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31
艾薩克·伊斯瑞奧斯
爪哇女子坐像
前往
31
艾薩克·伊斯瑞奧斯
爪哇女子坐像
前往

拍品詳情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

艾薩克·伊斯瑞奧斯
爪哇女子坐像
款識
Isaac Israels
油畫畫布
124 x 74 公分,48 3/4 x 29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前哈鐸收藏
私人收藏,比利時
阿姆斯特丹蘇富比,2008年10月15日,拍品編號207
現藏家購自上述拍賣會

相關資料

「在1898年的一篇評論中說艾薩克的作畫毋寧說是『劃畫』。如果你有幸看到他作畫的過程,便會看到他不斷地刺向畫布,像是手握一把匕首:靈感閃現的剎那立即行動,然後又因等待靈感而間斷。一次又一次,顫抖中的顏料點抹在本是平靜的畫布上。然而,藝術家手勢揮動間盡顯穩重與果斷。」

節錄自鐸夫·偉林,〈艾薩克·伊斯瑞奧斯:海牙都市的陽光世界〉(海牙,Van Voorst van Beest 畫廊,1991年),37頁


艾薩克·伊斯瑞奧斯(1865-1934)於1865年2月3日在阿姆斯特丹出生,他的父親是著名畫家約瑟夫·伊斯瑞奧斯(1824-1911)。他被視為「荷蘭的獨行俠」[1],也是個極為考究細緻的觀察者。他把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現代都市生活中的種種情緒和感觸用畫筆表現出來,深刻卻又迷離撲朔。無論是肖像還是街景,艾薩克·伊斯瑞奧斯與他所畫對象間永遠有一種魔力和親密感。他讓記憶、感官和幻想共同交織出心中看到的畫面,使他成為荷蘭印象派運動的一位先驅。

伊斯瑞奧斯極具天賦,自學成才。他的藝術生涯是從在父親的畫室中對模特速寫開始,後來演變成不僅有別於其父,更是在整個海牙藝術學派都少見的獨特風格。「他沒有追隨『灰色』學派的詩情畫意,而是謹慎準確地把景象按照它們在現實中出現的樣子記錄下來。」[2]他的朋友弗蘭茲·艾朗曾稱他是個「幾乎精通所有歐洲文學的行家」,眼光遠遠超越周遭環境。[3]1882年,才十八歲的伊斯瑞奧斯就把自己的作品《獵人的葬禮》投到當年的巴黎沙龍展參展, 更在《費加羅報》(法國最大型國家報紙之一,於1826年在巴黎創辦)得到高度讚賞。報紙當時的編輯兼重要藝評人亞伯·沃夫稱伊斯瑞奧斯的畫作為「一幅難得引人入勝並令人深思的作品」[4]伊斯瑞奧斯在巴黎取得的成功馬上傳遍歐洲。1884年,在比利時前衛藝術家「Les XX」團體的首次展覽上,他與羅丹等國外藝術家也受邀參展。

在是次呈獻的《爪哇女子坐像》中,伊斯瑞奧斯以大膽、豪邁的線條描繪出優雅年輕女子,粗獷、跳脫的筆觸展現出藝術家的隨性作風。女子佔據大幅畫面,她的出現豐富了空間。她側著身,目光避開了觀者,身體姿態流露出靜恬的自信,而表情則帶有幾分漠然。從她的坐姿來看,她很可能是伊斯瑞奧斯的舞蹈家朋友。就如荷蘭史學家鐸夫·偉林所說:「他最出色的肖像作品就是以朋友們和其他藝術家為題的隨意畫像。」[5]陽光灑入房間,溫暖地覆蓋畫面,淡淡的赭黃和粉紅色點亮了大地色調的畫幅。她的紅潤肌膚和纖巧秀氣的顴骨格外突顯其青春年華。

此作最吸引目光的定是那粗獷的畫面。背景牆上粉刷著蒼勁的線條,急促而有力,在本是抽象的背景中添上重量和影子。一道道強勁的筆觸間又隔著一些細膩的落筆,為豐富的構圖增強幾分視覺層次。伊斯瑞奧斯在1921年至1922年間遊歷印尼,雖然只是其晚年的一段插曲,但讓他看到巴黎「美麗世界」以外的另一片天地。《爪哇女子坐像》建基於他對爪哇人文的深厚感情,更展現了他對人物描繪的熟稔技法。


[1] 〈艾薩克·伊斯瑞奧斯:海牙都市的陽光世界〉鐸夫·偉林著(海牙,Van Voorst van Beest 畫廊,1991年),25頁
[2]同上,30頁
[3]同上,27頁
[4]同上,31頁
[5]同上,43頁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