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品詳情

清乾隆 宮粉地洋彩鶴鹿同春如意瓶
《大清乾隆年製》款
口呈蒜頭狀,斂口,垂腹,圈足外撇。腹部通景繪鶴鹿同春圖,群峰疊嶂,蒼松、翠柏林立,瑞鹿仙鶴悠然其中,餐松飲涧,其樂融融。頸及足牆施宮粉地,錦上添花。口沿下、肩飾如意雲頭一周,頸部及足牆飾蕉葉紋,綴朵花、寶珠。每層紋飾描金線相間。底施松綠釉,中礬紅書《大清乾隆年製》三行六字篆款。

來源 :

此器在過去的數十年間,一直被遺忘在法國鄉間大宅的閣樓內,得以重現於世實屬偶然。現藏家曾祖父母的一位叔伯於1947年在巴黎過世時,此瓶曾在其遺產清單中出列,同一張單據上還有其它日本與中國瓷器若干、龍袍兩件、黃錦緞一件及一件清乾隆仿古青銅瑞獸紋鏡配剔彩纏枝蓮紋盒,亦在此次巴黎亞洲藝術品拍賣中呈現,編號138。

儘管我們對此批亞洲藝術精品1947年以前的出處知之甚少,收據所示家族其他成員曾於1867年巴黎萬國博覽會購得一日本薩摩香爐作為結婚禮物,由此可見此家族對亞洲藝術的鍾愛源遠流長。由此类推,本瓶應為十九世紀末亞洲藝術品席捲巴黎之時入藏,無獨有偶,法國吉美博物館藏另一例極其類似洋彩瓶,由法國收藏家Ernest Grandidier於同一時期(1890年)購自活躍於十九世紀末的巴黎古董商Philippe Sichel。


高 28 公分,11 英寸
參閱狀況報告 參閱狀況報告

相關資料

鶴鹿皆成不老仙
康蕊君

在建築、室內陳設、書畫、服裝、用具等諸多方面,乾隆皇帝身旁事物必具吉祥寓意,反映清高宗重德仁政,更助其天子聖威。除物件以外,御花園亦飼養吉祥鳥獸及珍奇花卉,生意盎然,展示臻美自然景緻,呈祥獻瑞,以供賞玩。

本品珍罕瑰麗,紋飾吉祥如意,所繪風景恍如蓬萊仙境。乍看之下,似以為出自藝匠天馬行空之想像,其實極有可能為乾隆御花園實景寫照。皇宮內苑飼養鶴鹿實為雅事且自古有之, 可追溯至西周,時至清朝年間,御花園更見古木繁花,日麗丹山, 令人嘆為觀止。故宮博物院藏一系列《行樂圖》,常有畫作描繪乾隆及雍正二帝於御花園中悠然自得,賞鶴戲鹿。(例見《故宮博物館藏文物珍品全集:清代宮廷繪畫》,上海,1999年,圖版10,59)。

每逢帝都炎夏暑氣薰蒸,乾隆帝便移駕京城周邊各大夏宮避暑,如現北京東北部近承德熱河處即設御用木蘭狩獵圍場等,以便於其在皇帳中辦理政務。清高宗曾於當地接見英皇喬治三世(1760-1801年在位)來使馬戛爾尼勳爵(1737-1806年),馬戛爾尼遊覽圍場西部山丘,對當地古樹林立、奇石嶙峋、野鹿成群之燦彰美景大為傾倒。

乾隆御詩之《木蘭廻蹕至避暑山莊恭問皇太后安》曰:

郵章雖悉起居便

邇歳圍期毎䟎前

定省顧違廿餘日

豫遊願奉萬斯年

亭臺總是長生境

鶴鹿皆成不老仙

退憩巖齋誠慶慰

罨𥦗紅緑繢峯妍

乾隆御詩之《夏日香山静宜園即事四首》,則描述另一座夏宮 -- 北京以西香山静宜園步移景易之勝境。詩曰:

别業非遥便徃還

蘭椒迤邐闢雲闗

看山延得半齋爽

逭暑權因一日閒

鶴領雛来調弱羽

鹿希革後長新斑

書帷何必韋編展

大地羲爻注此間

意大利籍傳教士郎世寧(1688-1766),乃乾隆年間最為盛名之宮廷畫師,曾繪此地仙鶴翩跹,恰逢皇太后六十壽誕秋狩,蒙古部族獻上長壽白鹿之際,郎世寧奉旨繪白鹿圖,清高宗更親撰御詩以示讚許(見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展覽圖錄《新視界:郎世寧與清宮西洋風》,王耀庭著,台北,2007年,圖版17及22)。

