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拍品詳情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

趙無極 15.01.82 (三聯作) 油畫畫布 一九八二年作
1920-2013
款識
無極ZAO
ZAO Wou-Ki ,Triptyque,15.1.82(作品背面)
195 by 390 cm.; 76 3/4 by 153 1/2 in. (overall)
195 by 130 cm.; 76 3/4 by 51 1/8 in. (each panel)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註:畫背貼有東京富士電視台展覽標籤;此作將收錄於由梵思娃‧馬凱及揚‧亨德根正籌備編纂的〈趙無極作品編年集〉(資料提供/ 趙無極基金會)

來源

藝術家
頂尖重要私人收藏

展覽

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趙無極〉一九八三年一月五日至二十六日,圖版21
台南,台南市立文化中心〈趙無極〉一九八三年,圖版21
台中,台中省立圖書館〈趙無極〉一九八三年,圖版21
北京,中國美術館〈趙無極〉一九八三年九月
杭州,浙江美術學院〈趙無極〉一九八三年九月
巴黎,法蘭西畫廊〈趙無極,1984〉一九八四年,12至13頁
艾克斯-普羅旺斯,索格畫廊〈趙無極 · 油畫〉一九八六年,圖版6
東京,富士電視台畫廊〈趙無極〉一九八七年十月六日至三十一日,圖版1
上海,上海博物館〈趙無極繪畫六十年回顧〉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四日至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九日,185頁
北京,中央美術學院〈趙無極繪畫六十年回顧〉一九九九年二月十一日至三月十一日,185頁
廣州,廣東省博物館〈趙無極繪畫六十年回顧〉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一日至六月二十日,185頁
德勒斯登,利普希烏斯宮藝術館,德國德勒斯頓國家藝術博物館〈瑪丹娜遇見毛澤東〉二〇〇八年十月三十一日至二〇〇九年一月十一日,84至85頁

出版

〈趙無極〉Jean Leymarie著(法國,巴黎,Cercle d’Art出版,一九八六年),圖版239,294至295頁
〈趙無極〉Yves Bonnefoy & Gérard de Cortanze著(法國,巴黎,Éditions de la Différence / Enrico Navarra出版,一九九八年),193頁
〈趙無極,鉅作–可見的邊緣〉Bernard Noël著(法國,巴黎,Cercle d’Art出版,二〇〇〇年),圖版42
〈趙無極:抽象於你,具象於我〉Jean-Luc Chalumeau編(法國,巴黎,Cercle d’Art出版,二〇〇一年),圖版31
〈趙無極〉(台灣,台北,大未來畫廊出版,二〇〇五年),94至95頁

相關資料

趙無極華彩恢宏三聯鉅作《15.01.82》

趙無極的藝術命運並非僅僅是個人的,它與數千年中國繪畫藝術的發展演變密切相關。得益於其人的作品,這一根本的事實非但不曾削弱藝術家個人探索的價值,反而使之更具打動人心的力量。事實上,得益於其人的作品,中國繪畫於其中滯留了超過一世紀的漫長期待似乎得以結束。於中西方之間早應發生的真正共生,第一次出現了 &也許,當評論家們憶起正在本世紀的中葉,藝術家從他遙遠的國度來到巴黎定居這個決定性的時刻,稱之為某種奇蹟是對的。彷彿奇蹟一般,他立刻找到了自己,並完全專注於創作中,其所表現及其所達的深度,至今仍讓我們驚異。」這是趙無極在1981年,受邀於巴黎大皇宮國家美術館(Galeries Nationales du Grand Palais)舉辦個展時,知名文學家程抱一替他寫的展覽序言,該年,也是趙無極首次受邀在法國第一流的美術館舉辦展覽發表,對他而言,意義非凡,為其藝術成就於80年代躍升至完滿之巔的決定性里程碑。

