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22

美國私人收藏

胡安·盧納
西班牙與菲律賓
前往
22

美國私人收藏

胡安·盧納
西班牙與菲律賓
前往

拍品詳情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

胡安·盧納
西班牙與菲律賓
款識
Luna,1884
油畫畫布
229.5 x 79.5 公分,90 1/4 x 31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直接得自藝術家
菲律賓第一共和國總統佩德羅·帕德諾
私人收藏,西班牙
私人收藏,美國

出版

〈藝術繪畫〉(一八八六年十二月十三日),342及348頁
〈西班牙藝術史〉第五冊(一九四九年),597頁
〈菲律賓畫家:胡安·盧納〉聖地亞哥·阿爾巴諾·比拉著(尤金尼奧·洛佩斯基金會,一九八〇年),108頁
〈胡安·盧納為烏特瑪圖書館所畫作品:藏於普拉多美術館作品及準備圖稿〉載於〈西班牙太平洋學術刊〉(二〇〇六至二〇〇七年)256頁

相關資料

胡安·盧納(1857-1899)被普遍視為菲律賓史上最傑出畫家之一。他於1880年代在古典繪畫取得的成就使他被列為歐洲藝術上層的一份子,為菲律賓藝術家帶來前所未有的榮譽。《西班牙與菲律賓》是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充滿歷史意義之餘,也見證了他作為藝術家的成長。

盧納是歐洲的海外菲律賓人社群中的領頭人物之一,與荷西·黎剎(菲律賓民族英雄)等知名人士同列。他們希望改革西班牙對菲律賓的統治,並為革命打下知識的基礎。《西班牙與菲律賓》便見證了這一時期的兩國關係。

年少時的盧納在馬尼拉藝術學院學習油畫,有鑑他的過人天賦,學院建議他到歐洲深造。於是,在1877年,盧納入讀馬德里聖費南度皇家藝術學院。兩年後,他隨其中一位教授亞歷荷·韋拉到了意大利。龐貝與拿破里的古代遺址對盧納的影響至深,他完全折服於古希臘和羅馬的圖像和美學。其畫作《埃及豔后之死》在馬德里的1881年藝術展中獲得銀獎,而1884年的《Spoliarium》是其藝術生涯最大的成就,畫中在羅馬競技場落敗的角鬥士丟盔卸甲,狼狽無措。此畫在1884年的馬德里藝術展中獲得金獎,一個殖民地的藝術家能在歐洲與本地藝術家得到同等尊重,極為難得。自此,評論開始注意到盧納,並視他為歐洲最頂尖藝術家之一。盧納的成功激勵了其他海外菲律賓人參與進改革的行列,終於導致1896年爆發的菲律賓革命。1899年,菲律賓第一共和國成立。

1884年是盧納藝術生涯的一個重要轉捩點。《Spoliarium》的成功讓他得到不少權貴贊助人的賞識與委託,不再是個窮困藝術家。同年,盧納離開意大利,短暫停留馬德里後,他搬到了巴黎。此時盧納的畫風開始從傳統浪漫主義演化到現代的寫實主義,隨之,他也逐漸放下在西班牙和意大利學到的學院主義畫風。古典題材開始淡出他的創作,所用色調也發生了變化。

此幅《西班牙與菲律賓》(又稱《西班牙帶領菲律賓前往進步之路》)正是繪於這重要的一年。畫中充滿西班牙與菲律賓間政治關係的寓意,西班牙引領著菲律賓走上梯級,她們是姐妹,還是母女呢?無論如何,西班牙都是絕對的領導者。兩人身穿古希臘式衣裙,頭戴月桂花冠,西班牙是個白皮膚女子,而菲律賓則較黑一些,她們在階梯半道暫駐腳步,西班牙遙指上方的榮光。菲律賓手持一支羽毛筆,大概意味著精神、情感與理智的提升。此畫展現了盧納對古典構圖的掌握和他強勁的用色。雖然兩個女子背對我們,畫中傳遞的感情依然深邃。瀟灑的筆觸、飄逸的裙擺、滿地的鮮花,還有天空上的光芒四射,顯示盧納運用此形式得心應手。

盧納為此創作畫了幾個不同版本,由此可見他極為重視這個主題,也得到主顧們的肯定。其中一個初始版本上畫有菲律賓向手持劍與天平的西班牙下跪。此畫以及許多盧納的作品應該已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被不幸銷毀。1884年的《西班牙與菲律賓》是第二個版本,是盧納首次把兩個女子放在較平等的位置上出現。

西班牙外交官維特·巴拉蓋爾是一位重要的藝術贊助人。他委託盧納畫一幅更大規模的《西班牙與菲律賓》放在他的辦公室,另外再畫一幅較小尺寸的放在他於加泰羅尼亞的博物館。大版在1888年畫成,現為馬德里普拉多美術館收藏。而另一幅約為1892年的作品,現置於馬尼拉洛佩斯博物館的重要位置。

這幾幅畫見證了盧納從古典浪漫主義步入寫實主義風格的過程。此幅1884年的作品中,主角們穿著古典的希臘和羅馬服飾,但後兩個版本中她們則穿更為現代的西班牙菲律賓服裝。此畫中菲律賓手上富有象徵意義的羽毛筆也沒有再出現在其後的版本中。

《西班牙與菲律賓》是對兩國在十九世紀末緊張關係的一段註腳,當時引起不少領導人物的注意。荷西·黎剎說到:「盧納一直都是熱愛西班牙的,他從未畫過任何反對西班牙的作品。《西班牙與菲律賓》中可看到在西班牙的帶領下,兩國一起走向光明的聖殿 … 」加西諾·洛佩斯·赫納(重要學者及革命刊物〈團結〉的創始人)曾說:「這裡可以看到天才的筆觸」,並玩笑地說盧納應該加上一個西班牙修士,把菲律賓的眼睛蒙起來。1896年,當盧納因被控反動而關進監獄時,他指向《西班牙與菲律賓》作為他支持西班牙的證據。

此畫本是藝術家送給佩德羅·帕德諾的禮物,掛在其馬德里的住所(很多人稱之為「帕德諾博物館」)。帕德諾是菲律賓歷史上的一個重要人物,他曾是海外菲律賓人社群的贊助者,更是菲律賓第一共和國的總統。有指此畫的主題最初是帕德諾向盧納建議的,他在當時是對西班牙管制的忠實支持者。隨後,《西班牙與菲律賓》便轉到帕德諾妻子的一個朋友手中,此畫一直保存於同一收藏至去年。不少出版都曾記載此畫,如1886年12月13日的〈藝術繪畫〉、胡安·德·康特拉在1949年出版的〈西班牙藝術史〉、1980年聖地亞哥·比拉的〈菲律賓畫家:胡安·盧納〉,以及在2006-2007年期〈西班牙太平洋學術刊〉中卡洛斯·納瓦羅的文中。

《西班牙與菲律賓》肯定了盧納在十九世紀末對菲律賓現代藝術發展初期的影響力,更見證了藝術家在當時那個年代,摒除各種出身的不利條件,成為首個在歐洲得到尊重的菲律賓藝術家。這個不凡的成就改變了菲律賓在世界藝壇的地位,為新一代藝術家創造出一個更平等的平台。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