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riziomoretti0054-hero.jpg
西洋古典油畫

青年與大師

紐約 – 十一月的一個早上,紐約市的天氣開朗明媚。莫雷蒂和許多國際藝術商一樣,在這裡出席多場當代藝術秋季拍賣。不同的是,他自己在倫敦、佛羅倫薩和紐約經營的藝廊現時並不售賣當代藝術品。

莫雷蒂是購藏及買賣14至18世紀藝術作品(特別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油畫及雕塑)的專家,以此聞名藝壇,他現年38歲,在行業中屬於較年輕的一代。儘管他的生活及工作都圍繞著以聖母及聖人為主題的作品,可是他同樣熱衷於收藏新藝術品,如傑夫·昆斯、韋德·蓋頓、理查·普林斯及格哈德·里希特等。莫雷蒂對於這兩種藝術風格均滿懷熱忱,認為此中並無衝突,而這一點亦正是其藝術觸覺當中的重要關鍵。

莫雷蒂謙稱:「我是來這裡觀摩、學習、和增進當代藝術知識的。」他在自己位於東第82街的一所房宅內接受訪問,那是他在紐約的住處。他坐在絲絨沙發上,身穿細條紋西裝,打扮一絲不苟,手握優雅的手杖,擁有一種儒雅、近乎宮廷式的氣質。他成長於意大利托斯卡納的普拉托市,父親阿爾弗雷多·莫雷蒂為藝術商,青年時代的莫雷蒂酷愛馬術及騎馬越障表演。他表示:「假如我沒有加入藝術買賣行業的話,就會成為一個越障表演騎師。我在18歲前對藝術並不感興趣,之後才慢慢開始愛上它。」

girolamo-macchietti.jpg

吉洛拉姆•馬奇耶蒂,《酒神節狂歡》 估價800,000–1,200,000美元

1999年,莫雷蒂才22歲,其畫廊便在佛羅倫薩啟業。十年前的本月,莫雷蒂藝廊在倫敦聖詹姆斯區開幕。莫雷蒂定期於歐洲藝術博覽會TEFAF(馬斯特里赫特)、巴黎古董雙年展和弗雷茲大師作品博覽會等重要藝術展覽參展,大部份時間都於各大城市之間穿梭來回。他說:「我是藝術世界的吉普賽人。」莫雷蒂從2007年起開始在紐約開設自己的畫廊,拐角便是大都會博物館,對前來觀賞畫作的策展人十分方便。他補充說,畫廊亦鄰近其他藝廊,語畢便繼續檢閱他的旋風式行程:「今早我會到高古軒欣賞沃爾特•迪•瑪利亞的展覽,以及斯卡斯泰特的阿爾伯特·爾萊恩展覽,之後會和喬治共進午餐。」

他所指的喬治是蘇富比西洋古典油畫部國際聯合主席喬治·瓦赫特。莫雷蒂在紐約的日程並不只與當代藝術有關,他將在1月29日即西洋古典油畫週期間,假蘇富比拍賣精選自其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及矯飾主義的藝術典藏,而拍賣細節亦需於此行落實。拍賣本來計劃於倫敦舉行,規模亦較小,可是在收羅多件狀況極佳、來源顯赫的精品之後,他和瓦赫特決定於紐約舉行這場矚目藝壇的拍賣會。他說:「在本行業全年最火熱的一週期間,這場拍賣讓我得以在報紙頭版頭條佔有一席之地。」

fabriziomoretti0432-740.jpg

法布里奇奧 • 莫雷蒂近照。BRYAN DERBALLA攝

他與喬治在備受藝術界歡迎的餐廳Sette Mezzo進午餐,商議30件拍品的估價,包括一對14世紀由洛倫索•韋內齊亞諾繪製的鋪金箔蛋彩畫板作品、一件出自波提且利工作室、由大師親自完成的圓形浮雕《窗前的聖母聖嬰與幼年聖約翰》,以及喬瓦尼•德拉•羅比亞的白釉赤陶《聖米迦勒像》。瓦赫特表示:「我們有許多異常珍罕的精品,估價亦非常有利,遠低於畫廊售價。這些入藏機會在其他藝術種類都不會出現,當代藝術不會,印象派藝術也不會。

018n09306-7p2cl.jpg

文森佐•塔馬尼,《穿紅裙女子肖像》估價80,000–120,000
美元

莫雷蒂的客戶包括來自全球各地的嚴謹鑑藏家以及博物館,然而他仍希望拓展西洋古典油畫藝術的觀眾群。他坦承,比起現代及當代藝術,西洋古典油畫經常予人小眾精英藝術、甚至拘泥古板的印象,所以在推廣方面頗具挑戰性。他說:「很多人都不願回望。這是文化的問題、潮流的問題。我有幸成長於這個領域之中。」蘇富比這次拍賣的關鍵,在於「為文藝復興藝術帶來新氣象及新買家。這些作品與當代作品可以配合的天衣無縫。這是我們想表達的一點。」他補充道。

瓦赫特說道:「大家都覺得同現當代藝術相比,古典油畫灰暗陰沉,但事實根本並非如此。」莫雷蒂只有三十多歲,本身亦是當代藝術收藏家,本身就是破除這種觀念的最佳代言人。「莫雷蒂正值盛年、機智過人,而且對藝術擁有深厚認識。」瓦赫特續道:「他屬於新的一代,而這一代的人為數甚少。」

莫雷蒂將會把部份收入捐予大都會博物館,為一名藝術史學家及一名藝術品修復家提供獎學金,為下一代的發展出力。他表示:「我想為教育未來專業人才特供財政資助。」他從畫廊漫步至大都會博物館,那是他景仰的一所藝術機構,他亦曾捐贈藝術品予該博物館。他站在美術館的正面大台階上說道:「我們所給予的是知識,這個世界需要知識。」

除支持大都會博物館外,這次蘇富比拍賣會亦將惠及他的慈善機構:法布里奇奧 • 莫雷蒂基金,基金會為殘障人士提供更多機會接觸馬術治療。

儘管此次拍賣會所得將惠及慈善機構,但莫雷蒂並未期望行業同儕對此一致支持。「我肯定會被許多同業人士批評。」他一邊在行人路邊揚手召喚計程車,一邊說道:「許多藝術商視拍賣行為敵人。這是公開宣示藝術商應該與拍賣行合作的一種方法。在今時今日這個全球化的世界,特別是在美國,拍賣行擁有市場力量。」

臨關上車門之前,他說:「總而言之我需要放手一搏。我很信任蘇富比,我相信客人自有定斷。」

Meghan Dailey 是《Sotheby's》雜誌執行編輯。

頂置照片由Bryan Derballa拍攝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