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o-Wou-Ki-Juin-Octobre-1985.jpg
現代亞洲藝術

關於趙無極的二十一件事

1. 大半生旅居巴黎的趙無極1920年出生於北京,在杭州藝專學習期間接觸中國水墨和美術的歷史傳統。其恩師林風眠把歐洲現代主義及中國傳統繪畫形式融為一體,被譽為現代中國畫的先驅。

2. 趙無極於1948年定居巴黎後,一度遠離學藝時期所接觸的古典成規,改為研習西方抽象主義。可是他在1970年初卻回歸本源,重拾中國藝術傳統,創作出經典與當代兼容並蓄、中西合璧的鉅作。正如他所說:「人們都服從於傳統,而我卻服從於兩種。」

Zao Wou-ki in his studio with paints and paintbrushes on the table behind him.
Photograph Courtesy of Bridgeman Images
趙無極,攝於其工作室

3.趙無極視馬蒂斯和畢加索為偶像,在巴黎的文化圈受一眾享譽盛名的文化名人及藝術家歡迎,包括阿爾伯托・賈柯梅蒂、胡安・米羅和亨利・米修等。米羅和畢加索更是趙無極創作生涯的伯樂,對他的早期作品賞識有加。

4. 當趙無極回歸中式書法時,以歐洲現代主義的識見審視傳統,不著重於字義,而是探索水墨書法這種藝術形式在本質上的變化可能。

「雖然巴黎對於我的整個學藝生涯有著毋庸置疑的影響,但我還是想說,我漸漸重新發現了中國。這一點深蘊在我的近作當中,可是讓我回歸到自己最深刻本源的,卻或許是巴黎。」
──趙無極

5. 趙無極筆下的抽象畫每每徜徉於山水世界,恍如通向蒼穹之境,以光來探索世界的本質。他把傳統的中國書畫筆法與西方的抽象主義合而為一,以畫作觀照凡世眾象與神聖萬有。

6. 趙無極曾與皮耶・蘇拉奇在1957年同赴紐約,他在當地深受抽象表現主義畫家弗朗茲・克萊恩、菲利普・加斯頓和阿道夫・戈特列布的作品啟發。趙無極增加了畫作的尺幅,並發展出大膽的個人風格,標誌了其長達十三年的「狂草時期」。在這期間,趙無極譜出幅幅攝人心魄的甲骨文抽象大作,以剛烈的對比元素及營造氣氛的柔和用色,照見萬籟的空與相。

Zao-Wou-Ki abstract painting with dark black, lime green and purple passages.
趙無極,《月光漫步》 ,1955年作。於2006年10月在香港蘇富比以 4,670萬元港幣(600萬美元)售出

7. 1962年,趙無極接受法國《Preuves》雜誌訪問,談及自己對於藝術創作主題與手法持續往復的孜孜探索:「雖然巴黎對於我的整個學藝生涯有著毋庸置疑的影響,但我還是想說,我漸漸重新發現了中國。這一點深蘊在我的近作當中,可是讓我回歸到自己最深刻本源的,卻或許是巴黎。」

8. 趙無極以其深具魅力的性格以及寬宏的度量胸懷為人樂道,交游廣闊,相識遍佈三大洲、橫跨藝術圈內外。其中好些友誼或與其藝術發展相輔相成、或讓他得以探索油畫和版畫以外的各種媒材。

9. 趙無極於1951年與建築大師貝聿銘於巴黎結識,成為畢生友好。兩人均為著名藝術家、亦同樣來自複雜的文化背景,先後多次合作,為彼此的藝術生涯添光。1982年,趙無極介紹法國文化部長埃米爾・比亞西尼予貝聿銘認識,促成了貝氏為盧浮宮 主庭園設計的玻璃金字塔。2006年,貝聿銘提議以展覽〈黑白夢 〉作為他設計的蘇州博物館新館開幕展,同場展出趙無極與年輕一代藝術家徐冰及蔡國強作品,創造了一個跨越兩代的藝術對話空間,並為趙無極作為國際知名藝術家的創作提供背景。

Art dealer Pierre Loeb (seated with pull over) with artists Zao Wou-Ki (behind on l), Maria Elena Vieira da Silva (l), Germain (standing with cigarette), Georges Mathieu (front, on l), Jean Paul Riopelle (front on r) c. 1950
Photograph Courtesy of Bridgeman Images.
畫商皮耶・勒布坐下,身穿套衫)與藝術家趙無極(後排,左)、瑪麗亞・埃萊納・維埃拉・達・席爾瓦(左)、熱爾曼站立,手持香煙)、喬治‧馬修(前排,左)和讓・保羅・里奧皮勒(前排,右),攝於約1950年

