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經: 亞洲區總裁程壽康的另類生意經

王菁菁
翻譯此頁面
身為手握乾坤的總裁,不一定必須「霸道」,也可以是詩意的、羅曼蒂克的、天馬行空的……甚至可以用玩兒來扭轉乾坤。

前傳:不如就聊聊「非正經」

因工作的關係,這些年編輯部所接觸過的業界大腕兒可真不少。而每當大家閒聊、回想起種種經歷時,「地攤兒上偶遇蘇富比亞洲區行政總裁程壽康」,絕對能稱得上是一個經典「段子」。

那還是十年前的事。人氣爆棚的北京報國寺收藏市場,無論是寺裡還是寺外,總是熙熙攘攘,各色人等都有,吆喝聲、叫賣聲、討價還價聲更是此起彼伏,彙集了民間收藏「撿漏兒」最為形象的日常。4月的午後,幾位同事正在報國寺裡散步,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正蹲在一地攤兒前挑揀文玩核桃。「怎麼那麼像程壽康?」不能夠吧,每年經手那麼多的藝術品尖兒貨,身為蘇富比亞洲區行政總裁的他怎麼會光顧地攤兒!?但越看越像,同事便索性上前對著背影喊了聲「程總」,這背影終於轉過來——果然是程壽康。

十年後,香港蘇富比春拍北京巡展期間,趁著午休的片刻與程壽康閒聊,憶起十年前這個「段子」,令在場的人忍俊不住。「逛這樣的地方才有意思。」程壽康還補充說,不止古玩市場、舊貨市場,他還喜歡逛花鳥市場。「剛剛在預展現場,你們問我拍賣資料,那些太正經了。但玩的這些事儘管非正經,但說起來卻很有趣。」

這一刻你會發現,對面的這位「霸道」總裁並沒有高高在上、「端著架子」與你說話,倒是平添了幾分隨意與親近感,反而讓你更願意傾聽他的所謂「非正經」的聲音。於是,我們就有了約定——不如與他聊聊「非正經」。

「藝術品拍賣是藝術和生意的結合。生意其實並不難,你可以通過讀MBA這樣的課程去提升自身。但藝術就沒那麼簡單,它是從心裡迸發而出的。」
——程式語錄

現場:對霸道總裁有了重新認識

在接受採訪時,程壽康拿出了自己多年珍藏的創作,饒有興致地挑揀出幾篇比較有代表性的詩與我們一起分享。

5月28日,週二,這是我們與程壽康約定採訪的日子。

香港的金鐘太古廣場,向來被公認為體驗香港商業繁華的極致「打卡地」,香港蘇富比就坐落於此。而我們此番專訪的地點就安排在程壽康的辦公室。

採訪的當日,香港下著瓢潑大雨。位於太古廣場5樓的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裡正在進行「中國藝術品」拍賣的預展,一眾行家裡手雲集于此,把玩著自己心儀的拍品。與此同時,距金鐘太古廣場不遠的中環H Queen's HART Hall裡,則正在熱展「THE SUPREME VAULT:1998-2018」,各路時尚達人紛紛到場,唯恐與這一殿堂級潮流品牌的大展擦肩而過。古與今、傳統與時尚、行家與新生代、現場拍賣與網上拍賣……完全不搭界的兩件事,就在那一時發生了,而主角只有一個——香港蘇富比。

混搭的世界

位於太古廣場31樓的程壽康辦公室,雖沒有想像中那麼豪華,但裡面所陳設的東西卻極為豐富。

牆上既有傳統的書畫又有古意猶濃的老牌匾,也不乏很有文人意趣的書法對聯;而置頂的一面書架上,除了書籍外,還扮演著博古架的角色——各式文玩小品鱗次櫛比地擺在上面,在某種程度上也展現了主人的收藏偏好。

放眼望去,辦公室的檯上、桌上還擺放著多件風格不一、趣味橫生的雕塑;而盡收維多利亞港美景的落地窗上,赫然貼著兩張剪紙「福」字,與光線的折射以及幾盆生機盎然的盆栽互相映襯著,展現出主人的情趣。靜下心來再細看時,辦公桌前一個小架子極為惹眼——整齊擺放的一排排香煙盒,讓在場人驚訝片刻後,迅速地聯想到香港蘇富比於去年9月首度嘗試的藝術概念拍品《徐震超市》。「原來《徐震超市》被您珍藏啦!」在場的人戲說道。

