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

拍品詳情

二十世紀中國藝術

|
香港

朱德群 聖雪頌 油彩畫布 一九八五年作
款識:
朱德群 CHU TEH-CHUN 85(右下)CHU TEH-CHUN 朱德群 25 Décembre 1985(畫背)
161 by 129.5 cm. 63 3/8 by 51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巴黎法蘭西畫廊
巴黎博納大衛畫廊
歐洲私人收藏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神秀朗逸,創生東方大寫意─《聖雪頌》

山嶽之於中國文化,不僅是歷久彌新的藝術題材,亦是哲學層面的思考對象,無數的人文經典,靈感俱源自於此。朱德群從小成長於安徽蕭縣山區,對山嶽培養出濃厚感情,八○年代,藝術家邁進巔峰時期,依然遊歷四方、創作不斷,展覽邀請更是接踵而至。一九八五年,藝術家在前往瑞士皮耶.于伯畫廊參展途中,受阿爾卑斯山白朗峰的美景感召,展開著名的雪景系列,而《聖雪頌》正是此系列的早期精品,其油彩揮灑峻峭自然,氣勢直追宋代山水,深得筆墨精髓,更融入中國審美概念,吸納西洋繪畫精髓,以抽象藝術向東方致敬。

巴黎畫閣上,吞吐胸懷萬丈

八○年代,藝術家將畫室設於巴黎巴紐雷(Bagnolet)高層,其遼闊景觀使巴黎的飄雪景色一覽無遺,靈感湧現。朱德群深得唐宋畫家「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創作精神,善於吸收平生所經歷之自然精華,孕育人文風景於胸懷。早在三十年前,朱德群己於台灣八仙山上領悟到中國水墨畫的虛實、以及具有詩意的傳統人文與自然的關係;阿爾卑斯山的旅程,則讓他在雲霧和雪山的白中獲得啟發,如其自言「一下子浮現了很多唐詩的意象,回來就忍不住想作畫」;八○年代中期,朱德群多次應邀到香港中文大學擔任藝術系校外評委,順道重遊闊別三十年的中國,其中安徽黃山給他留下的印象最深,神州風景在腦海再度激活,經歷瑞士雪山和巴黎冬季的催化,終於成就《聖雪頌》的迷人景觀。畫中的萬仞壁巒、冰斗角峰,既象徵歐洲雪山,亦陶鑄了浪漫之都巴黎的聖誕景色,以及藝術家數十年來體會的山嶽精粹。

宏圖鶩古,東方神氣淋漓

儘管以油彩畫布為媒材,《聖雪頌》卻貫徹豐滿的東方精神。宋代繪畫以大山大水傲視古今,景致恢宏的《聖雪頌》更顯示了朱德群欲與古代大師比肩的雄心。藝術家巧妙控制油彩的稀釋程度,發揮水墨「焦、濃、重、淡、清」的五色效果,又酌量調進藍、綠、紅彩,提升了畫面的質感與層次。宋代大師李成善於表現山嶽的瀟灑清曠,被譽為「凡稱山水者,必以成為古今第一」(黃賓虹《鑒古名畫論略》),《聖雪頌》以東方精神見勝,透過充滿書法韻味的筆觸,使得棱角崢嶸的歐洲雪山,平添清新峻逸之氣,既得中國之寫意,亦具西方之抽象,與李成《茂林遠岫圖》古今輝映之下,不僅顯示出獨創性,亦成功地利用油彩,傳承和發揚中國藝術傳統。

博採西方,抒情抽象寫意豪邁

朱德群自五○年代投身於抒情抽象運動,一方面滙通東、西文化,另一方面亦是對於自身涵養的挑戰。《聖雪頌》大膽汲納東方藝術元素為用,但其載體依然是現代抽象繪畫,而非模擬古人。畫中的點、線、面,無不脫胎自中國藝術,卻又無不符合康丁斯基以來,抽象繪畫對於線條和色塊的可能性之探索。正如藝術家自言:「我畫中的內涵和精神完全從中國的傳統繪畫中來,只要我堅持這樣走下去,完全可以進入抽象的世界,這裡一點阻礙都沒有。」不管是書法線條、墨意,抑或對高遠的渲染,始終被藝術家所靈活駕馭,並成為作品的組成部份,寫實的細節被大幅削刪,取而代之的是率性的揮灑。為了表現山嶽飄渺之美,藝術家使用了抒情抽象畫家常用的滴流、點灑,發揮油彩自身之特性,強化了風雪迸濺、冰川流銀的動感,與西方藝壇的同儕相較,則蘊含與眾不同的東方詩意與韻律,彰顯獨特個性之餘,亦成為華人藝術家的重大貢獻。朱德群的雪景精彩瑰麗而為數珍稀,《聖雪頌》更深具藝術家的東方精神與發展印記,浩然大氣,鑒藏者誠然不容錯失!

二十世紀中國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