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

拍品詳情

二十世紀中國藝術

|
香港

朱德群 旭日千里(三聯作) 油彩畫布 一九七九年作
款識:
朱德群 CHU TEH-CHUN(每聯右下)Composition CHU TEH-CHUN 朱德群 1979(每聯畫背)
81 by 195 cm. 31 7/8 by 76 3/4 in.
81 by 65 cm. 31 7/8 by 25 5/8 in. (each)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附:藝術家親簽之作品保證書

來源

現藏者家屬直接購自藝術家本人
歐洲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旭日千里

《旭日千里》是朱德群完成於1979年的三聯幅,對藝術家而言,該年可謂喜事重重,先有文學家余伯阮(Hubert Juin)執筆的《朱德群專論》出版,後是闊別三十多年的恩師林風眠從香港來到巴黎,在亞洲藝術博物館(Musée Cernuschi)開個展;既屬同鄉又是杭州藝專師友的劉開渠,亦在11月帶領中國雕塑家代表團到訪。系出同門的東方巨匠,一時間重聚花都,藝術家心情開朗,作品亦顯得份外欣悅。

構圖元素的高度昇華

朱德群的「構圖」作品,一般以書法線條為骨幹,透過雄渾有力的揮灑產生張力、支撐畫面,亦往往由於墨意濃厚,而顯得色彩深邃;但《旭日千里》則不然,其縱橫恣肆的筆觸,已經融入虹彩漫溢的主調,而六、七○年代標誌性的色彩方塊,在此更顯輕盈流動、力量賁張,有如旭日初升,其晶礦般的光束,正奮力掙脫羈絆,在地平線上綻射而出,不但顯示其抽象境界再次提升,亦似展現了藝術家此時的開朗心境。

朱德群對於油彩濃度的掌握,數十年來有著微妙的變化:在五、六○年代,其作品油彩濃度較高,構成畫面厚實穩重、色塊形態固定、線條遒勁率性;八、九○年代以後,油彩明顯稀釋,使得畫面輕盈流暢、色彩靈動飄逸、線條融渾酣暢。此一轉變隱晦微妙,反映藝術家心境和思想之逐漸蛻變,有諸內而形諸外,並非刻意的技巧調整,至於七○年代的作品,則處於交滙時期。《旭日千里》完成於1979年,事實上已經開啟了朱德群八○年代之端緒。

抽象背後的東方精神

《旭日千里》不僅呈現藝術家高昂的情感,畫面亦呼應著中國的橫卷山水,創造出平遠遼闊的風景視野。法國著名藝評人龍柏稱許朱德群是「火一般的畫家,屬於大氣和火,而與此同時,帶著某種不可名狀的神秘元素,這種個人魅力使他在巴黎畫派之中獨樹一幟。」龍柏筆下神秘元素,正是對他而言遙不可及的東方哲學與藝術精神。朱德群推崇道家思想和宋代山水,首重其自由奔放的精神境界,這跟法國在戰後興起的「抒情抽象」運動絕妙呼應,亦成為中西藝術得以溝通融和的平台。朱德群以抒情抽象為形式,但在形上學與宇宙觀方面,卻取法東方,是以其作品在芸芸同儕之中,始終散發異樣的動人光芒。

二十世紀中國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