這裡的一切,完全是種混搭,但又不是毫無章法。它們似乎在提醒著來客:主人是一位隨心所欲的人,卻又是「胸有千千壑」的性情中人。

2014年香港蘇富比推出“心造乾坤恰自然:一盆一景的藝術”展售會,這在很大程度上與程壽康喜好盆栽密切相關。

詩和遠方

熟悉程壽康的人都知道,比起總裁的稱呼,他更願意聽朋友們稱他為詩人。我們的專訪自然就從「詩和遠方」開始。

出乎意料的是,程總竟然拿出了自己多年珍藏的創作,饒有興致地挑揀出幾篇比較有代表性的詩與我們分享。這裡既有寫給女兒的,也有寫給「女神」的,當然也有寫給友人的,儘管是他的隨感而發,卻是詩意濃濃。「匆匆走過尖東海傍,匆匆走過……」為了讓我們感受到原汁原味的港式浪漫,程壽康大方地用粵語深情地朗誦21年前他最終修訂的《情欲尖東》,讀到動情之處甚至很忘我地哼起了小曲兒。

律師出身的程壽康,文藝范兒十足。除了喜歡吟詩外,他還特別喜歡攝影,在他的鏡頭裡既有年輕貌美的女子,也有晨起練功的老婦人,而各地的風土人情也在他的作品中……他的攝影世界裡萬物皆有可能。為了生意整天東奔西跑,往往是總裁們的一大寫照,程壽康也不例外。但這位總裁卻表現出更為精力旺盛。各地大拍巡展期間絕對是忙得手腳朝天,但他還不忘忙裡偷閒,早上五點他會出現在北京的天壇公園,與大爺大媽們一起開始晨練——老人們要不伸胳膊踢腿鍛煉身體,要不就是吊嗓子練唱功,而程總卻是用鏡頭記錄下一個又一個值得一說的場景。多年前,他的部分攝影集結出版,面對這些作品,程總都能講出很多小人物的故事。

閒不住的程壽康,工作之餘還能這麼激情萬丈。「如果工作很煩的話,再不給自己一點愉悅的時間,那就真的太痛苦了。你們知道嗎,就在剛才開會的間隙我還在想,一個久未謀面的好友讓我帶著詩去會面,我該寫什麼好呢?」

「開心果」

「我和程壽康都是敏求精舍的會友,早在上世紀80年代在荷裡活道一起玩古玉時就認識了。我們都習慣叫他Kevin。他給我的印象就一個字:真!無論工作還是鬧著玩,他都不虛偽、不拘小節、不拘形式。說他是個愛玩的人,不如說他是個懂得生活的人,永遠那麼溫文儒雅、衣冠楚楚。有他在,大家永遠是那麼開心。他的幽默風趣、語言天分、講故事的本領,經常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但背後其實充滿了生活的智慧。」程壽康的老朋友、著名收藏家——敏求精舍的前主席陳永傑先生(Frank)這樣評價道。

對於老友的這番評價,「程式幽默」瞬間上線:「看來下次見面,我要給Frank一個Kiss。」頓了頓,他又說道:「其實我不是什麼大藏家,敏求精舍最沒收藏品的就是我。Frank他們經常說:『程壽康,我知道你很忙,但你來吃飯嘛,你來了每個人都很開心。』可能因為他們覺得我是『開心果』,所以接受我的存在。」

雖然是自謙,不過一旦程壽康打開關於愛好的「話匣子」,你會發現這位眼前人的「鬼馬」功底著實深不可測。譬如為了生動,當真去買條魚用來拓畫;轉念一想,拓完後得留著吃,不能浪費啦,所以要小心翼翼。

最近幾年,這位總裁還迷上了練書法。按理說,臨帖是習者的必由之路,可他偏不。「帖子裡的含義太深奧,一時間無法理解透徹,倒不如先從‘亂七八糟’的東西寫起。」於是,像抄功能表等都成了程總習字法寶,「反正我喜歡什麼就拿來寫什麼。」

