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7

拍品詳情

二十世紀中國藝術

|
香港

趙無極 10.12.59 油彩畫布 一九五九年作
款識:
無極ZAO(右下)ZAO Wou-Ki 10.12.59(畫背)
73 by 92 cm. 28 3/4 by 36 1/4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附:趙無極基金會開立之作品保證書

來源

多倫敦Liang Art 畫廊
歐洲私人收藏
亞洲重要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在此幅力度萬鈞的作品中,趙無極大膽寬宏地選用了不同彩度的藍,藉由低限的用色與細膩的明度變化,成功創造出一個帶有宇宙縱深,可呼吸、可漫遊的空間,我們可從那下筆的速度與果斷的筆法,感受畫家的自信與身體動能,他仿若將腦中的雜念縮減到最低,以一種接近禪定的方式面對眼前的畫布,將其心之所感,與其內在世界,濃縮於運筆用彩之下。在那在鈷藍與鉛白的交鋒中,光彩乍現,宛若黑夜與白晝的爭戰,短兵相接,動人心魄,而那抹白若穿越神祕湛藍的夜之青空,向我們展示著世紀創生時的第一道曙光,第一個黎明。

作品中震顫的黑色線條,若藝術家內心跌宕漫遊的思緒與心音。趙無極在作畫時常伴以樂音,或莫札特,或巴哈,或是他自1954年即結為摯友的法國前衛派音樂大師瓦黑斯(Edgar Varese)的樂韻,瓦黑斯崇尚「讓音樂從傳統樂器中解放」,大膽地嘗試在樂曲中加入由各種不同物體創發的新音,強調聲音的空間性,與在空間中爆裂,反射,高反差的效果,成功地崩解古典音樂的傳統,其樂曲饒富戲劇性與敘事性,張力無限,每每令人聯想到宇宙窮蒼的爆裂與誕生。某種程度上,他與趙無極的藝術觀點不謀而合,兩人均超越傳統藝術的窠臼,創造了獨樹一格的藝術語彙,並於藝術史上扮演開創性的領銜角色。

趙無極完美地詮釋了萬物更生的山水天地,作品內蘊動人心魄的生命力。此畫境令人想起唐代詩人李白在歌頌天姥山的盛景時,寫下的一首遊仙詩-〈夢遊天姥吟留別〉,詩是這麼寫的:「半壁見海日,空中聞天雞。千岩萬轉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熊咆龍吟殷岩泉,慄深林兮驚層巔。雲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煙。忽魂悸以魄動,恍驚起而長嗟。」李白藉由詩詞邀讀者同遊仙山,同與他歷經奇情幻景;趙無極則藉由《10.12.59》,向觀者示現穿越了濃重的現實屏障後,水天一清的世界,邀請觀者與他共同張開想像的翅膀,一同震顫,一同飛翔。

二十世紀中國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