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亞洲藝術

趙無極──舉足輕重的二十世紀藝術大師

Sotheby's
翻譯此頁面
趙無極在二十世紀藝術的大師地位,無論國內海外均廣獲認同,6月5日巴黎蘇富比 當代藝術拍賣 將 呈獻其四幅傑作,其中《寧靜時刻》及《3.12.67》逾半世紀以來未曾公開展出,至今方重返公眾目光中。拍賣會舉行在即,我們在此介紹三幅油畫作品,標誌趙無極創作生涯的重要時刻。
趙無極於其畫室(1973年),MORHOR攝。

趙無極的《寧靜時刻》逾半世紀以來屬於同一收藏,展示藝術家1953至57年間創作生涯的重大轉變。期間趙氏將中國文化當中的視覺符號融入作品,藝術歷史學者讓·萊瑪麗形容,藝術家於此時期從具象走向抽象,出現「以符號作為突破外觀的憑據」,而這些無從解密的符號,又隱然與商朝甲骨文遙遙呼應。

《寧靜時刻》揉合抽象理性的符號及近乎赤紅的奪目色彩,將本來屬於兩極的元素融合為一。此作異常珍罕,出自趙無極備受追捧的時期,完美地包含著藝術家想要傳達的訊息:

「人們以為繪畫和寫作是重現形式及事物的特點。事實並非如此。繪畫是在混沌之中創作新事物。」
趙無極

《寧靜時刻》作成十年之後,融匯東方傳統及西方抽象藝術的《3.12.67》面世。藝術家將畫中符號化成兼收兩種表現形式的構圖,以力拔山河的激烈筆觸開拓出一方天地。

此畫作成的時期,是趙無極創立獨特美學語言,晉身現代及當代藝術名家殿堂的時刻,細觀本作,即可體會他對色彩微妙變化掌握自如。作品取靈感自純粹的東方傳統以及西方抽象風格,將畫面分成象徵天地的兩個獨特表現空間,同時讓畫面正中的線條大鳴大放,以西方現代主義的核心元素,為作品賦予極強的表現能量。

「一畫,再畫。虛實、輕重、生意盎然與雲淡風輕,登峰造極。」
趙無極

《3.12.67》完美融合了長久被視為壁壘分明的兩種圖像,標誌著趙無極藝術探索過程的一個重要里程碑。他對虛實之間掌握自如,畫中的雲霧風霜,發自自然而稍瞬即逝。趙無極獨以力拔山河的激烈筆觸塑造畫中空間,撰寫了一篇強而有力的圖像宣言。畫中線條時而如草書般互相交疊,僅有知音者方能會意。

1968年伊始,即完成《3.12.67》數週之後,趙無極選定此作主人為亨利·克萊·弗里克二世。後者成就卓著,並且來自顯赫家族,父親是古生物學家蔡爾茲‧弗里克,祖父乃美國大亨,集成著名弗里克收藏。

亨利·克萊·弗里克二世於1965年至2001年間擔任福瑞克收藏董事會主席,並於哥倫比亞醫學院擔任榮譽教授。此外他又曾於越戰期間兩度主動請纓駐守一所郊區醫院,因而備受尊崇。1968年冬,五十歲的弗里克二世到訪巴黎,與趙無極惺惺相惜。這幅作品在巴黎構思、成畫、面世,多年以來一直藏於同一家族收藏,至今半個世紀,終於在巴黎再度亮相。

90年代是趙無極事業的重要轉捩點,不但獲得高松宮殿下紀念世界文化獎等多項殊榮,並於北京、上海、台北及墨西哥舉辦大型回顧展,可說是藝術家廣獲大眾肯定的一個十年。承接一浪接一浪的掌聲與榮耀,趙無極創作《10.03.92》,成就了他創作生涯當中一見難忘的一幅作品。

喬治•杜比於1996年高雄市立美術館《趙無極回顧展》圖錄前言中寫道,此時為藝術家找到心靈平靜,並且達到藝術頂峰的時期。趙無極 「擺脫了束縛舊中國繪畫的儀式化過程」,無疑在傳統與創新、具象與抽象、來自土地的靈感以及屬於感官的世界之間找到自己的道路。藝術家本人在圖錄這樣解釋道:「我一度被遺忘,埋在某些東西之下。」完成《10.03.92》後,藝術家似乎與自我重新建立聯繫,明顯地戰勝了內心的爭鬥,一幅震撼人心的鉅作從而誕生。

藝術家採用褐色和琥珀色調,與之前在黑暗中綻發鮮豔色彩的構圖形成對比。趙無極在這幅畫裡面表現了一個屬於過去或未來的、歲月靜好的世界,掙扎與混亂轉化成和諧與柔和。藝術家將一個地形般的圖像巧妙置於畫面中央,隱然讓人想起宋代傳統山水世界裡面的氤氳,無疑是一幅大師之作。

趙無極的一切藝術才華盡藏於此,曖曖內含光,「為物質的色彩注入豐美的華美之光」。唯有在兩種長期對立的繪畫傳統間搭起橋梁,才能見到這樣的彩虹,而也只有趙無極,才能將之發揮得如此淋漓盡致。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