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前往
前往

拍品詳情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

蘇佐佐諾
1914 - 1986年
大地女人
款識
S. Sudjojono,鈐印三方,《Wanita Dan Alam》,DJAK 1967
油畫畫布
141 x 91 公分,55 1/2 x 35 3/4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直接得自藝術家
私人收藏,印尼

出版

〈蘇佐佐諾:有形心靈〉阿米爾·絲達塔著(雅加達,蘇佐佐諾藝術館,二〇〇六年),365頁

相關資料

縱觀辛都托莫·蘇佐佐諾(亦稱S.·蘇佐佐諾)畢生之作,我們看見畫家以高度直覺力構築出豐富的視覺語言。咸被公認為「印尼現代主義之父」,蘇佐佐諾的作品深受民族主義理念影響,以現實主義的風格為架構,表達他對印尼社會的現實觀察。他的創作意念有別於當時反覆被西方畫家運用的「美哉印地」(Mooi Indie)主流藝術。蘇佐佐諾創作的出發點,源自於對印尼國家自覺的重新認同與詮釋;對比當時慣常以當地原始文化風格為創作主題的潮流,他的每件作品意味深長,顯得鮮明而獨特。

這件《大地女人》,畫題十分貼切,傳達了蘇佐佐諾對這幅肖像畫所投注的個人情感,與畫家知名的藝術風格迥異,散發著一股寧靜祥和的氣質。以聖母瑪利亞理想女性的形象為雛形,蘇佐佐諾選擇把自己的妻子羅絲與三個孩子做為焦點,刻畫孩子沉睡在母親身旁的時刻。營造出難得一見他身為人夫與人父的生活場景。

蘇佐佐諾立意表達最真切質樸的形式,以此超越傳統範例,同時在其中挹注人文精神。在他的藝術範疇裡,人與自然永遠是創作的前提與主角。即使只是一座山,甚或一個拾穗的農夫,作品背後都蘊藏畫家意欲傳達的訊息﹔它們所扮演的角色,不僅只是激發藝術思維的形象構件。

蘇佐佐諾晚年的作品開始變得更具內省性,所運用的視象語法不再是表述他個人與自己國家之間的情感關連,有了更多對自身過往人生的反思。1958年,蘇佐佐諾被逐出了印尼共產黨,原因據說是他選擇了羅絲而置民族主義意識形態與同儕故舊於不顧。一個素以個人政治意識思想以及堅定的藝術原則聞名的藝術家,在這種氛圍下創作《大地女人》,更顯得耐人尋味而彌足珍貴。

值得一提的是,蘇佐佐諾甚至為此作了一首詩,這是他創作生涯裡一個非常罕見的特例。詩句題在畫裡離孩子酣睡的面容不遠處:

我靈感的泉源,是生命。
它的美無有盡頭。
我經受你的一切,包括你的憂傷與狂喜。
我是如此富有。
大海狂哮怒吼,浪濤的謳歌交織出一首節奏清晰美妙的樂音。
我的成就將留傳而至不朽。

雖然蘇佐佐諾本身不在畫中,但在這個充滿親情的畫面裡,他其實無所不在。他營造的是一個全然屬於自己、一個他全然熟悉的故事。對一位藝術生涯奠基於現實主義的畫家而言,《大地女人》是蘇佐佐諾勇於表達的嘗試。因為此作,我們看見蘇佐佐諾揚棄了他向來所扮演的角色,從他畫家的舞台上走下,面對所有帶著批判眼光凝視他的人們宣稱,他其實只是一個平凡的男人。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