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詳情

清乾隆 洋彩黃地粉青透龍夾層吉慶有餘玲瓏尊
《大清乾隆年製》藍料款
玲瓏尊撇口折沿,寬頸溜肩,黃地細描錦地,沿下環繪如意雲頭,渲染得宜,立體逼真,掛綴瓔珞串珠,其中四組配飾吉字,並有磬如祥蝠,且添盛綻番蓮四朵,橘紅亮藍,清新婉麗。另間飾雙魚四組,更添祥瑞,輔以卷延洋花,異風漫溢。縱然滿飾繁密,卻有條不紊,井然見序。斜肩下漸斂,器腹外層綠地紅龍之間,粉青描金鏤空夔紋,並綴四面浮雕開光,妙繪豐魚成雙,暢泳柔波微浪中,穿梭落花水藻間,其中鱖魚兩相對、紅鯉同游伴,悠然自得,栩栩如生。從鏤空間隙,可窺見內瓶仿明青花纏枝花卉,朵妍各異,妙然生趣。足上加綴黃地錦紋轉枝洋花,洋菊、銀蓮,雅致繾綣,與頸上飾紋相呼應。內頸及器底均施松石綠彩,底署藍料雙方框六字篆款,殊為罕稀。
高 40.8 公分,16 1/8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玲瓏尊撇口折沿,寬頸溜肩,黃地細描錦地,沿下環繪如意雲頭,渲染得宜,立體逼真,掛綴瓔珞串珠,其中四組配飾吉字,並有磬如祥蝠,且添盛綻番蓮四朵,橘紅亮藍,清新婉麗。另間飾雙魚四組,更添祥瑞,輔以卷延洋花,異風漫溢。縱然滿飾繁密,卻有條不紊,井然見序。斜肩下漸斂,器腹外層綠地紅龍之間,粉青描金鏤空夔紋,並綴四面浮雕開光,妙繪豐魚成雙,暢泳柔波微浪中,穿梭落花水藻間,其中鱖魚兩相對、紅鯉同游伴,悠然自得,栩栩如生。從鏤空間隙,可窺見內瓶仿明青花纏枝花卉,朵妍各異,妙然生趣。足上加綴黃地錦紋轉枝洋花,洋菊、銀蓮,雅致繾綣,與頸上飾紋相呼應。內頸及器底均施松石綠彩,底署藍料雙方框六字篆款,殊為罕稀。
高 40.8 公分,16 1/8 英寸

來源
山中商會,大阪、京都、紐約及波士頓,1905年
The American Art Association,紐約,1905年
日本私人收藏,1924年購自山中商會,此後家族傳承

展覽
《Antique and Modern Chinese and Japanese Objects of Art, Curios, Paintings, Prints, Textiles and Embroideries》,The American Art Galleries,紐約,1905年1月,編號352(附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透今覷古
康蕊君

乾隆一朝(1736-1795年),宮中崇尚新穎之品,務必精益求精,為悅龍顏、得君心,瓷匠費煞思量,方製得如此玲瓏尊之妙品佳器,盡顯神工鬼斧。華飾絢爛,兼具古今韻致,以妙趣巧思,昭揚乾隆盛世。此尊,及與此成對者,正如與其他洋彩瓷器,形飾獨特,別例無尋,應乃景德鎮供御特別燒造之品。

洋彩夾層玲瓏尊,當屬景德鎮御窰督陶官唐英(1682-1756年)晚年為乾隆皇帝創燒之新瓷。1740年代初,紫禁城御作坊內,以畫入瓷,生動趣真,珍品輩出,惟空間受限,器小而罕。景德鎮御窰廠規模卻無此礙,唐英為討君歡心,應天時、合地利,領導藝匠吐故納新,研製洋彩瓷器,強調紋飾獨特、千錘百煉,揉合各式繁複技巧及程序,或單或雙,五花八門,每器均集埏埴之大成。如此玲瓏尊一類,製作殊艱,耗料費工,讓唐英誠惶誠恐,嘗稟明聖上,雖有試燒,未得御旨,不敢多造。

