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拍品詳情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

陳逸飛 佳人如夢 油畫畫布 一九九八年作

來源

紐約,馬勃洛畫廊
私人收藏
紐約,蘇富比,2006年9月20日,拍品編號24
倫敦,馬勃洛畫廊
蒙地卡羅私人收藏
現藏者得自上述來源

展覽

紐約,馬勃洛畫廊〈陳逸飛〉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八日至二〇〇〇年一月十五日),14頁、封面
蒙地卡羅,摩洛哥馬勃洛畫廊〈向陳逸飛致敬 1946 - 2005〉二〇〇七年四月十五日至六月十五日,9頁

出版

〈陳逸飛〉(美國,紐約,馬勃洛畫廊出版,一九九九年),圖版14,46至47頁
〈陳逸飛〉(英國,倫敦,馬勃洛畫廊出版),124至127頁

相關資料

註:畫背貼有紐約馬勃洛畫廊及摩洛哥馬勃洛畫廊標籤

陳逸飛浪漫寫實主義大典《佳人如夢》

中國寫實畫家之中,陳逸飛是一顆璀璨的巨星。改革開放之後,陳逸飛是最早赴美進修的中國藝術家,亦是最早在美揚名的一位。從早期的社會主義題材、美國時期的西洋音樂家、甚至引為國際外交美談的水鄉系列,藝術家憑藉不斷突破的精神,在寫實之路上一次又一次引人驚豔;自1993年歸國發展,陳逸飛展開膾炙人口的「海上舊夢」系列,在《佳人如夢》 (拍品編號26)之中,更盡展中西古典精髓,同時參酌現代元素,將東方美學發揚光大,成為其藝術宏圖裡不可多得之傑作。

淑女·仕女·佳人

九○年代開始,陳逸飛對自己的定位不再是純粹的藝術家,更是社會活動家,矢志在蒸蒸日上的中國社會,展開一場美學運動,用藝術家本人的詞彙,是「大視覺大美術」,當中極為重要的一環,便是重新塑造中華民族之形象,是故其畫中人物,亦從早期社會主義色彩濃厚的工農學兵,轉向了《佳人如夢》那般禮儀彬彬的的古典淑女。

「淑女」的概念,在中西文化都有著深厚傳統。《詩經.關睢》裡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僅象徵女性之美,在漢唐經解中更指「后妃之德」,具有貴族氣息;自中世紀的英倫開始,「Lady」亦不止是女性尊稱,而是相對男性「領主」(Lord)的社會階級。人類對於女性讚美不絕,在歷史嬗遞間亦有千姿百態的演繹:是唐代周昉的簪花仕女,也是達文西的蒙娜麗莎;是安格爾的宮娥,也是費丹旭的十二金釵,而《佳人如夢》正是對此經典題材的傳承與再造。畫中的淑女形象,是以近代上海女性為藍本,既保留古典中國的嫵媚,亦顯出與觀眾接軌的時代氣息。

相對於坐像或立像,《佳人如夢》以雙姝交臥的姿態加強故事性,讓觀者發揮想像,既令人想起「繡牀斜憑嬌無那」(李煜《一斛珠》)的腴艷詞韻,亦有候孝賢電影《海上花》的金粉風華。美人比肩而臥、耳鬢廝磨,彼此應是親密無間,然而兩人的相反面向,又暗示著深閨女性的細膩敏感,或者是普遍女性矛盾的心理狀態:黃衣美人海棠春睡,象徵女性溫柔嫻靜的傳統美德;青緞美人凝視遠方,似乎宣示著不甘人後、沖破藩籬的時代精神。女性間的親暱旖旎,在畫家筆下平添男性的傾慕與幻想,當中悱惻纏綿、迷離婉轉之處,已非文字所能盡錄,都留待作品讓人解讀。

陳逸飛最早畢業於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師承徐悲鴻及馬克西莫夫弟子俞雲階,具備優秀的造型能力,儘管在八○年代赴美深造,但前衛的現當代藝術並沒有動搖他對寫實繪畫之鍾情,反而促使他鑽研新古典主義。十九世紀英國的前拉斐爾派,鐘情具有民族與時代特徵的女性,作品塑造出維多利亞時代之人物經典,陳逸飛筆下的淑女,亦有異曲同工之妙。

