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

我的母親謝景蘭

Sotheby's

謝景蘭,又名拉蘭,是一位多才多藝的傳奇女子,她能畫擅舞,亦精通音律,在兒子趙嘉陵眼中,她更是一位富滿魅力的母親。

蘇富比S2藝術空間即將舉辦 <謝景蘭︰舞躍抽象> 展售會,呈獻蘭蘭的精選作品。在展覽舉行前,趙嘉陵親述記憶中母親的個人風采,還有她在文藝界留下的足印。

1921年,謝景蘭生於中國西南部貴州省一個書香家庭,她的父親是一位有名望的文人,祖父是學者。她最早的興趣是音樂,於1930年代入讀國立杭州藝術專科學校音樂系,並在校園裡邂逅了趙無極。趙無極是二十世紀叱吒藝壇的抽象藝術巨匠,蘭蘭與他在1941年結婚。

1948年,蘭蘭赴法國途中

二戰結束後,趙氏夫婦移居巴黎,兒子嘉陵留在國內由祖父母撫養。他們二人熱情地投入法國首都的文化氣氛裡,在蒙巴納斯開設畫室,與阿爾伯托·賈柯梅蒂、皮耶·蘇拉吉等藝術家結伴交往。趙無極有許多畫都是經過夫婦二人一起商量的,謝景蘭會為作品起名字和提供意見;與此同時,她在巴黎國立高等音樂舞蹈學院和美國文化中心修習音樂和舞蹈。

1957年,趙氏夫婦離婚,謝景蘭後來嫁給法國雕塑家范甸南。在往後數十年,她積極融合繪畫和音樂,一如她將自身的中國文化底蘊,融入在法國的新生活中。她的創作兼取東方傳統和西方美學,包括中國書法形象和氤氳朦朧的視覺效果,以及法國不定形藝術運動的動勢繪畫技巧。一如舞蹈表演般,她精心鋪排作品,讓畫筆如舞者的足尖般在畫面上翩然旋轉。一如嘉陵所言,這條藝術人生的軌跡,猶如一場舞蹈,婉然流暢、變化不斷。當然,對於他而言,這也代表著一種與別不同、令人驚喜的家庭生活。

我們衷心感謝趙嘉陵先生與我們分享他的回憶。

蘇富比藝術空間策劃總監黃傑瑜 (以下簡稱「黃」):1948年的時候,你父親趙無極跟你媽媽謝景蘭前往巴黎發展,那年你多大﹖

趙嘉陵 (以下簡稱「趙」):我那年只有五、六歲。那時候,無論在杭州還是在上海,周遭的藝術氛圍還是比較重,我媽媽很善於把各個領域比較好的藝術家,聚在一起。我們家裡常常有客人,其中包括林風眠,我叫他「林公公」,也是常客。

:你那時候有想早點到法國去嗎?

:那時候媽媽本來是準備把我帶到法國,後來因為有一些家庭變故,父親希望我回到國內,我的祖父母又比較喜歡我,就捨不得我離開,所以又回去。回去以後,我們中國人還是有「父母在,不遠離」的這麼一個想法。我是祖父祖母養大的,在祖父祖母沒有過世之前,我就沒有想過要離開。

:你爸爸跟媽媽初到法國時候是怎樣﹖他們有沒有跟你講說他們看到了什麼樣的東西?