帶領中國藝術於世界舞台的復興

如同程抱一所言,趙無極的藝術成就,像是一個閃耀的奇蹟,其自1948年赴法,經一連串的摸索與深化,成功地將自我從母體文化中尋得的養分,如自唐詩、宋詞、中國青銅器、甲骨文、金文、銘文與書畫中取得的靈感與啟迪,自然地融入西方的油彩裡頭,其豐厚、神秘的藝術語彙與形態,為當時美術界所未見。此不僅充實了戰後西方世界風靡的抽象表現主義的實體,更帶領了中國藝術在世界舞台的復興,在東西藝術的連結與創新上,成果非凡。法國藝評家萊馬里(Jean Leymarie)即讚譽:「趙無極的作品在形態之狀麗與精神之豐裕上有無盡空間,他承擔著東西方之間,能量和沉思之間的完全共生。」許多國際重要畫廊,如巴黎法蘭西畫廊(Galerie de France)、美國庫茲畫廊(Kootz Gallery)爭相與其合作,藉由一次次的辦展及和海內外美術館的曝光與推廣,無庸置疑地,趙無極可被視為目前擁有最堅實國際藏家群的華人西畫藝術大師。其名聲與藝術成就在80年代再攀顛峰。如截至1981年,他在歐、美、亞等地舉辦過逾130次個展,聯展更超過200回,作品被超過70家官方美術館收藏,如巴黎龐畢度藝術中心、倫敦維多利亞與阿爾伯美術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 San Francisco)、日本石橋藝術博物館(Bridgestone Museum of Art)均有其藏品,這樣的資歷,在華人現代藝術類別,罕有人與之匹敵。

轉折的十年-靈性的視象

趙無極的創作在70至80年代產生了關鍵性的轉折。他的第二任妻子陳美琴與弟弟趙無違分別於1972、1979年辭世,此讓他悲慟不已。曾有一年半的時間,他無法作畫;然而,在最低潮的時刻,趙無極重拾兒時熟悉的中國水墨媒材,在雪白的宣紙和湛黑的墨彩裡,在墨韻的揮灑點染間,他重新建立起內心天地的平衡。其並於1972年首度回到闊別逾20年的神州故土。中國的水墨啟發了趙無極,而水墨中的東方美學及中國山川人文的自然之美,也在此時溫潤地滲透進他作品的內涵骨架裡。隨著時光撫平他喪失親人的傷痛,在1974至1984這十年間的創作,我們可觀察到,趙無極的用色逐漸脫離沉鬱的黑幽黯褐,慢慢趨向明亮的黃、青、綠、紫,邁入80年代,其用色嬌豔得有如珍珠,華光瀲灩。而早期他要「征服畫布」的心態,與似要掀起萬千波瀾,狂放如雷霆、暴烈的筆法,在晚期隨著畫家心情的改變,已轉變成泰若自如、抒情的悠揚,呈現另一番生命的動人風采。

在80年代初期,趙無極接連創作了數件尺幅磅礡的多聯幅作品,對藝術家來說,這無疑是個重要宣示。他似欲將重拾的生命喜悅及看遍人生百態、走過生死別離後,對於宇宙世界睿智的觀察及體悟,開闔地傾於寬闊的畫布上,毫無保留地對我們低吟、輕訴。作品特色如同程抱一在1981年所提出具體而微的觀察:「趙無極的最近之作,簡單明白,在那兒,所有活過的夢都突然一一沒入不可見之中,無可避免地,他走向空靈。除卻存在經驗與技巧實驗,最終目的,無非要表達一個真正靈性的視象。其畫中所展開的空間,如同星光閃耀的夜空之中,不斷燃燒的異火,每當我們看見他的畫,就會成為我們自身神秘的純粹投射。」是次,蘇富比呈現的《15.01.82》,即為其80年代初期豐美絕倫的經典代表。

江山如此多嬌

在此巨幅的三聯品中,趙無極反虛入渾地深入其記憶與內心世界,在那兒,他所欣賞的北宋書畫家的米芾山水、好友張大千的潑彩、中國醉人的江山風雨、清晨望眼窗外瀰漫著薄霧的巴黎天空,這一切的一切,和他起身時所深吸的第一口氣,交融在一起。其心有所得地如入無人之境,將其意識流渲染在此壯闊的畫布上頭,創造了一個煙雨氤闔、清潤秀逸的世界。在那兒,華滋的草木、黑褐嶙峋的山川、薄紫靛藍的雲雨、氣象萬千的天光,透過溫柔的色彩,自然地和彼此相遇、交會。觀者可見藝術家在此作上使用了非常獨特的點甩法,他以大筆分別沾染鵝黃與淡紫色的顏料,以狂放的力道一層層地甩出細密的筆觸,它們細長如松針,隨著藝術家的身體動能,以不同的方向性灑落於畫布之上,若氣旋飛舞,亦若風兒柔情地吹撫大地,輕柔得像一聲嘆息 。