他邊說邊神秘地拿出一枚被做舊的信封,「猜猜這是什麼?」面對我們一臉的迷茫,他解釋說:「上中學的時候讀林覺民的《與妻書》,那種訣別時對愛的傾吐至深至美,讓人難以忘懷。幾個月前,我模仿了《與妻書》。紙上的洞是我燒的,血跡是用印泥做的,落款處我還按了手印,因為是遺囑,要儘量還原得像。」

更絕的是,他還給自己書寫了「墓誌銘」。「這是我給自己寫的生平總結,『程壽康,字康康……上課聊天多於練字……程壽康公楷書,以無常小楷絕世……又被稱為麥當勞道『四才子』,其餘三人,姓名不詳……』也許將來可以用來做墓誌銘。」

2011年5月“梅雲堂藏張大千畫”專場
這幅張大千《嘉耦圖》在2011年“梅雲堂藏張大千畫”專場拍賣中,以1.9億港元成交,刷新當時張大千作品拍賣紀錄。

對話:性格決定高度

事實上,特別是在近幾年,由程壽康帶領的香港蘇富比團隊,在另闢蹊徑的道路上可謂舉措頻頻。

就拿今年來說。四月初,香港蘇富比春拍敲出37.8億港元的戰績,而這一佳績也引領著本季中國文物藝術品拍賣市場;5月21日,香港蘇富比首個珠寶網上拍賣開拍,在這裡可以尋覓到有別於春秋大拍的不同風格、價位的首飾;5月28日,「THE SUPREME VAULT:1998-2018」開始網上競投,潮人們在這裡就可以集藏自己的心頭之好;6月15日,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展開中國迄今最為重要的畢卡索大展,而蘇富比則是這一展覽的重要贊助商……不斷地引導藏家擴展他們的新視野,讓人看到因為藝術無界限,使得藝術品拍賣有著更多的可能。

這與「掌舵者」的愛玩兒、「非正經」之間是否存在著某種必然聯繫呢?

在2014年4月香港蘇富比春拍“玫茵堂珍藏成化雞缸杯”專場上,明成化鬥彩雞缸杯以2.8124億港元成交,創下當時中國瓷器拍賣記錄。圖為購藏此件雞缸杯的著名收藏家劉益謙與現任蘇富比亞洲區主席仇國仕。

《中國收藏》:您認為詩歌對為人處世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程壽康:拿藝術品拍賣來說,這些年行業越做越大,市場競爭也越趨激烈。在這個過程中,有的人難免會做出出格的事。有時為了生意,在客戶面前又會顯得過於謙卑,丟失自我,我覺得這些都不行。在我看來,詩歌很重要,裡面不會有貪婪、欺詐等負面的東西,它不會老,永遠都有青春。如果一個人多讀詩、寫詩,就不會那麼浮躁,反而會不卑不亢……我相信這些特質在待人接物時都會不經意地流露出來。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什麼是遠方,但有了詩意,距離多遠都不是問題。

這枚“粉紅之星”鑽石在2017年香港蘇富比拍賣中以5.33億港元成交,創下寶石拍賣以及亞洲單件拍賣品成交的價格紀錄。

《中國收藏》:您不僅喜歡自己玩兒,還喜歡拉上朋友一起玩。

程壽康:那肯定會。當仇國仕(蘇富比亞洲區主席)跟我說要做「人間異珍」專場拍賣的時候,我就欣然答應。平日裡,我倆都喜歡石頭、木頭這類的稀奇古怪卻又能從醜中發現美的東西。

比如我桌上的這個筆架,是在美國旅行時買的,店主告訴我這是幾億年前猛獁象的牙齒。當時我就想,如果給它配個底座,正好是個不錯的筆架。不少客人到我這兒,一看到它就說:「哇,這是什麼?是不是靈璧石呀?」甚至還會激動地敲敲它。顯然每個人都有對自己認識的表現欲望,很有意思。

另外,我常常受邀去給私人銀行家、投資家講課。其實講了很多年,講稿沒怎麼變,講過的笑話倒是不少。他們說一天到晚聽資料要悶死了,直到我去講,大家就變得很開心。講完後很多人都會找我要名片,這也讓我有很多機會去幫助蘇富比鞏固品牌。雖然對方不一定馬上變成我們的客戶,但能把快樂帶給所有的人,這也是一件開心的事。

