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
514
許漢超 裁縫師 油彩畫布 約七○年代作
前往
514
許漢超 裁縫師 油彩畫布 約七○年代作
前往

拍品詳情

二十世紀中國藝術

|
香港

許漢超 裁縫師 油彩畫布 約七○年代作
1905-1993
款識:
H.C.HEE(右下)
96.5 by 66 cm. 38 by 26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來源

美國私人收藏

展覽

〈許漢超〉檀香山,On the Pali畫廊

出版

〈陰陽藝術〉許漢超編,許漢超工作室出版,胡歐島,一九八一年,十三頁,彩圖

相關資料

註:畫背貼有檀香山On the Pali畫廊標籤

美國私人收藏
許漢超交融中西的玄妙世界

繼去年秋拍呈現的「海外遺珍-伍澤樞」專題,蘇富比持續為藏家蒐羅早期留洋並具有創造性藝術成就的優秀藝術家作品,是次我們很榮幸地於一美國私人藏家之手,挖掘出另一位被遺忘的傑出華裔旅美藝術家—許漢超。

許漢超在東方世界或許尚且罕為人知,但這個名字在夏威夷畫壇響亮非凡,其長期任教於夏威夷大學,除了是一位充滿熱情的美術教育家,更是位活躍的畫家,如在1935年與1962年,他先後於該地創辦「中國藝術協會」(ChineseArt Association)與「夏威夷水彩畫會」(Hawaii Watercolor Society),而在1971年與1986年,夏威夷州政府曾兩度頒予他「年度最佳藝術家獎」(Artist of the Year);1985年,義大利設計藝術學院(Accademia Italiana)更頒給他「奧斯卡金獎」(Gold Oscar),肯定他為一個國際級藝術家與其創作成就。而每當我們行經夏威夷的火努魯魯機場(Honolulu International Airport),一下機,映入眼簾的便是許漢超在1991年接受官方委託所製,充滿純真想像力結合東西美學,長達三米二的大型壁畫。於今,且讓我們透過是次呈現的十件作品,一同深探許漢超,以及他的藝術世界。

海納百川天分盡現

許漢超在1905年出生於夏威夷茂宜島(Maui),祖籍廣東中山,其父許蜇辰為早期移民美國的華裔學者教授,亦為國父孫中山在檀香山的摯友與海外革命夥伴。許漢超於夏威夷成長,七歲時隨母親回到廣東中山的泮沙村,入當地小學就讀,學習唐詩、中國傳統樂器與書法,年幼的他對中國的皮影戲、傳說故事如水滸、白蛇傳若數家珍,15歲時回到夏威夷繼續念高中。自小浸濡於東西方兩種教育環境之下的許漢超,顯現極高的藝術天分與對兩方文化的熱愛。

1929年,他在家人的支持下考入當時在美國西岸被認為是第一流的加州藝術學院(California School of Fine Art,現舊金山藝術學院San Francisco ArtInstitute),與另一華裔留美畫傑朱沅芷系出同門,接受現代藝術教育,並有機會到各地美術館親見經典名家之作,許漢超由其東方文化的根本取經,融入現代主義的精神,開創了半具象的「陰陽」系列創作,其作屢獲獎於校內各項藝術競賽,並被用為藝術系招生的宣傳品,校方也因此頒發年度獎學金給他,時年舊金山中國城日報曾報導此事件,寫道:「此為華人學生首次獲得加州藝術學院的最高榮耀! 」對許漢超而言,此無疑為一大肯定。

大學期間他並結識墨西哥壁畫之父里維拉(Diego Rivera),里維拉非常欣賞許漢超的創作,曾邀他到墨西哥當其門徒,然而當年墨國有嚴格的移民與簽證申請管制,排華氣氛濃厚,許漢超因而無法成行。1948年他至紐約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與學生藝術聯盟(Art Students League)深造,隔年自費至巴黎藝術之都闖蕩,入立體派大師雷傑(Fernand Léger)門下學習,當時雷傑的工作室裡只有25個學生,雷傑每周五進工作室指導教學,儘管生活困苦,落腳的便宜居所裡沒有暖氣、熱水,每天只能吃一餐,許漢超仍堅持將全部心神投注於創作,試圖尋找一種世界共通的語言。