繪畫·攝影·電影

為了加強藝術效果,《佳人如夢》整體瀰漫一股黃金般的穠麗色調,如此表現手法,與陳逸飛的電影經驗不無關係。藝術家雖以油畫奠基,然而自美歸來以後,即晉身為藝壇多面手,不僅持續開拓寫實油畫,更涉足時尚、出版、建築各方面,而他所執導的三部電影─《海上舊夢》、《人約黃昏》、《逃往上海》,揭櫫他九○年代畫風的重大轉折。在半自傳式電影《海上舊夢》之中,作為導演的陳逸飛同時也是演員,在沒有任何對白的六十多分鐘,一直配戴茶色墨鏡登場,而透過濾光鏡、鎢絲燈 和柔光罩的重重配搭,全片貫徹著橘黃氛圍,彷彿模擬他眼中所見,渲染出懷舊、追憶、悼念、重逢的情感。《海上舊夢》的推出年份是1993年,而陳逸飛在油畫使用相似的光感色調,亦始於同時,可見藝術家在尋求新媒材的同時,亦在為固有的創作模式打開新局。

九○年代的陳逸飛作品,以濃厚的電影感大放異彩。如果說其八○年代的演奏家肖像是凝固的音樂,那麼《佳人如夢》便是凝固的戲劇,然而古典主義作品裡高飽和度的光線、文藝復興以來的明暗法,已經銷融於更富現代特徵的視覺效果:除了整體色調溫暖濃烈,《佳人如夢》以鳥瞰角度取景,亦與藝術家所欽羨的古典名作大相逕庭;其矇矓、神秘的氣氛,亦似有從攝影中擷取靈感。攝影技術中變化多端的光圈、曝光與景深調校,為陳逸飛帶來嶄新靈感,配合渾厚俐落的直接畫法,使得畫中仕女若隱若現,在現實中蛻變出一種超現實性質,如回憶,如想像,更如夢幻,呼應著「海上舊夢」的系列主題。

鏡頭對於畫家的魅力和啟發,數百年前已經出現。十七世紀寫實大師維梅爾(Johannas Vermeer)繪畫,往往借助暗箱(攝影機的前身)協助構圖;隨著拍攝科技蓬勃發展,電影鏡頭裡的世界,與人類肉眼相比更是千變萬化。儘管十九世紀畫家德拉洛契(Paul Delaroche)曾因攝影的出現而慨嘆:「從今以後,繪畫已死!」然而時至今日,寫實繪畫不僅沒有式微,反而借鑒繪畫與攝影,拓展出新的道路。過往論述陳逸飛的油畫,大多以單線發展析述,然而電影在陳逸飛的後期生涯極為重要,而《佳人如夢》足見這種媒材交替創作下的影響。

上海·中國·寰宇

著名作家余秋雨盛讚陳逸飛「在劫後餘生的文化斷層間,找回潯陽遺韻的風姿,江南午後的寧靜,小橋流水的思念,安頓了一代人浮躁的眼神和心靈 & &他曾以中國的美麗,感動過世界。」《佳人如夢》之美深沉蘊藉,是陳逸飛以上海仕女構建中國形象之代表,在改革開放後的中國大陸、以至整個大中華地區,並非孤軍,然而其於西方畫壇迴響之速、反應之大,則為中國油畫邁向世界之成功案例。正如許多飄洋過海的華人,陳逸飛最初在美國經歷艱苦的留學生活,思考自己的文化身份,找尋中國油畫處身世界之林的元素。在近代史上,上海是中國對外最開放的城市,亦是外國對中國的第一印象,「東方巴黎」、「十里洋場」之美稱,足以讓藝術家以故鄉為起點,將中國寫實油畫推向全球。

《佳人如夢》完成於1998年,是藝術家的鼎盛時期,在此以前,藝術家已經累積了充份的成功經驗。其以油畫呈現中國之美,首先是八○年代的「水鄉系列」,憑藉西方對水都威尼斯的熟悉,把中國的水鄉周莊推向全球,甚至登上1985年的聯合國首日封;「海上舊夢」在九○年代讓藝術家再創巔峰,無疑亦是從中國出發,找尋歐美文化中固有的契合點,形成東西間的文化橋樑。《佳人如夢》的仕女形象,約於藝術家八○年代末的作品開始出現,最早是受到音樂家譚盾啟發,將口碑載道的西洋音樂家系列,轉換成演奏中國音樂的古裝仕女;到了《佳人如夢》,藝術家更臻圓熟,畫中人物不再限於手執樂器,所呈現的亦不止是繪畫的音樂美,而是透過身體語言,表現內在的優雅、溫柔、婉約氣質,發掘濃厚的東方韻味。《佳人如夢》不僅著錄於眾多圖錄及出版刊物,陳逸飛更多次與之合照,益見本作深受畫家喜愛。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