《中國收藏》:我們知道您是個很有創作欲望的人,而且特別「天馬行空」,請您分享一下對這些愛好的感悟。

程壽康:我從小就愛玩。其實說到愛好,我好像比較「花」。玩玉就不用說了,這是終身喜好。這兩年比較喜歡書法,有時候週末都不想出門,就算必須出去也想趕快回到家裡能夠寫點東西。

除此之外,就是養花弄草。雖然香港的四季不是很分明,但我能從花開花落中悟出一些道理,人生不也是這樣嗎?比如秋天到了,只剩枯枝,來年春天又發出新芽,好似人生有起有落;最漂亮的花,等了兩三年,終於到它適應了土壤,開出期待的花來,卻又因天氣三五天就凋謝了。你費了那麼多心血才有的成果,一下子就不見了,這不就是人們常說的「花無百日紅」嘛。所以我也常跟同事們說,不要看你們所在的部門這三五年在市場中的佔有率高、很強勢,就去輕敵,尤其是不能嘲笑競爭對手。

另外,我還喜歡小盆栽,在它們枝葉還很軟的時候,就用鐵線捆綁,逐漸把它們培養成理想造型。這個過程可能會很漫長——至少需要兩三年。培養人才、做好某一件事情,同樣需要耐心、時間和心血。

由左至右
2010年11月“印象派及現代藝術巨匠油畫展”
2012年5月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開幕
2014年6月“心造乾坤恰自然: 一盆一景的藝術”展
由左至右
2017年6月“何藩:鏡頭細訴香港光影”展
2018年3月“Face Off:Picasso & Condo”展

《中國收藏》:香港蘇富比這些年也在不斷地把玩兒發揮出新高度,比如做展覽。就像2017年為「黃花梨皇后」伍嘉恩女士辦的「木趣居——傢俱中的嘉具」展,處處有玄機,成為業內外紛紛稱讚的大展。

程壽康:這幾年香港蘇富比舉辦的幾場大展,讓我們看到了自身的優勢——能夠給公眾呈現博物館級別的展覽。我認為做藝術品拍賣要有一個開放的思維,反映人性的東西、美的東西,都是藝術,應該不拘一格。

從長遠來說,我當然希望花心思來給客人做展覽,將來他們要出手藏品的時候會想起我們。不過,對方的選擇標準不可能單憑朋友的交情,能力還是最重要的。因此,說到底像我們這樣經營藝術品的公司,把自己的專業做好,這是主;給客人做展覽,這是次。當然,紅花和綠葉是需要互相配合的。

《中國收藏》:說到能力,今年春拍香港蘇富比以37.8億港元戰績達到歷史「第二高」,在業界看來已是不俗;而且收藏家NIGO這樣的專場也被視為是香港蘇富比另闢蹊徑的一個典型例子。

程壽康:老實說,這個「第二高」是運氣好。但NIGO專場不一樣,是有計劃的。買西方藝術品的人越來越多、客戶群體越趨年輕化,是這幾年我們看到的兩個趨勢,應該是時候幹點事情啦。

2017年,當代藝術大師安迪·沃霍爾的一件作品以超9000萬港元的身價在香港蘇富比成功易主,那是我們在香港引進西方重要藝術品拍賣的首次突破。接著我們就發現,在紐約、倫敦的晚拍中,已經有一些包括中國內地、香港買家在內的亞洲買家的身影,應給他們提供方便,所以香港蘇富比的晚拍中,西方元素也越來越多。

不過,晚拍的西方藝術品入門要求還是比較高的,傳統古老的拍品學問很深奧,現在的年輕人生活在快節奏中,集中力往往很短暫,藝術品拍賣怎麼才能照顧他們呢?今年春拍NIGO專場就很適合這類群體,價位又相對能接受,何況NIGO還是潮人。當然這需要拍賣行抓得精准,不是每一次都可以找到這樣一個既年輕又代表潮流、還能跟藝術品有關的主題。還有網拍的Supreme專場及展覽,也是一種嘗試。

對香港蘇富比而言,將西方藝術引入亞洲市場是很大的投資與舉措,這當中既有盈利目的相對多一點的部分,也有投入多一點、不求立刻有很好回報的部分。下一步我們還會關注一些好玩的、輕鬆的藏品類別,但需要事先考慮周全後再投放市場。

《中國收藏》:人都會有煩心和憂慮的時候,尤其是做到您這個位置,您如何排解?