鏤雕夔龍,源溯高古青銅禮器。東周(公元前770-256年)一朝,見證龍紋由繁漸簡,形態方折,爪足彷如逗點,頭首細小,只能憑龍目辨識(此洋彩尊上交龍則以描金點晴),縱然抽象,仍可看到𧃍龍交疊相纏。此類龍紋,東周青銅器上常見,工藝技法有浮雕、嵌錯或鏤空,例如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元前七至六世紀之方壺,龍耳飾紋繁複(收錄於《The Great Bronze Age of China》,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1980年,編號67;圖一)。

論古典,器腹魚藻開光絕不遜於前。道家經典《莊子》中,有載莊周(公元前約369-約286年)時借魚寄意,其中「魚之樂」的無拘逍遙,後來更成為文人之夢,惜對帝君而言,談「魚之樂」不過閑坐論道,遙不可及。既有道家哲理,中國藝術品飾魚紋者,時有見之。此尊腹上綴魚兒成雙成對,泳於桃花、水藻之間,悠然自得,不禁讓人聯想到北宋(960-1127年)宮廷畫師劉寀筆下膾炙人口的《落花遊魚圖》卷(現為聖路易斯藝術博物館所藏,97:1926)。此器之魚,畫風獨特,別開生面,巧採浮雕,妙添麗彩,充分展現鱗片虹光的閃爍耀目。

外瓶粉青夾層玲瓏,同以趙宋(1127-1279年)為鑑。鏤孔套瓶,或取思南宋杭州官窰,老虎洞窰址出土兩膽瓶殘器,可為佐證(杜正賢編,《杭州老虎洞窰址瓷器精選》,北京,2002年,圖版24及25)。雖有先例,同處浙江的龍泉窰所製卻更為世所識,有鏤孔膽瓶及梅瓶傳世(見東方陶瓷學會展覽《China without Dragons. Rare Pieces from Oriental Ceramic Society Members》,倫敦蘇富比,2016年,編號96,圖錄即將於2018年下旬面世,圖二)。龍泉鏤空套瓶,如今學界雖大致定為十四至十五世紀初之物,清代帝王多或歸類為宋物。據乾隆八年(1743年)清宮造辨處檔案,記「洋彩黃地蓮環龍泉夾花玲瓏罇一對……傳旨著供各配架座」,可悉相類瓷器昔時也以「龍泉」稱之。

遙想乾隆當時,遠觀此尊,或已暗自嘆詠,驀然窺得內藏瓷瓶,滿綴青花纏枝花卉,妍姿各異,定必詫為奇事。內瓶所擬飾紋,誠永宣二朝景德鎮御窰經典,風行之極,難相匹敵,乾隆年間仿造不厭、珍賞不已。此類明初青花纏枝花卉紋,可參考北京故宮博物院清宮舊藏水注,其器腹飾樣與此類同(見《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青花釉裏紅(上)》,上海,2000年,圖版119;圖三),並可比較清宮舊藏清代仿明青花纏枝花卉紋瓶,署乾隆年製款(見《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青花釉裏紅(下)》,上海,2000年,圖版136)。

此玲瓏尊肩上的黃地錦地洋花紋,起源卻迥然不同。乾隆一朝,高宗復循先祖康熙皇帝(1662-1722年在位)之步履,召請來華傳教士進宮供職獻技,引入洋風西法,對當朝藝作影響無容置疑。器上曲卷葉紋,顯然受法國帝君路易十五(1715-1774年在位)統治時西方流行之洛可可風影響。石貝紋飾(法文 Rocaille),因園林華美石雕得名,後來統稱為洛可可,1730年代在法國盛極一時,後更風靡整個歐洲,為室內設計、銀作及瓷器裝飾迎來新貌。洛可可一詞,初用於法國藝術家布雪(Francois Boucher)設計的屏風上,所綴之紋,揉合貝殼、卷葉等圖案,錦飾瑰麗,人所喜慕,傲領十八世紀上半葉之潮流,陶染之處,無遠弗屆,遙及北京御瓷作坊。如此玲瓏尊上所飾卷葉,多稱為苕茛,或借鑑法國設計師兼畫家 Alexis Peyrotte(1699-1769年)之作。Peyrotte 曾參與凡爾賽宮、楓丹白露宮及馬爾利莊園(Chateau de Marly)等之室內設計,尤以「中國風(Chinoiserie)」為人稱著。參考 Peyrotte 一幅苕茛葉飾紋銅版畫,和此尊肩上圖案尤為相近,版畫創作於1740年,與此玲瓏尊年代幾乎一致(圖四,Cooper Hewitt,史密森尼設計博物館)。

