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
501
蕭勤 中國之再生 壓克力彩畫布 一九八九年作
前往
501
蕭勤 中國之再生 壓克力彩畫布 一九八九年作
前往

拍品詳情

二十世紀中國藝術

|
香港

蕭勤 中國之再生 壓克力彩畫布 一九八九年作
款識:
Hsiao勤 1989(右下)中國之再生之一 Hsiao勤 1989 La repressione cinese - 1(畫背)
91 by 72 cm. 35 7/8 by 28 3/8 in.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附:台北帝門藝術中心開立之作品保證書

來源

台北帝門藝術中心
亞洲私人收藏

相關資料

東方視界 紅彩獻瑞

紅色對東方文化來說,別具特殊意義,在古老的中國,此表徵避邪驅凶、吉慶瑞祥,因此在宮廷、官宦人家的建築中,我們常可見到紅彩的漆塗,而在民間的婚慶與特殊年節裡,人們亦常用紅彩來妝點布置,如有新娘的紅袍嫁衣、刻著囍字的紅蠟燭、高掛的喜幛、大紅燈籠與迎春的門聯;另一方面,在東方哲學裡,紅色象徵熱情與生命,帶有積極性的意義,如以五行為例,與生命之火和映照萬物的太陽相對應的即為紅彩,又如在《周易》的卦象學中,象徵創造美好人生的「離卦」之本象,亦為「紅色之光」。紅彩表現在藝術上亦甚多見,如在貼近日常生活的廟宇神社裡,內部常飾有象徵「松鶴延年」的主題雕紋,當中除了白鶴、蒼松、瑞雲,往往還有一抹紅日,刻畫著一個關於永恆的夢;而在近代,紅色亦成為獨特的東方民族性與文化美學表徵,屢屢被使用於藝術家的創作中。是次拍賣,適逢蘇富比「亞洲四十周年慶」,我們特別從全球重要藏家手中,徵集一系列以紅彩為主調,而風格、形式、題材各為突出有別的精品,以宴藏家,也企圖藉此梳理,讓人深入東方藝術中獨樹一幟的豐美紅色語彙。

當紅作為民族之美的時代語彙

在此脈絡中,中國寫實領軍人物王沂東展現了非凡的紅色美學,王沂東曾說:「在我自小生長在山東臨沂,或是任何一個中國北方的農村,生活是相當儉樸的,大紅的色彩,在生活中相當少見,只有結婚與春節時,才會出現,紅顏色帶有一種喜慶、希望與未來感,對我來說,那是一種視覺的震撼與生活的回憶。」他由此發展出充滿豐順喜慶之美的「紅色」系列作品,是次上拍的《鬧房》(拍品編號562)和《遠方來信》(拍品編號563)即為經典。《鬧房》完成於1998年,為其首件婚俗題材的群組畫,他以紅與黑為主調,描繪大囍之日的重頭戲─鬧洞房,透過中心燭光聚焦、強化式的光線安排,引領觀者看向一對羞赧的新人主角與圍在一旁前來祝賀看戲、表情生動的與會者。作品曾被香港知名少勵畫廊(SchoeniArt Gallery)負責人文少勵評為一「蓋世無雙的傑作!」,見其稀貴。《遠方來信》則透過温暖的紅燭光,細膩呈現在書信通訊的時代,主人翁於收信霎時的複雜情感波動及盼望,絲絲入扣。

除了婚俗喜慶的紅色美學,中國並早於新石器時代開始發展漆器工藝,此漆藝以朱紅和黑兩色為主,於秦漢時期達發展的鼎盛期,漆器之美,有其繁華富麗,有其靜謐攝人,均豐富了文化的內涵。蘇笑柏於2002年開始以大漆為創作材料,以極簡的語彙,將此媒材的特色,融合自我對於歷史、文學與人生的體悟,創生出一系列富個人特色之作,《喝采》(拍品編號507)即為其中典型,呈現大美而靜默不言。而此紅彩獨具的民族美感,也體現在黃鋼的《紅塵》(拍品編號508 ) 、姜國芳的《蓮華夢》(拍品編號560)與傑出留美華人雕塑家費明杰的《紅椒》(拍品編號633)上。

炙烈情感的抽象表現

而在抽象藝術方面,呈現的是趙無極的《紅林》(拍品編號502)、華人抒情抽象名家朱德群的《旭日千里》(拍品編號511)、東方畫會代表人物蕭勤的《中國之再生》(拍品編號501)與《鴻》(拍品編號512)、謝景蘭融樂音舞蹈於畫的《丹霞照青峰》(拍品編號509),與新興藝術家劉玖通的《行人更在春山外》(拍品編號505)、《大美不言》(拍品編號506),紅彩繽紛,特色獨具。如《紅林》為趙無極克利時期的作品,以簡筆呈現漫遊森林時眼見的景物;《旭日千里》為朱德群完成於1979年,創作成熟期的三聯幅作品,該年朱德群與闊別逾三十年的恩師林風眠重聚花都巴黎,心情份外欣悅,表現在作品上,他以縱橫恣肆之筆和滿溢的濃重紅橘色系為主調,呈現出一如旭日初升的畫境,作品並體現藝術家盛年的自信及雄健的筆力。

二十世紀中國藝術

|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