程壽康:工作中遇到棘手的事,尤其是突如其來的,有時候會令人難以控制情緒。我把同事當朋友,當看到他們家中遇到困難,或者是自身健康出現問題的時候,我往往在想,工作上的這些煩惱都不重要,快樂和悲哀沒有永遠的,也沒有解決不了的難題。

就像今天,就有很麻煩的事情需要處理,我們一早就不停地開會。現在你們來了,我們一起聊天,我能夠短時間地開心,對我而言,這就是快樂的時光。

《1985年6月至10月》在香港蘇富比秋拍中,以5.10371億港元成交,刷新趙無極世界拍賣紀錄、亞洲油畫世界拍賣紀錄,成為香港拍賣史上最高成交畫作。

尾聲:不變的是初心

就在本期雜誌即將截稿時,一個重磅消息傳來:法國電信大亨Altice董事會執行主席派翠克·德拉伊(Patrick Drahi)以37億美元收購了今年正值275歲的蘇富比。自此,蘇富比也結束了31年的上市公司身份,徹底私有化。

這條重磅消息的曝光讓整個業界舉座震驚。

「從乾隆九年到2019年,275年來滄海桑田,但蘇富比仍保持初心,為客人搜羅珍稀精品的熱忱絲毫未改。展望未來,我深信蘇富比將努力繼續為藝術愛好者及收藏家服務,矢志不渝。」這是蘇富比亞洲區主席以及行政總裁在公司275年志慶時的感言。

顯然,不管世界怎麼變,一家企業能堅守初心,一定會走得更遠。

2018年“人間異珍:奇·趣”專場拍品象鳥蛋。“奇·趣”系列已成為香港蘇富比向亞洲藏家介紹嶄新收藏板塊的重要平
台。

連結:歸來仍是少年

為什麼要專訪程壽康?其實,更多是出於一種反差感所引發的好奇。

他,倫敦大學法律碩士畢業,擁有好幾個國家與地區的法律執業專業資格;在2006年正式接管蘇富比亞洲區行政總裁大印之前,他就有著豐富的業務拓展與法律交易處理經驗。

他,以收藏古玉見長,是全球著名收藏群體「敏求精舍」的會員。兩三年前,他把自己庋藏的古玉精品集結出版,這本《異獸人間》的問世也讓業界看到了一位藏家的境界。「我這大半生對無數的事物產生過興趣,但都不持久,只有一個例外,那就是對中國玉雕的喜愛。」

他,「逸事」也很多。例如來北京出差,他會淩晨四點跑到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目睹這一亞洲交易規模最大的農產品批發市場是如何交易的;他會一身便裝,現身京城收藏市場,與經營者切磋交流;他還會走街串巷,聽有話題感的人嘮嗑;他還會坐進街邊的小店,品嘗一下大排檔的飯菜;剛剛還身著休閒服,轉身卻換上西服革履,溫文爾雅地與各路藏家、藝術家、市場人士打招呼……他活得隨性,甚至在一些人看來有點兒「瘋」。

今年,香港蘇富比又瞄準了“潮玩”,繼春拍與日本潮流教父NIGO攜手舉辦拍賣會後,又於5月推出了“The Supreme Vault 1998-2018”展覽。 Lok Photography

他,個子不高,卻有一種讓人敬佩甚至是仰望的力量。當我們撇開那些流光浮華時,你能看到,不管是個人還是團隊,達到何種高度固然需要機遇,但更重要的還是態度。而態度就散落在生活的一點一滴中。

「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客觀來說,沒有人完美無缺。但是人在年過六旬後,一邊是豐富的人生閱歷,一邊仍保持著孩童般探究世界的目光,這種雙重交織產生的吸引力,很可貴。「漂亮的皮囊易得,有趣的靈魂難求」,這是我們最想呈現給大家的。

在程壽康的辦公室裡,懸掛著一塊「醉雨亭」牌匾。專訪的當天趕上香港大雨,是一種恰逢其時的默契。雨天本是一個適合享受自我的時光。詩人汪國真說:「雨有一種神奇,它能彌漫成一種情調,浸潤成一種氛圍,鐫刻成一種記憶。」這或許是對我們這次專訪最好的總結吧。

◎文/中国收藏記者 王菁菁 李穎 香港報導

本文轉載自《中国收藏》7月刊 <「非正经」程寿康道出他的另类生意经>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