雖以西風入瓷,藝匠卻未循歐洲常見之不對稱設計。瓶頸環飾洋花卷葉,配綴串珠,以及雙魚、吉慶、如意雲頭等中國傳統圖案,猶如項鍊規整對稱。瓔珞圓珠巧添光點,加上如意雲頭的漸層渲染,讓玲瓏尊更形立體。

乾隆八年(1743年),唐英上奏稱他「新擬得夾層玲瓏、交泰等瓶共九種」,又道「工料不無過費,故未敢多造」,得皇上批准才「再行成對燒造」(廖寶秀,《華麗彩瓷:乾隆洋彩》,台北,2008年,頁27始)。乾隆帝批閱後要求新式瓷器「俱要成對,如不能成對,即將各樣燒造」,但指「不必照隨常磁器一樣多燒,嗣後按節進十數件」。由此可悉,當時有後配成對之事,這或可解釋為何兩尊成對、落款有別之惑。

與此玲瓏尊成對者,現為私人收藏。該瓶原於2010年11月11日,在英國米德塞克斯郡位於賴斯的班布里奇拍賣行(Bainbridge’s)以四千三百萬英鎊的高價拍出(編號800,連佣金五千一百六十萬英鎊),刷新世界紀錄,消息轟動全球,頓成報章頭條。然而交易最後落空,要多待兩年才經邦瀚斯以私人洽購形式促成其事。當日原以為該瓶乃傳世孤品,如今得見此瓶,方知世間有玲瓏對尊。該器底署較常見之青花篆款,但除此年款局部,幾無二致。

此玲瓏尊所落藍料雙方框六字篆款,極為鮮見,有別於一般洋彩器上之藍料雙方框四字款。松石綠地藍料款雖罕,仍有例可鑑,如一對嬰戲圖瓶,分別藏於兩岸故宮(見《清宮中琺瑯彩瓷特展》,台北,1992年,編號146,及《故宮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粉彩.琺瑯彩》,香港,1999年,圖版91)。

早於二十世紀初,此尊已現身紐約展售場上,距今已逾百年(圖五及六)。在過去近一個世紀,為一家族所藏,潛形匿跡。論紋飾搭配,此對玲瓏尊舉世無雙,但台北故宮有藏器形與此相同之對瓶,可資比較,其「龍泉」鏤空也與此吻合,卻缺描金,器腹開光畫山水,浮雕欠奉,瓶頸同畫洋花,隙地卻以紅代黃(其一見廖寶秀,前述出處,編號69;該瓶又收錄在《十全乾隆—清高宗的藝術品味》,台北,2013年,圖版II-3.32;圖七)。台北對瓶原為壽皇殿陳設器,壽皇殿位處景山正北,與正南之紫禁城坐落同一中軸上,乃歷代清帝供奉祖上之所。

台北故宮博物院另藏三件洋紅地錦上添花龍泉描金夾層玲瓏膽瓶,其中兩瓶成對原佇端凝殿,另一則存紫禁城養心殿內(其一見廖寶秀,前述出處,編號68)。

觀此尊之配色、紋樣、風格、技巧,似專為乾隆皇帝而設。上承高古青銅禮器,隱含先秦哲理之道,揉合北宋繪畫、南宋瓷器、明代御窰風格,此器借歷代輝煌,照證滿清國朝天威。玲瓏尊上之洋花卷草,取思洛可可石貝飾紋,蘊異國情調,述說當今帝皇效法聖祖的積極進取,廣納舶來新知巧思,不甘故步自封。雍正帝(1723-1735年)開御瓷祥瑞之風,自此禎符俯拾皆是,此尊上綴吉慶有餘,不無敬父尊祖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