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
509
謝景蘭 丹霞照青峰 油彩畫布 約六○年代作
前往
509
謝景蘭 丹霞照青峰 油彩畫布 約六○年代作
前往

拍品詳情

二十世紀中國藝術

|
香港

謝景蘭 丹霞照青峰 油彩畫布 約六○年代作

來源

歐洲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音樂觸發舞蹈,舞蹈帶動繪畫,在那種陌生得讓人一再細味的平面中,她開始尋找宋元山水的縹緲幽寂,神暢意酣;舞袖在空中瀏漓頓挫的軌跡,化成了書法線條,捨意而獨立,嬝娜激盪於餘音微茫的虛空中……她在創造藝術的同時,藝術也在創造她。」
陳浩星,澳門藝術博物館館長

氣遊天地,神馳物外

藝術創作之中,繪畫與音樂經常互相啟迪,但像謝景蘭一般融滙音樂、舞蹈、書法和繪畫於一身的藝術家,在現代藝術史上,則不多見。《丹霞照青峰》是謝景蘭的抽象風景佳作,其有如在青綠山水上潑瀉丹砂,使萬壑峰巒浮於漫天紅霞,給予觀者無限馳騁空間,其意境與南宋夏圭、馬遠的清曠山水遙相呼應,但其用色之濃郁澎湃,又使藝術家的感情抒發酣暢,富於現代氣質。畫面的顏色層次豐富,構圖極其嚴謹,從玄黑的底色敷設漸次而上,方及於鮮豔淋漓的丹朱翠藍,水火互濟而象限無窮,產生望之不盡的遼闊景象。

儘管是油畫創作,《丹霞照青峰》的筆觸卻極具東方韻味。作為戰後法國抒情抽象運動之一員,謝景蘭善於援引自身的豐厚文化底蘊,塑造自我風格,其柔靭有力之筆觸,既脫胎自中國書法,亦似舞蹈員在畫布上留下的痕跡,似乎繪畫線條之本身,己是樂譜上的高低韻律,欲在畫面之上留下聲音。

抒情抽象重視藝術家的自發衝動、無規則構圖和率性表達,使得創作過程與作品同樣重要,這與書法和舞蹈強調身體語言、追求過程中的精神解放不謀而合,使得謝景蘭的優厚天份得以發揮,並成為她的藝術印記,在欣賞《丹霞照青峰》所締造的精神境界之餘,觀者亦彷彿能重現藝術家在創作過程之中舞姿洋溢的風采。

二十世紀中國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