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13
費南度·索培爾
蒙特福拉多
前往
13
費南度·索培爾
蒙特福拉多
前往

拍品詳情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

費南度·索培爾
1924-1984年
蒙特福拉多
款識
Zobel,64
Fernando Zobel,《Montefurado》,74,64
油畫畫布
128.5 x 180 公分,50 1/2 x 70 3/4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現藏家之母親於1973年直接得自藝術家,自此家族收藏
私人收藏,西班牙

相關資料

費南度·索培爾:與自然對話

〈光輝之書〉的理論如此陳述:「世間的一切均包含兩個部分,一個是可見的,另一個是不可見的。而肉眼可見的僅只是不可見那一部分的反射。」

當我們審視費南度·索培爾的作品時,一定不會忽略利用光、線條和構圖所塑造出的朦朧之美。索培爾一向強調風景畫創作所必須具備的抽象理念,他將傳統美學浪漫主義式的自然圖像形式一一省略,採用極簡主義風格的用色方式,以簡約的基本圖像形式構築畫面,將背景與其中的人物交織糅合成整體。索培爾相信,「他最希望的是能嘗試做到保有姿態的清晰,主體的朦朧。」[1]遊歷大半個西班牙,熟悉本國各地豐富的自然景觀,索培爾的《瓜達拉馬》(1961 年)以及《蒙特福拉多》(1964年)描繪出古羅馬隧道迷人的的景致,如實的表達他對兩地真摯的喜愛。兩幅畫作都一致明確的反映了索培爾在整個創作生涯中,對色彩與筆觸相對關係長久而深入的探索。

《瓜達拉馬》(拍品編號13 )是畫家對最具代表性的「黑色系列」美學基調的頌贊。在這個作品中,可以清楚看到索培爾知名「黑白時期」最具代表性、展現筆勢運行方式的繪畫手法。乍看猶如表現主義「行動畫派」作風的典型產物,黑色油彩支配了整個以白色為背景的空間;風格上呼應了弗朗茲·克萊恩以黑白雙色創作的藝術思維,然而,索培爾在「黑色系列」作品中所使用的技巧,卻有著截然不同的視覺效果,輕靈運行的筆法,技巧上與東方古典書法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索培爾的作品最為獨到之處,是以多樣的筆勢、厚度、以及施用顏料的技巧,表現出特殊而富於層次的質感。他曾坦言道:「因為黑與白用色上的局限,促使我尋求另一種替代過去用色彩對比方式營造強烈視覺效果的途徑。我試圖在一定程度的範圍內,用乾筆勾勒出一些紋路模糊的線條﹔這種朦朧的皴擦和筆劃痕跡所產生的效果,改變了畫筆筆鋒賴以表現的線性本質,但相對的卻保有了筆勢運行所具備的動感、行筆的速度與節奏、畫面的光影效果、還有物體的質感等等。自然的,當一幅畫作一定程度的呈現光線與立體的形象時,它就不能算是一個抽象創作。這種創作過程的意圖並非是自發的,也不全然是有意識進行的。不管怎樣,我的作品的確發生變革,它們變得不再那麼的抽象,顯得比以前來得有敘事性。」[2]

《瓜達拉馬》中的景色,是畫家針對視覺架構所做的陳述,以畫筆皴擦自然,不但描繪出了有如私語般的靜謐氣氛,並且在山巒縱面上塗抹出奔放紛呈的色塊。沒有附加其他任何色彩,黑色和白色對比之下的效果,營造出一股奇特的活力,整個畫面顯得格外精確、靈動、而且質感豐富。在全白的畫面上一意尋求揮洒的空間,「作品得以具體的將畫者肢體揮灑運行的姿勢與實際創作的狀態,生動真切的在繪畫主題中凸顯出來。」[3]索培爾用他自然天成如音樂般的才華,成功的詮釋創作題材最根本的內在結構。

1964年標識索培爾重新回歸色彩的一年,《蒙特福拉多》(拍品編號14)即是這個全新階段的作品,強調「以圖畫的形式記取」[4]、一種探索記憶的繪畫題材;基本上是早期繪畫系列的延伸,再次把記憶的片段作為創作的主軸。

索培爾選擇草木做為創作對象,沉浸於視覺畫面層次感與空間意義的探索,這兩個特質為他抽象結構式的風景做了最完備的鋪陳。「用自然景觀做主題的畫作,常會被歸類為某個時期的產物;但是風景亦是形象,經過一再的過濾,它會轉化成一個屬於它原相的概念或記憶式的印象,具備了一種氣氛,變成一個形象化、具有象徵意義的場所,它為畫家與觀者的自身經驗和記憶片段提供了反思的素材。這些理想化的景致,賦予觀賞者和畫家一樣,資以想像的欣賞空間。」[5],這種與觀者進行對話的美學經驗,明確地呈現在《蒙特福拉多》一作中。

蒙特福拉多著名的的古羅馬隧道,位於西班牙盧戈省區一個叫奎羅加的小城,由羅馬帝國圖拉真皇帝在西元二世紀時修建,該隧道即為此件作品的主題。畫中風景筆觸詩意,極富表現力,流暢的手法,為描寫自然景色圓潤柔和的色調增添了舒緩優雅的氣氛。沉穩的色澤和柔和的光線穿過甬道,將景致烘托得寧靜又祥和。索培爾熱切的回到色彩的調配和運用,在白色的背景上塗抹漸層的深橄欖色,施用不同墨暈的黑色,並在其間附上藍色的彩韻。畫面帶著羅斯科「氛圍式色調」的底蘊,強化了作品的筆法走勢以及抒情氛圍。

費南度·索培爾最為人欣賞的,是他雋永典雅的藝術背後所具備的抽象思考與洞見;也因此,他的畫總散發著對藝術深刻敏銳的理解。《瓜達拉馬》和《蒙特福拉多》兩件作品,都傳達著輕快喜悅的情感,兩者完成的時間差距不長;正值索培爾面臨嘗試、意欲突破的階段,屬於他過渡時期的佳作。用更接近表現主義的風格上色,色彩的深淺對比程度也隨著抽象程度的加深而強化。透過黑與白兩個色系和各種顏色的交互運用,索培爾去蕪存菁,在色彩與形式上用心。根據索培爾一系列作品的發展進程,可以清楚檢視他如何成功的將這兩幅畫錘煉成風格獨具而且各有千秋的傑作。


[1]〈費南度·索培爾〉羅德·帕拉·佩雷斯著(馬尼拉,尤金尼奧·洛佩斯基金會公司,一九九〇年
[2]同上
[3]同上
[4]〈索培爾〉(馬德里,索菲亞皇后國家藝術館,Rayuela 出版社,二〇〇三年)
[5]同上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