如本瓶所繪之鶴鹿紋飾,極其鮮見於清宮御瓷,亦不屬於御窰常例。據《清宮瓷器檔案全集》記載,僅兩例洋彩鶴鹿圖如意瓶。乾隆三十年,太監海福送一對此等瓶往佛堂 (圖2)。又, 乾隆三十四年,命御窰製兩瓶為賀壽禮品,分別三兩八錢及七兩六錢 (圖3)。佛堂乃皇帝御所重要的一部份,內有祭祖堂、並為皇帝拈香禮佛之所。三希堂畔、養心殿東西兩旁各供一佛堂,圓明園內亦專設佛堂 (圖4)。

乾隆帝命景德鎮御窰特製此等洋彩瓶,所成珍品,實屬其瓷藝巧奪天工之傑作。洋彩,乃景德鎮御窰以琺瑯彩為本, 推陳出新之神作。琺瑯彩通常於景德鎮御窰廠內燒製器胎,品質絕佳者後運至紫禁城造辦處加繪紋飾, 遂而得之。「洋彩」及「琺瑯彩」均意西洋顏料,以摹傚西洋繪畫著稱,得益於歐洲傳教士及其精進西方技術的融合。而洋彩花卉紋飾,更施西方繪畫中精細入神之明暗光點技巧。無論洋彩及琺瑯彩瓷,均多為單獨或成對製作,絕非成批製造。反觀景德鎮為朝廷製作之大量瓷器則多屬成批製作, 其珍罕程度由此可見一斑。

本瓶繪九祥鹿,部份成對,雌雄相望,其一口銜靈芝,雌鹿毛色異於雄鹿,並繪丹頂白鶴五只,或駕風回望,或悠然踱步,置嶙峋奇石,古松競奇,遠處山峰煙霧彌漫。鹿,通祿,為壽星坐騎,而鶴則因其翎羽雪白而代表長壽,仙人多乘鶴。松樹長青,而靈芝珍稀,只長於仙島。如意紋飾取自靈芝形狀,而如意杖,則乃法寶,心有所欲,舉之如意。

據載,紋飾相近之瓶僅見一例,亦存於法國,出自Ernest Grandidier (1833-1912年)珍藏,現收錄於巴黎吉美博物館,圖載於Xavier Besse,《La Chine des porcelaines》,巴黎,2004年,圖版56(圖1)。較此瓶之器形紋飾,雖有異曲同工之妙但裝飾手法相異,幾乎可以肯定出自不同畫師之手,而兩者描繪山林幽美之法,同樣受郎世寧畫風影響,可參考其絹本畫作。

洋彩自成一格,不僅因其品質上乘,更「錦上添花」之巧思技法。此法由乾隆年間景德鎮御窰創製,尖尖針錐剔刻卷葉紋,連綿不絕,細巧繁工,精巧錦地托襯嬌蕊卷葉,恰如繁華織錦,迎合乾隆皇帝喜好繁縟華麗之心意。本品即沿用此法,而Grandidier收藏之洋彩瓶,則以細線代替針錐,耗工更甚。珍珠紋飾與花卉紋相間,以明暗手法營造立體感,效果豐富華美,如意及披針形邊框紋飾,洋彩色調運用巧妙,營造細緻明暗效果,令整體紋飾更加絢麗。

洋彩瓷器,除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以外極其罕見。廖寶秀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收藏洋彩瓷,見《華麗彩瓷:乾隆洋彩》,台北,2008年。該書著錄各式洋彩瓷器,或繪自然山水,或於彩地上施繁縟紋飾,亦或兩者並用,風格紋飾雖與本瓶可資比較,然而從該書所錄可見,繪通景山水圖之洋彩瓶,如本品及Grandidier收藏之佳例,實屬鳳毛麟角,極其珍罕。該書圖載一例,器形相近但尺寸較本品略小,飾金彩卷草蓮紋錦地,並飾如意紋,出處同上,圖版38,《活計檔》內載乾隆七年(1742年)一洋彩金地玉環蒜頭瓶,此類瓶大 多為1740年代初所製。如此巧奪天工之珍品,必是在景德鎮督陶官唐英(1682-1756年)監督下謹製而得。唐英以其技臻絕藝,博古採今,屢創新品,將景德鎮製瓷推上前無古人之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