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展會

成都是下一個亞洲藝術重心嗎?

鄒舒烺
翻譯此頁面
本年度成都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Art Chengdu)移師新址後,吸引了更多參展商和藏家前來參與。接下來,博覽會將會何去何從?
2019年成都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入口 © 成都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官方網站


成都是四千年古城,在歷史底蘊上與北京和上海相比毫不失色。自1990年代起,成都就是多位當代中國藝術名家的出師之地,包括張曉剛、何多苓和周春芽。成都歷史氣氛濃厚,近年更漸漸成為中國當代藝術另一重心。不過,成都是否已經準備就緒?在世界各地百家爭鳴的芸芸藝術展會當中,成都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如何脫穎而出?

不久前,一年一度的第二屆成都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在4月28日至5月2日(連5月1日國慶假期)舉行,展覽場地是成都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的世紀城新國際會展中心,是城內的潮流熱點。甫邁進第二屆,博覽會的規模看似已成熟不少,各大畫廊、藏家、策展人和專業藝術人士濟濟一堂。畫廊名冊百花齊放,可見各界對成都藝術市場的興趣漸濃,尤以國內中級畫廊為甚。雖然某些高級畫廊如長征空間(Long March Space)在今年退場,卻有更多北京、上海及成都本地的畫廊參與。

2019年成都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參展作品與到場參觀人士。© 成都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官方微博

撇除博覽會本身不談,成都這個城市本身又為廣大當代藝壇作出怎樣的貢獻?今年初,張曉剛、何多苓、周春芽、王川、劉虹等藝術家受邀參展成都博物館舉辦的「與時代同行—四川油畫邀請展」,展覽開幕後不久,多位藝術史學家、藝評家和藝術家出席了一場學術研討會,集中討論博物館在塑造中國當代藝術未來的角色與責任。

成都潛力無窮,年輕的藝術家們紛紛將工作室移師成都,主要原因是其他地方的天價租金;市內小型獨立展覽亦開始萌芽,它們積極探究嶄新策展方式,更與北京和上海的藝術家、團體及組織討論合作可能。此外,成都的歷史環境,使它成為了當代藝術的優良土壤。本年四月,Dior在成都大慈寺的太古里開設了pop-up store,展出日本當代藝術家空山基的雕塑。這尊充滿未來感的作品,立於傳統寺廟前,充滿夢幻的超現實感,獲得當地居民與各地遊客的青睞,在互聯網上廣泛流傳。

西藏當代藝術展覽「探索喜馬拉雅」展館。圖片提供 : Hand-out/Chengdu IFS

與此同時,由醍醐藝術舉辦的西藏當代藝術展覽「探索喜馬拉雅」在成都國際金融中心舉行。這次展覽是中國歷來最大型的當代西藏藝術展之一,展出多位享負盛名的藝術家作品,包括貢嘎嘉措(Gonkar Gyatso)和嘎德(Gade)。事實上,倫敦、紐約和北京早已舉行過西藏當代藝術群展,成都可謂有點姍姍來遲。可是,為時未晚,以樂觀的角度看,成都已經逐漸趕上藝術熱潮。

成都會否能否成功立足國際當代藝術版圖?目前的答案是很有可能的。如果成都能積極推動城市本身燦爛而獨特的傳統文化,而非只是仿效上海和北京,它的成就或會更為豐碩。要是成都不想辜負它的歷史文化背景,就要從自身豐富的文化遺產中提取精要,同時乘全球當代藝術風潮之勢而行。未來數年,成都將有什麼創意新思湧現,教人拭目以待。

譯:衞婉欣

相關新聞及影片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