:他們到法國以後,沉浸在一種二戰以後的藝術情懷中,我爸爸說他們一到巴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羅浮宮。至於我媽媽,因為她是搞音樂的,所以在法國各種各樣的音樂會啊,什麼都會去參加,現代的或者是古典的,都會參加。

1945年抗戰勝利後,蘭蘭一家回到杭州。

:你媽媽有跟你聊過那時候的藝術創作﹖

:她比較專注於自己的作品吧,然後我覺得媽媽她的主要的貢獻還是在於推進在抽象藝術的方面,她的作品劃分三個時期,第一個時期有父親的影子,但是我覺得又和父親是完全不一樣的。爸爸和媽媽14歲的時候就在一起了,爸爸創作每一張畫,媽媽都在,⋯⋯ 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創作都是一起商量的。媽媽曾經和我說過一個故事,她說有時候他們對畫的看法會有很大的不同,有一次她和爸爸為一張畫的構圖,爭論得很激烈,但是一個星期以後我發現爸爸按照她的意思改了。我媽媽覺得很欣慰,覺得她的看法還是有點道理的。

其實,我覺得影響爸爸創作的人是媽媽,而不是爸爸影響了媽媽,媽媽是個主見很強的人,所有的繪畫都是一起商量的,有很多畫還是我媽媽起的名字。第二個時期,我媽媽想用自己的思想去影響其他人,覺得這個世界還是太過擠擁,人有很多的不同的想法、慾望,怎麼也不能平靜下來,她讀了老子以後,覺得人應該要靜下來,所以這個時期的風景畫什麼都給人一種平靜的感覺。

:就很安穩、空靈的感覺。

:第三個時期又回到抽象,這時期的作品是最好的,因為一個畫家從自己摸索,從抽象畫,再到風景畫,再又回到抽象畫的話,經歷了一個歷程。如果她仍然在世的話,可能可以給人們奉獻更多的好作品,我覺得她過世的時候正好是她繪畫的巔峰時期,很可惜。2009年我們在上海美術館為媽媽辦展,那時,我曾經給我爸爸看過展覽畫冊,我爸爸的評論就是,他說「你給我看了我這幾年來看過最聰明的一個畫家的畫」。

蘭蘭與兒子嘉陵,1994年於法國巴黎近郊丁香花城綠毯街家中。

:你大概1979年才到巴黎,你有參加媽媽的畫展或現場表演嗎﹖

:有,因為我們到了法國之後呢,凡是我父親的、我母親的VERNISSAGE我們都會參加,然後甚至於他們的朋友的VERNISSAGE我們也會參加。所以就很自然的覺得沉浸在一種藝術的氛圍中間。

:你那個時候第一次看到你母親的表演,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在一個古堡中間舉行的,後面放著有我母親一幅大的三聯畫,前面有一點道具,道具很少,就是一個很大的透明的一個球,音樂是她創作的,一開始的時候就是一個小孩在母親的肚子裡的時候心跳的聲音,還有外面的汽車的嘈雜的聲音,然後旁邊再有跳舞的人出來啊,把她把現代藝術以音樂和舞蹈和繪畫很好地結合在一起,是INTEGRATED ART代表。

:您母親很有自己的主見。你覺得她私底下是什麼樣的一個人?

:其他人看不到的大概是一個母親的嘛。其實她一直對我有一點點愧疚之心吧,覺得沒有能夠給我一個完整的家庭,就是她有一點點愧疚吧,她自己從來沒有這麼說過,但是我可以感受得到。我常常跟人說,如果我有了一個完整的家庭的話,可能這個世界上就少了一個藝術家了。

:一個中國人,在國外堅持做一個藝術家不容易,做一個女性藝術家就更難。

:她影響了爸爸的創作,也影響了馬賽(她的第二任丈夫)的,評論家說馬賽的作品是雕刻的舞蹈,可見媽媽的舞蹈對他的創作也有著影響。媽媽有一次和我說過,她說「我造就了一個畫家,也造就了一個雕刻家,可是現在我自己還什麼都不是。」這也是一個原因,我希望把媽媽的作品要介紹給大家知道,是我的動力。

1993年,蘭蘭與親朋好友於法國南部合歡'花城家中花園的一角。

我們希望蘇富比今場展覽能達成這個心願。展售會精選了蘭蘭這位傑出華人女性藝術家的三段主要創作時期的油畫及紙本作品, 重現箇中永恆的前衞精神。

相關新聞及影片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