與大自然的緊密關係。那裡的信仰如此鮮活,它引導人們相親相愛;藝術也如此鮮活,它讚揚生命與信仰的聖潔。」[3]

《俯瞰》中的農夫在角落歇息,餘輝勾勒出他的剪影,他是史畢斯心中的那個「峇里人」,欣慰地觀望自己一天的工作成果,遠處可見其他村人各自踏著歸家之路,組成一幅祥和冥想般的傍晚景緻。畫中的人類和動物帶出一方水土風情,然而風景才是史畢斯筆下的主角。《俯瞰》中的人和動物所佔篇幅不多,更顯島嶼本色。

此作是峇里鄉間的生動寫照,它擁有熱帶的茂盛綠蔭,演繹光與影的交替。如同史畢斯的其他作品,它們都是藝術家送給印尼與其人民最真摯的情書,史畢斯早已視印尼為第二家鄉。他的作品集像是一部魔幻寫實主義小說,每幅畫作都是各種圖像及象徵符號組成的故事。


[1]〈沃爾特·史畢斯:藝術人生〉約翰·斯托維著(Afterhours Books,二〇一二年),150-151頁
[2]同上,71頁
[3]同上,217頁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