其創作主題取材自他的背景與生活,風格近立體派,爾後因其努力,讓他有機會在巴黎亞立爾畫廊(Galerie Ariel)舉辦個展。1951年3月他再赴紐約至表現主義畫家葛羅斯(George Grosz)門下學習,而於1959返夏威夷定居歐胡島(Kaneohe),許漢超在夏威夷大學執教多年,另在畫室、畫會、進修班等地多處教學,桃李滿天下,美國前總統甘迺迪的夫人也曾是他的學生。

而自六年代起,他和亞洲藝術圈接觸廣泛,如於1963年他曾參加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辦的全球華僑華裔美展;1970年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文化大學更邀請他擔任美術系客座教授;1972年其曾於國立歷史博物館發表「許漢超.黃玉蓮伉儷雙聯展」,並曾出版多本畫集,成就顯著。這次上拍的作品多完成於其五至八年代的創作成熟期。

寄情探索宇宙陰陽

一位好的藝術家必須是要有想法與想像力的,並且可見超乎物相的美,他必須將內心對於外在事物的反芻與想像世界的結晶表現於畫布之上,而這結晶並且結合了東方的陰陽韻律與西方的美學思維。」許漢超

許漢超的繪畫個人風格強烈,其自三年代以來便開始在油畫創作中探索東方的陰陽空間美學,以半具象的形式描繪自然生命,著重虛實相生,在變化中創造和諧感,並在平面繪畫上試圖呈現帶有宇宙概念的三次元空間。而因受教於歐美的背景,訓練了他理性的美感思維,他試圖在創作中提出新的造型理論,當中饒富幾何性的線面美學,融會中西,此無一不體現於《宇宙》(拍品編號519) 與《天界陰陽》(拍品編號518) 作品之上。在《宇宙》的矩陣方圓之間,一個靛藍雲彩翻湧,帶有東方山水意象的神秘空間,正邀人入畫。

中西一體超越立體主義

許漢超也把兒時在中國與夏威夷學習的傳統文化融為創作的養分,如他常將中國的算盤、八卦、天秤、羅盤、度量衡、針灸器具、竹簡,以及夏威夷的樂器作為繪畫的符碼,如在《風箱》(拍品編號517) 中,畫面主由三個凹凸造型的物體分割而成,它們既若計量的砝碼,也如烏克麗麗發聲的風箱,透過精心的排列佈局,體現了立體派在同一空間中展現不同時間軸的時空韻律。其主要創作技法雖以平塗為主,構圖簡約但用色大膽,細節處蘊含細膩的色彩變化,使他獨樹一格。畫如其人,知名作家王藍曾說:「許漢超虔誠、熱情、誠懇、純樸與謙虛,鑄成他做人的美德,也構成他繪畫的風格,其作品構圖奇特,色彩豐富,既生動又堅實,既活潑又嚴謹,既跳躍又寧靜,既抒情又理性,既浪漫又古典。他的畫是中國的,也是國際的,是傳統的,也是現代的。

許漢超受教於立體派名家雷傑,但他的創作未曾被老師所建構的既定風格所拘泥,反而用盡心思,試圖打破傳統,他將中國連環畫裡的線描,與絲版構成的重重層次以油彩的平塗的方式表現,並融入個人情感,具有濃厚的敘事性與想像性,如《裁縫師》(拍品編號514)一作,即為箇中代表,畫中人物飛揚的頭髮與身體線條呈現如樂音般的律動,許漢超藉著單筆的紅彩線條,傳達出受光面,女孩身上的花裙圖案自然地向背景延伸,造成空間虛實間有趣的對話,而畫意透過分割,在平面中開創視覺深度,而畫中的主角手拿著捲尺,暗示著她的身分,事實上,許漢超生命中兩個重要的女人-他的母親與姐姐,都擅於裁縫,甚至以此技藝養家,籌攢學費讓他至舊金山求學,對他而言,意義獨具,許漢超用心地透過此畫,表達了他對母親和姐姐的崇敬與感謝,作品可被視為其七年代的重要代表。

藝術家尼德爾(Carl Niederer)在〈許漢超的藝術〉一文中曾談到:「許漢超的作品融合了中國的書法,法國的立體派,當代的版畫技術,在閱讀時可能需要花多一些時間來理解,但過程中的樂趣與回報確是無窮的。」而如何能將這些相異的元素完美地統合於創作之中,並達自然的和諧,則見證了藝術家的功力與美學素養。

二十世紀中國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