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藏家黃子佼的收藏學:收藏就像是談戀愛

非典型藏家黃子佼的收藏學:收藏就像是談戀愛

才多藝的主持人黃子佼,不僅時尚觸覺敏銳,更是藝術博覽會、畫展常客,20多年來,他在「不負責音樂講座」、「元氣唱片行」、「創藝多腦河」等節目植入各類創作推廣,吸引了許多喜愛藝術設計的觀眾。本次,他用一貫的風趣生動,談當代文化多采多姿的風景。

著名主持人黃子佼。

因為喜歡,所以擁有

被ART TAIPEI稱為是「非典型收藏家」,黃子佼的藝術收藏之路也有一個非典型的開端。

與藝術的初次邂逅,不是在畫廊,而是在日文雜誌讀到村上隆的專欄受到吸引,也在澀谷潮流聖地PARCO百貨,無意間遇見村上隆、奈良美智展覽,因此忍不住買了藝術家聯名的手錶。

因為喜歡,所以擁有。

因為喜歡,所以想要跟這件作品一起生活。

簡單的、水到渠成的相遇。

起初他自詡為觀察家,想要坐看藝術界風起雲湧,喜歡看展覽、寫報導,後來出了書,做了講座和節目主持、受邀參與座談會,更進一步自己創作、策展。但是旁觀久了難免忍不住跳下去收藏,等到陷進去之後才發現,收藏會上癮,「佔有慾與日俱增」。

探索更多村上隆拍品

收藏就像談戀愛

剛開始收藏的時候,黃子佼講究的是一見鍾情,相信一見鍾情就是摯愛—至於作品?可以是抽象,可以是動漫風,可以是寫實,派系國籍都不在考慮範圍,只要能負擔得起就收,完全憑直覺好感。

後來再過了幾年,漸漸發現有些東西會膩,喜好也會隨著閱歷和心境改變。畢竟一見鍾情背後帶有衝動,日子久了漸漸稀釋,感情漸漸變薄。即使一開始以為不會變心,或一定不會割愛,經過一段時間才發現,原來經過沈澱醞釀後才擁有的,更像真愛。

對黃子佼來說,收藏確實像談戀愛,相處久了會發現愛人真實的樣貌,有時更與一見鍾情的想像出入頗大。比如有些人很漂亮但不耐看,看久了還發現氣質不夠、涵養不夠、談吐不夠、默契不夠,兩人之間沒有共同的方向或是對未來的打算,這樣的路就走不久遠。

KAWS, 歇息處同伴(黑) ,著色鑄模搪膠,估價:HK$10,000 - 20,000; KAWS, 歇息處同伴(灰) , 著色鑄模搪膠,估價:HK$10,000 - 20,000 。

於是他的收藏哲學,跟隨著歲月的磨練,也漸漸的修正方向,從只看一眼就出手,到看第二眼第三眼或反覆思量才詢價。在藝術收藏的情海浮沈多年,如何找到「真愛」,黃子佼給大家的建議如下:

1.多看展覽最重要,藝術雷達要打開

透過跟作品的互動,一見鍾情也好,二見鍾情也好,觀者與作品中間的心靈交流無可替代,所以看展覽是最重要的功課。有時候先看展覽,有感了,就做深度剖析了解,發展出心動後才陷入的步驟。

但所謂的深度了解不一定是研究歷史的脈絡,或者將自己的收藏學術化並歸類。黃子佼不建議過度掉進學術框架,那可能會為了配合歷史派系,去買一件不是真心喜歡的作品。

觀看時心理的共振,自我的反射,是最真實持久的依據。

除了看展覽,黃子佼也會看雜誌、上網、閱覽紀錄片,建立一個自己的資料體系。但一旦藝術雷達打開後,其實處處都有資訊,端看自己怎麼整理吐納。

2.不一定要認識畫廊老闆或者藝術家才能作收藏

有些人擔心自己不認識藝術家跟畫廊老闆,就不能真正的理解作品。黃子佼針對這一點很有自己的見解:「我不覺得一定跟藝術家或藝廊認識之後才能收藏。終究藏家更該買的是自己長期看了都會順眼或心儀的作品,而未必是買下藝術家強烈想分享的作者意念,更別提藝廊推銷話術。每件作品背後當然有它自己的動人故事,可是我往往覺得藝術品交出去之後,就不再屬于藝術家了,它是屬於觀者的。作者加諸的題目,未必是你的故事,未必達成跟你的共鳴。但自己看了,觸發感覺了,連結不就此自主誕生了嗎?就算你誤解了畫家的意圖,又何妨?笑一笑,因為你終究收到心頭好!」

3.關注新藝術家:即使大師也有年輕的時候

除了心靈的觸動,黃子佼認為藝術收藏的魅力之一,是押寶的快感:「某些藝術家很年輕很嫩的時候,我收了,幾年後看到他們成績輝煌,那種快感比出高價隨波逐流來得更有樂趣。但反之,就算沒有增值,我也沒有任何損失。因為我不是為投資而買,純粹想佔有與支持罷了。總之,多年來,我不在乎外界眼光的收藏過程,漸漸發展成尋寶路徑,押對了寶,感覺只能用爽來形容。」

4.和藝術品一起生活,排列組合的樂趣

雖然空間擴充跟不上收藏速度,黃子佼還是建議作品盡量不要買來放倉庫。不同藝術家的作品無論有沒有拍賣行情,他都依照喜歡的程度,掛在家中和工作室的不同位置,包括廁所。

「我還是希望全部都能掛出來,很喜歡排列組合收納的樂趣,還有一目了然的飽足感,更不希望它們蒙塵,或者在角落裡哭泣。」
黃子佼

談了這麼多收藏的心法秘訣,但從2005年前後就開始正式與有意識的收藏藝術品,閱盡千帆之後,黃子佼最大的遺憾是什麼。對這個問題,他有點羞澀的說,早期比較哈日,因此早已遇見並喜歡草間彌生、奈良美智、村上隆等,對他們有一些「特殊的情懷」,但也悲嘆當年因為還沒開始大量收藏藝術品,沒有趁行情尚可時,多買幾件原作。

西方的藝術家中,與音樂圈交流深遠的Keith Haring、Andy Warhol也是他的「真愛」,而近年來風靡亞洲藝壇的KAWS、Banksy、Futura,因為20多年前日本潮流圈的推動,他也被洗腦多年,成為老戀人。最近在蘇富比藝術空間辦展的Joan Cornella,則是近年因老婆推薦而遇到的新歡。黃子佼猶記當年KAWS在日本做Original Fake,生意一度慘淡收攤,沒想到幾年後,他的表現大鳴大放,水漲船高。他說自己頗幸運,相會早,識人於微末之時,也更讓他堅信,「尋寶」的過程中,一定有些當下喜歡的創作人,將來都成為定義時代的大師級人物。

看了黃子佼的收藏戀愛學,多美!

看到不斷讓你怦然心動的藝術品沒?還不出手追求?

編輯:吳滋懿

當代藝術

關於作者

Stay informed with Sotheby’s top stories, videos, events & news.

Receive the best from Sotheby’s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By subscribing you are agreeing to Sotheby’s Privacy Policy.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Sotheby’s emails at any time by clicking the “Manage your Subscriptions” link in any of your emails.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