趙無極在此將原本我們眼所能未見,抽象的風,一宇宙之氣,完美地轉化為我們可見、可感知,令人迷醉神往的視覺世界,不由得令人讚其高妙。而其間,翠藍、青蓮紫、淺褐、松石綠與鵝黃色彩在碰撞與相交中,輕擦舞出一甜蜜輕快的圓舞曲,縱橫於浩瀚無垠的空間。趙無極若將天地之大,草木之微含納筆下,此若瑞士著名文學家謝賽克斯(Jacques Chessex)所言:「一種對於事物昇華的冥想,在此不可思議地出現和充實。畫裡的空間呈現一種暢快甜美的奇觀。這畫雖無人在其中,卻高度凝聚出一股力量,使我們聯想到人的蹤跡,藝術家的記憶,以及他所有走過平凡和走過完美的記憶。」在此,《15.01.82》不啻標誌了藝術家成熟的美學,以及邁入耳順之年,對於生之泰然無憂,與心境上的重要轉變。回憶1981年深秋,趙無極赴北京,隨後與友人同遊山西大同雲崗石窟,滾滾黃沙漫天的雲崗為中國四大石窟之一,有其輝煌,有其壯美,有其智慧,也有其滄桑 &,此在趙無極的心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年底回到巴黎,於隔年初,他創作了此非凡的《15.01.82》,作品氣韻萬千,清晰地反映了一個中國人看宇宙萬物的觀點,畫中的朦朧,反應出東方的詩情、藝術家與天地自然神往的默念精神,在此他並未直指一個具體的事物,僅留給觀者一個開放的想像與心靈的對應空間,其中意境,或如北宋文學家歐陽修在《朝中措》一詞所描繪:「平山欄檻倚晴空,山色有無中。手種堂前垂柳,別來幾度春風。文章太守,揮毫萬字,一飲千鐘。行樂直須年少,尊前看取衰翁」藉由藝術,笑看人生千古,寄寓一種對於生命的灑脫豪邁與淡泊自適的真切喜悅。

入創作之巔 一生成就體現

趙無極在80年代的創作成就與突破,令人聯想到東西方幾位藝術大師。一是張大千,大千在1940年代即享盛名,但晚年於1963年更創新地將潑彩的概念引入中國水墨,濃豔的湛藍與藏青色以半抽象的形式流洩在墨韻之間,開創了一新穎的現代繪畫風格,也讓他的創作進入了一揮灑無滯的階段,許多尺幅磅礡的重要作品均創於此時。而其潑彩作品也最為市場所追捧,超越早期潑墨。如拍出破億元人民幣氣勢非凡的《愛痕湖》與《雲山古寺》均為此類代表。西方則是德國戰後名家李希特(Gerhard Richter,1932)與抽象大師羅斯科(Mark Rothko, 1903-1970),兩人的晚期作品在市場上最受肯定,如李希特90年代的抽象創作,其層次之豐富,內蘊的氣力之深,完美體現一凝鍊的空間表達,相較於早期作品更受藏家青睞;又如羅斯科50至60年代的作品均被認定為其創作黃金時期的典範,如他的前十大拍賣紀錄,均為其晚年作品,羅斯科曾說:「我不對顏色、形狀或其他元素之間的關係感興趣,我只有興趣表現人類基本的情感。」雖然兩人的創作型式迥異,但此般情感的流露,正與趙無極不謀而合。趙無極與這些西方藝術大師一般,在悠悠創作生涯中不斷追求創新與突破,直到晚年達悠然自如的集大成階段,該時期作品可視為其一生藝術成就的瑰麗體現,壯美非凡!

香港蘇富比四十週年晚間拍賣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