10. 趙無極喜歡與一些不以畫作為媒材的藝術家合作。1979年,他與江青舞蹈團合作,把他的一系列畫作製作幻燈片作為佈景,用於一齣在紐約亨利街劇場上演的作品。

「它們能夠透露出一些隱藏的訊息,一些關於宇宙的訊息……詩最叫我喜歡的,是那遊逸在字裡行間裡,一種自由的感覺。」
趙無極論詩畫

11. 趙無極與詩人亨利・米修的深厚友誼,緣起自後者為配合趙無極的八幅早期平面版畫譜寫的八首詩。這些詩歌和版畫均收錄在趙無極的首本收藏集:《亨利・米修解讀趙無極的八幅平版畫》(1950年出版)中。

12. 自趙無極遷往巴黎後,他與法國總統雅克・希拉克成為好友,後者為趙無極畫作的忠實擁戴。希拉克曾為趙無極於1998年在上海舉辦之首個大型個人回顧展圖錄作序。

13. 自50年代末開始,趙無極僅以完成日期為畫作命名,免去讀者對畫作主題產生任何聯想,此乃其藝術創作演變過程的一大重要里程碑。

14. 趙無極經常引用傳統中國水墨畫作裡面的意象及詩歌 。他解釋詩歌與繪畫互為交匯最能吸引他的地方:「我覺得在實體上,兩種藝術表現形式的本質是一樣的。無論是以畫筆在畫布上揮毫,還是用手在紙上寫字,都是生命氣息的流露。它們不需實形也能透露隱義,關於宇宙的隱義……詩最叫我喜歡的,是那遊逸在字裡行間裡,一種自由的感覺。」

A Zao Wou-ki painting with a dark brown and black background and bold red and white passages.
趙無極,《抽象》 ,1958年作。於2013年12月在北京蘇富比以 1,470萬美元售出。

15. 1984年,趙無極獲法國文化部長雅克・朗提名,授予法國榮譽軍團頒授軍官勳章。於1993年,更獲法國總統弗朗索瓦・密特朗提名晉升為法國榮譽軍團高等騎士,再於2006年應總統希拉克要求,授勳為法國榮譽軍團大軍官。

16. 趙無極曾經歷三段婚姻。他與第一任妻子作曲家謝景蘭育有一子,在50年代中期離異。他在香港結識影星陳美琴,二人在50年代末締盟。陳氏在趙無極鼓勵下發展雕塑事業,成就斐然,可惜後來不敵情緒病魔,於1972年自殺身亡。趙無極的第三任妻子及遺孀為弗朗索瓦・馬凱,二人於1977年成婚,馬凱現為趙無極基金會主席

17. 2004年,趙無極於短短一年間在世界各大著名博物館舉辦三次回顧展,包括在敦刻爾克美術博物館舉辦的〈Zao Wou-Ki, une Quête du Silence〉展覽、在蒙彼利埃法布博物館舉辦的〈Zao Wou-Ki – Hommages〉展覽以及由石橋基金會主辦,在東京普利司通藝術博物館舉辦的回顧展。

18. 1994年,趙無極獲日本皇家頒發高松宮殿下記念世界文化賞(繪畫),同年得獎者還有理查・塞拉、查爾斯・柯里亞、亨利・杜替耶以及約翰・吉爾古德,分別為雕塑、建築、音樂及演劇/映像界別之得主。

f01-Jewels-lotxxxx-xxxx.qxd
趙無極,《10.1.68》 。於2011年10月在香港蘇富比以港幣6,900萬元(890萬美元)售出。

19.趙氏突破地域、世代、國籍桎梏,超越藝術媒材及主題之限,致力追尋宇宙真理及美術極致,「無極」之名 ,當之無愧。

20. 雅克・希拉克素來鐘情趙無極的作品,他屬下的部長甚至在他任內最後一次會議上送了他一幅趙無極的畫作。

21. 趙無極晚年罹患阿爾茨海默症因併發症構成的限制而停止創作。在這最後的歲月裡,藝術家在瑞士休養,直至2013年辭世,享壽93歲。

We use our own and third party cookies to enable you to navigate around our Site, use its features and engage on social media, and to allow us to perform analytics, remember your preferences, provide services that you have requested and produce content and advertisements tailored to your interests, both on our Site as well as other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to learn how to change your cookie or marketing preferences, please see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 Cookie Policy.

By continuing to use our Site, you consent to our use of cookies and to the practices described in our updated Privacy Policy.

Close